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能还俗 > 第9章 第009 青云

第9章 第009 青云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不能还俗 (ie)”查找!

    蛾眉轻轻凝蹙,额上那朵暗红梅花印记绽放出疑惑之色,伫立于门口的崔小婉回眸凝望了若兰寺一眼之后终收回眸光,轻移莲步下山。

    她之心中虽疑虑重重,但自尊与傲骨容不得她折返大殿向李霄问个明白。

    而虽说只是无意间,但一上来就给了崔小婉一记重击的叶轻语却不知晓崔小婉与李霄之间竟还有这么一层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

    她只是稍微有些惊讶,怎么一大清早的就有一个姿色、气度皆很不凡的女子来寺庙上香?

    女子眉间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那股傲然之意做不了假,唯有那些传承数百年的大士族、大门阀才能培育出这样的气质。

    当然,不管这个女子在凡世间地位权柄如何,与她叶轻语都没多大的关系。

    待她来到功德大殿时,便见一个模样俊俏的年轻和尚正笑盈盈地地打量着她。

    不知为何,对上和尚那双深邃如浩瀚星辰的眸子时,叶轻语稍稍有些惊慌失措。

    她即刻微低螓首,以此来遮掩脸颊两侧悄然绽放起的两朵原本只属于天际朝霞的红晕。

    恰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却胜过云霞的娇羞,独属于少女怀春的那根敏感心弦稍微被拨动了一下…

    叶轻语立即运转起【冰心诀】,转瞬间就让自己回到了心如止水的状态。

    她移步上前,轻启檀口,不卑不亢道:“小女子蜀山瑶光峰弟子叶轻语,昨夜在紫竹林见过法海高僧,高僧让小女子今日前来寺里寻住持。”

    昨夜一袭长裙飘飘,素面梨花带雨,天见亦犹怜,令人忍不住想要上去拥在怀里仔细呵护一番;今日则白衣胜雪欺霜,腰悬三尺青锋,尽显飒爽英姿。

    一夜之间,这个原本坐在石墩上哽咽抽泣的楚楚可怜小女子便变回了一剑出鞘斩山河的冷艳仙子。

    对于叶轻语的这番转变,李霄微微有些讶异。

    或许,在这个复杂的人世间,也只有他见过叶轻语最为柔软脆弱的那一面。

    “阿弥陀佛,贫僧俗名李霄,法号释空,叶施主喊我一声释空即可。”

    黎阳微微躬身,双手合十,作揖回礼。

    叶轻语虽天赋超凡,实力又强,但依然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娘子罢了,平日里相处最多的无非也就只是她的那些同门。

    因此,在面对李霄这么一个陌生又俊俏的和尚时,她稍稍有些拘谨。

    甚至,她心中还不由自主地将面前这个小和尚与自家最出色的那几位师兄们做了一番对比。

    只是为何这和尚的眼神似乎拥有一股神奇的魔力,仿佛只要被随意瞄上一眼,自己内心深处埋藏的隐私与秘密就会被人家一览无遗?

    这让叶轻语不敢再与李霄对视。

    她随即将视线投向了边上的那位老管家身上。

    不过,这位管家的火热眼神盯得她更加不自在。

    呵…

    老黄此刻正咧着嘴,露着缺了口的大门牙傻乐着,就差流口水了。

    “原来您就是释空方丈,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毕竟有求于人,即使对上小和尚的眼神会让自己心慌意乱,但为了给予对方应有的尊重,叶轻语还是抬起螓首,注视着李霄的双眸。

    而这一打量,也是让她心中浮现起一丝疑云。

    咦…

    怎么这位年轻方丈的身形、气质和昨夜遇见的法海高僧那么的相像?

    不过这个疑惑很快就解开了。

    毕竟是一脉相传、修炼同样功决的师徒,那么个人的气息、气质相似也在所难免。

    就好似她们蜀山剑宗,凡是修炼【冰心诀】的同门师姐妹们,每个人的气质都会慢慢变得冷傲。

    紧接着,以叶轻语的感知力也是洞察到了李霄的修为境界,如山拢聚的眉宇间便浮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看释空方丈的年纪,也只是与自己相仿,甚至还要略小一些,可修为竟也达【炼精化气七境】?

    修行一途,除了自身天赋根骨之外,更是需要海量的修炼资源去堆砌。

    穷文富武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自己背靠蜀山圣地,拥有庞大的修炼资源,可是这个小和尚呢?

    只有一座衰败了的若兰寺,恐怕每日所得的香火钱也只能维持寺庙的日常开支,哪还有余钱去购买修炼所需的丹药物资?

    如此看来,法海高僧嫡传一脉真的不可小觑!

    也难怪自释觉大师圆寂之后,会是这个年纪最小的释空接管了方丈之职。

    不过唯一让叶轻语有些忧心的是,若兰寺都已经衰败到这种几乎无人问津的地步了,这位年轻小方丈如何重振其雄风么呢?

    李霄见叶轻语突然有些出神,心中则暗暗偷笑。

    当然,他脸上神色依然平淡如水,说道:“叶施主的来意,昨夜吾师已托梦告知于贫僧。”

    “啊,托梦?”叶轻语贝齿微露,惊呼一声,随即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便略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解释道,“那个……昨夜法海高僧正是以‘神游天地’大神通出现在紫竹林,这才与小女子解下了这段缘分。”

    那可是丝毫不弱于她掌门师伯的得道高僧,能与这样的大佬产生交集,叶轻语心中也是有些小窃喜的。

    当然,叶轻语的小心思没能逃得过李霄的这双“法眼”。

    李霄轻笑道:“阿弥陀佛,叶姑娘随贫僧来吧,你修炼上的问题家师已仔细于贫僧说了,只需按照贫僧说得做,三天之内一定可以解决。”

    “啊,真的吗?大师可别诓我!”

    叶轻语激动到娇躯发颤。

    一旦这个困扰了她多年的难题解开,那么她就可以变回曾经那个令同门只能仰望与绝望的超级妖孽了。

    到底还是一个年轻姑娘,没有练就江湖老狐狸面不改色的城府也实属正常。

    “是不是真的,叶姑娘与贫僧走一趟便知。”

    李霄淡然一笑,随即便转身向后院走去。

    “多谢大师……”

    叶轻语对着李霄再度躬身施礼,俏脸上的兴奋之色根本无从掩藏。

    当然,叶轻语也断然不会认为李霄会对她有什么图谋不轨的打算。

    即便有,她也无所畏惧。

    哼哼,她腰间悬挂的佩剑可不是吃素的。

    当然,说起这枚宝剑,恐怕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心结。

    这柄三尺三寸长、三斤三两重的宝剑名为“青云”,是她从出世到现在从未见过一面的父亲在她十六岁那年托人转交于她的。

    母亲知道此事之后也是大发雷霆,只是不知为何,当眸光落在这枚宝剑上时,她却突然沉默了,直至最后也未将这枚宝剑收走。

    甚至在离开之前,还特意叮嘱了她一句,让她务必保管好这枚青剑。

    那一刻,叶轻语便暗暗立下誓言,待自己今后下山历练,定要打探父亲的消息。

    她要当面问个明白,那个狠心的男人为何要将她与母亲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