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能还俗 > 第14章 楚凌道入坑

第14章 楚凌道入坑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不能还俗 (ie)”查找!

    诚然李霄已将声音压得极低,可在场之人都是修行之人,并且时刻关注着他们这边的一举一动,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门口这几个跟着楚凌道一起过来的蜀山弟子们面露古怪之色,一颗八卦心也是悬高起来。

    难道说,这位年纪比他们小,但入门比他们早的轻语师姐在这三日时间里都是与这个小和尚,咳咳……那啥共度良宵?

    他们似乎看到了楚师兄脑袋上出现了一片茫茫大草原的景象,绿意盎然。

    叶轻语听到李霄如此轻薄于她的言语,心里也是极为惊诧。

    咦,怎么如此?

    虽说只是与释空方丈相处了短短三日,可人家以礼待人,风度翩翩,讲的是君子之道。

    按理说不应该是这样口出妄语的登徒子呀。

    法海高僧的爱徒,释觉大师的师弟,绝对不会是如此轻浮之人!

    叶轻语眸中疑波微绽,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个释空和尚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至于楚凌道,惊愕之后自然是被李霄这番话语给激怒了。

    李霄这话也是狠,直接戳到了他的痛点!

    嗐……

    别说是拉拉小手了,他甚至都不能靠近叶轻语三尺范围之内。

    当然嘛,叶轻语也不是故意针对楚凌道,她本性便是有些冷淡,对其他师兄弟们也都一个样,这倒是让楚凌道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言归正传,楚凌道瞳眸猛然一缩,绽起滔滔杀意射向李霄,大喝道:“和尚,你有胆再说一遍?别以为我不敢杀人!”

    滚滚雷音落下,楚凌道手指微动,便见背后宝剑冲出剑匣,高悬于大殿半空,幽冷兵锋直指李霄。

    好强大的杀气!

    好凛冽的剑意!

    蜀山剑宗【御剑术】之名,果然名副其实!

    在这携着滔滔杀气的剑势笼罩之下,李霄浑身汗毛炸立,分明是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仿佛只要自己一个应对不好,这把利刃便会将他当场斩首。

    李霄心中稍显感慨,如若真的与这个楚凌道正面交锋,自己怕是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下来。

    于千军万马之中取敌方将领首级如探囊取物,【御剑术】之强,如若二十年前那个南蛮第一勇士还活着的话,怕是有深切的体会。

    蜀山弟子,果然是有点本事的。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李霄倒是将之前系统大礼包所赠送的那套新手套装给穿上了。

    这件青色僧袍看似并不怎么起眼,与方丈袈裟的华丽程度根本没法比,但只要穿着它,除了能加速元气的修炼之外,还有一个大用途,那便是连【炼神返虚境】大佬的气势都不能对其造成压迫。

    或许正是鉴于宿主实力太辣眼,很容易便会被强人的气势震慑,系统这才大发善心赠送了这样的好东西,免得宿主出师未捷被活活吓死。

    李霄抖了抖肩,叹道:“楚施主请勿动怒,贫僧说的不过事实而已。”

    咦……

    这和尚实力平平,却能在自己这般强大的杀气之下做到面不改色,看来有些能耐。

    而且看其举止,似乎没有在撒谎。

    这反倒是让楚凌道有些捉摸不透了,他立刻望向叶轻语,有些惊慌道:“师妹,你该不会是和这和尚……好上了吧?”

    呸!

    这个楚凌道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真是气煞人也!

    叶轻语暗啐一口,眉宇间闪过一丝怒意,道:“我与释空方丈乃是君子之交,从未有过任何肌肤上的接触,楚师兄可别平白无故的辱人清白。”

    听到叶轻语的这番解释,楚凌道这才开心的捧腹大笑起来,与他颇为俊朗的面容完全不符的粗鲁笑声响彻在大殿中:“哈哈哈哈……你这和尚焉坏焉坏的,竟还想来骗本少。不是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吗?看来你这小和尚一点都不正经,还是赶紧下山还俗去吧,看你这细皮嫩肉的,兴许很讨小娘子们喜欢呢。”

    李霄挑了挑眉,问道:“楚施主可敢与贫道打个赌?”

    “说你这个和尚不正经一点都没错,你竟这般不守佛门戒律清规……”楚凌道瞥了李霄一眼,不屑道,“算了,守不守规矩也无关我事。说吧,怎么赌,赌什么?”

    呵。

    鱼儿总算上钩了。

    李霄微笑道:“就赌贫僧可以摸到叶姑娘的手,并且还是叶姑娘心甘情愿的情况下。”

    卧槽!

    这花和尚贼心不死,还惦记着我家师妹!

    是可忍孰不可忍,楚凌道勃然大怒。

    不过就在楚凌道准备施展御剑术让李霄血溅三尺时,李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道:“嗯?原来楚施主怕了啊,对叶施主一点信心都没。”

    李霄的这番刺激,倒是令楚凌道硬生生遏制住了冲动的情绪。

    若是此刻出手教训和尚,不就是说明自己心虚吗?

    哼哼!

    自己可是师妹将来的双修伴侣,是要自信一些才是!

    想到此处,楚凌手臂一扬,宝剑重新入匣,随即粗野的冷笑起来:“很好,和尚你彻底激怒本少了,那就让本少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其实楚凌道内心深处还是相信叶轻语的,毕竟这个师妹为人性子冷淡乃是事实。

    李霄微笑道:“如果贫僧赢了的话……”

    “如果和尚你赢了,那本少今后见了你就绕道走,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本少都退避三舍。”楚凌道把眼一瞥,轻蔑道,“当然本少也不欺负你,如果你输了,那就赶紧关了你的这间破庙下山还俗去吧。”

    虽说李霄本就准备此间事了之后就下山,但楚凌道并不知道。

    在楚凌道心中想来,他提出的这个赌注可不小呢。

    因为这关系到一个门派的传承。

    如果李霄真的关庙还俗,那就代表着欺师灭祖大不敬了。

    李霄淡然道:“没问题,那就一言为定……”

    “等等……”楚凌道还算是有点小心机,见李霄答应的这般干脆,便觉得有些问题,于是立刻加了一个条件,“总该有个时间期限吧。”

    李霄指了指西方天际,道:“还是楚施主考虑的周到,那就日落之前如何?”

    “哈哈哈,没想到你这小和尚也够干脆,那就依你所言!”

    楚凌道仿佛胜券在握一般大笑起来。

    此间离日落最多也就一柱香时间了,他可不相信这小和尚会有这本事。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和尚被师妹揍得鼻青脸肿的样子。

    令他记忆犹新的是,当初也有一位内门弟子看上了师妹的美色,于是借着酒劲壮胆,想要占点便宜。

    便宜倒是占到了,可是手也没了。

    因为师妹直接祭出了青云剑,削掉了那厮的一条胳膊。

    也正是那一次事件,让众人看到了叶师妹的另外一面。这可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那时,叶师妹才十六岁,也没有受到师长们的任何责罚,因为确实是那厮调戏在先,在众目睽睽之下摸了师妹那张含苞待放的俏脸。

    那厮断了一条胳膊,还被罚面壁思过三年。

    等他从思过崖出来后,实力早就被同门师兄弟们拉开了一大截,更是沦为了众人的笑柄。

    最终,这厮承受不住这般压力,便在某个月黑风高夜,舍弃了蜀山弟子的身份,偷偷下山了去。

    至于是落草为寇还是改头换面重新做人,那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