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能还俗 > 第23章 一僧一道之商业互吹

第23章 一僧一道之商业互吹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不能还俗 (ie)”查找!

    “施主既有这个胆识半夜摸进贫僧的若兰寺,难不成就没这个胆气进屋与贫僧喝茶论道?”

    李霄见对方有些踟躇不上钩,便稍作激将。

    到底是蜀山的首席大师兄,在短暂的失神过后,他便迅速恢复了泰山崩而面不改色的状态。

    这调整心态的速度无疑是最顶尖的。

    是呢……

    虽说面前这个和尚看上去似乎有些诡异,甚至他的实力竟连对方的大致修为都察觉不出来,但他又有何惧之?

    李霄此刻依然还穿着那套新手僧袍,对于这件系统开局就送的宝衣他可是喜欢的紧。

    不仅能够抵抗强者的威压气势,更能随心所欲隐藏真实修为,绝对是一件装批唬人的大杀器!

    故此,在面对一个能够避开他感知力的强者,李霄自然是将自身境界给隐藏了起来,否则一旦将自己的老底暴露,那就太被动了。

    离缺自然也不去故弄什么玄虚,他直接将自身神魂显露了出来,继而大步迈前,开门见山道:“想必这位便是若兰寺的释空方丈吧,果然年轻有为。在下蜀山剑宗天枢峰弟子离缺,今夜冒昧前来,倒是有些事情想与方丈求证一下。”

    即便对方是神魂状态示人,但在这一刻李霄对对方的真实面容依然感到有些模糊。

    当然,在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后,李霄心中的震惊也丝毫不亚于之前他带给离缺的。

    这位不速之客,竟是蜀山的首席大师兄?

    前几日,叶轻语口中也是提及过此人,李霄可是能从她的语气中感觉得出来,她对这位大师兄很崇拜呢!

    虽说李霄并不吃醋,但大凡是个男人,听着一个女孩当其面夸赞另外一个男人,心里总是有些不太爽的。

    同性相斥说的便是这个理。

    故此李霄也是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么一个人。

    不过他真没料到,就在午夜时分,这尊大佬竟以神魂状态大驾光临。

    别是因为他勾了叶轻语,便惹得这位大师兄前来与他算账吧?

    其实神魂出窍有利也有弊。

    利处就无需多费口舌了,“神行千里”说的便是此术的强悍,而且寻常的刀剑根本无法伤害到神魂。

    至于弊处就只有一点,一旦遇见拥有“神魂类”功决的强者,便能伤其神魂,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所以一般修行者即便是神魂出窍,那也只是偷偷摸摸在附近逛荡几圈就回来了,唯有那些大自信者,才敢以神魂示人。

    比如这个离缺。

    他不是自负,而是有着真正的本事。

    当然,他若无此等魄力,也就成不了蜀山剑宗的当代首席大师兄了。

    李霄心中则是窃喜。

    这可是【炼神返虚境】的大佬,随便动动小指头就能将他碾压,不过现在进了这屋,那么嘿嘿……这于他不利的形势就立刻反过来了。

    若是这家伙有什么坏心思,那么他不介意让对方吃点苦头。

    当然,与这家伙不熟,是敌是友还没搞清楚,李霄断然是不会用那珍贵的滇红茶去招待对方的。

    所以刚才说得喝茶也只是随口客气一番。

    他随手给离缺倒了一杯凉白开,做了个“请”势,说道:“长夜慢慢无心睡眠,既然离缺道友找贫僧商道,那就坐下来慢慢详谈,贫僧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来来来,道友请喝水。”

    额……

    这还真是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和尚呐。

    望着面前小巧精致的紫砂杯斟满了水,离缺再度愣神了。

    作为当代蜀山剑宗的天下行走,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受万人敬仰。即便是去到一流门派,那也是被尊为座上宾,基本上都是由对方门派的掌门亲自接待,那灵谷灵茶奇珍瓜果可都是管饱的。

    而此刻光顾这间破寺庙,这小和尚竟然用白日里剩下来的凉水来招待他?

    好在离缺也不是一个讲究口舌之欲的人,再加上之前也是被李霄唬了一番,所以此刻也没有小觑了人家。

    “哈哈哈,方丈果然是个妙人。”回神之后,离缺也是很豪爽地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说道,“敢问释空方丈,那句‘风动心动’佛偈可是出自方丈之口?”

    这是离缺目前最想要确认的答案。毕竟,这可是让他打破了境界桎梏,一举跨入了【炼神返虚九境】!

    可以说,在他这个年龄层能拥有这样修为的,往前推个五百年也绝对不超过十指之数。

    而在如今这个年代里,能与他一较高下的,数遍整个大胤皇朝怕也就只剩下昆仑山的那位了。

    南蜀山,北昆仑。于道门而言,这便是大胤皇朝的两大剑道圣地,是百万修行者的向道圣地。

    于个人而言,南离缺,北青雀,说得便是当代中天赋实力最为出色的两人,往后的人族正统道门领袖,定是从这俩人中产生。

    可以说,李霄也算是变相帮了离缺一个大忙,让他在这“一时瑜亮”的竞争中稍微占据了上风。

    李霄虽也很惊讶自己这话竟传播的如此之快,更是引起了这尊大佬的注意,但他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

    这可是装批高手应有的素质。

    他轻风云淡般回道:“此乃贫僧无心之作,随口一说,不过一句戏言罢了。”

    离缺见这和尚大大方方就承认了,更是一点得意劲都没有,心里也是颇为感慨,很佩服人家的气度。

    他摇头轻叹一句:“唉,若此乃戏言,那这天下间便无大道至言,更无顿悟一说。不过真没想到释空方丈对佛法钻研得竟如此精深,难怪释觉高僧会将衣钵传于你。”

    李霄目前还不知晓自己的那番话对整个蜀山剑宗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这一晚,至少有数百意志不坚的弟子道心动摇,走火入魔,断了此生的修行之路,慢慢泯灭于时光长河之中;当然也有众多意志坚韧的弟子脱胎换骨。

    李霄淡然一笑:“道友过奖。道友乃是天下道门之扛纛者,蜀山一脉定会在你之手中繁荣昌盛、威震天下。”

    离缺爽朗大笑:“方丈过谦。方丈一语深得言出法随之意,令我蜀山众多弟子刹那顿悟,若兰寺一脉定会在方丈手中发扬光大,威名远播。”

    好吧,一个道士,一个和尚,在这三更半夜的竟然开始了商业互吹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