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能还俗 > 第1章 就只能当和尚了?

第1章 就只能当和尚了?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不能还俗 (ie)”查找!

    “叮,你嗅到了处子幽芳,你获得了10点体香,是否转化为元气值?”

    一道不掺杂任何感情的声音在昏昏沉沉的李霄耳边传来。

    “渴、渴……水、我要喝水……”

    有天下道门正统之称的蜀山其七峰之一天枢峰山腰间一座寺庙正房内,佝缩万金不换的紫云竹所编织的床榻上的李霄此刻头痛欲裂、口干舌燥,哪还有心思去理会这奇怪的声音?

    他恨不得能够立马喝上一大碗的冰镇梅子汤,以缓解体内的烦闷燥热。

    “叮,转化完毕,你一共获得10点元气值。”

    “叮,你开启了修炼之境。”

    “叮,恭喜升级,你跨入了【炼精化气之境】,当前等级为:炼精化气一层(10100)。”

    ……

    “嗯,什么东西?”

    一股比春风还有煦暖三分的暖流于丹田处四溢散出,沿着各大脉络流转,又延至脑海神台处,使得李霄立扫浑浑噩噩之态,久病而显苍白的脸上也呈现出醉醺红润之色。

    李霄猛然睁开深邃如浩瀚星空的双眸,躯体一震,从床榻上绷身坐起。

    这时,他英气如剑的眉宇间流露出了无比诧异的神情,立刻打量起四周环境——

    入眼之处,乃是一张黄花梨精雕花纹的几案。

    案面上陈设着五卷纸页微微泛黄的佛门经书,三支因久不蘸墨而蓬松的狼毫笔,一方散着丝丝墨香的紫袍玉带砚台,以及一盘由沉香木制成的一百零八连串念珠。

    几案两侧,则是摆着两个藏青色座蒲团。

    那么,这是一间——

    僧房?

    李霄收回视线,心中“咯噔”一下,随即低首望了望自己的双手,以及身上被洗得早已泛白的青色僧袍。

    “我没死,还穿越了?”

    良久,脑袋有点懵的李霄终于捋顺了心思,喃喃自语起来。

    “叮,佛门修【元气】,道门修【真气】,儒门修【才气】,将门修【煞气】……你选择了元气,默认成为佛门弟子。”

    冷冰冰的声音这次是直接印在了李霄脑海之中,久久未能散去。

    “系、系统?”

    李霄心弦一紧,嘴角微微抽搐。

    果然呐,穿越加系统才是现代这个版本的标配。

    颇显高冷的系统继续道:“叮,系统正式与宿主绑定,奖励九天十地独一无二新手大礼包一份。”

    “等等,我何时说过要皈依佛门了?”

    本就有些心烦意乱的李霄立刻大急起来。

    老天奖励他二次生命,让他穿越到这个尚且还不知是何朝代的世界,并且还额外赠送了一个系统,那是天大的喜事。

    只是,他何曾说要当和尚了?

    傻子才出家当和尚!

    静默良久,就在李霄准备口吐芬芳问候时,系统终于给出了答案:“之前问过宿主是否将新获得的体香值转化为元气值,宿主回答‘可’。”

    “可?”

    李霄反应过来,顿时哭笑不得,努了努喉咙,干咳道:“我之前说的是‘渴’了,想要喝水。我说你这系统也太不靠谱了吧,直接将谐音当成答案?”

    “阿弥陀佛,一入佛门深似海,从此红尘不粘身。宿主若想转换阵营抑或还俗,须得将佛门发扬光大,直至成为人间圣地,自身也需成为万人敬仰的一代圣僧。”

    这尼玛,还圣僧呢!

    这甚劳子系统,真不靠谱!

    李霄心中突然有些拔凉拔凉。

    粗茶淡饭倒还能勉强忍受,只是让他这么一个气血方刚的年轻小伙子不近女色,甚至连五姑娘都得拒之裆外,看来以后的小日子要过得相当清苦了。

    “那么元气值有何用途?还有那个女子体香又是个怎么回事?”

    怨天尤人不是李霄的性格,既已铸成事实,那么他就得摆正心态,迅速适应这个角色才行。

    小沙弥就小沙弥吧,好歹还有一座能为自己遮风挡雨的破寺庙,总比路边贩卖尊严去乞食的小乞儿要强。

    “宿主可以吸取世间任何女子的体香,继而转炼为自身元气。元气用处甚大,可提升境界、增强实力、施展功法……宿主既然选择了佛修之路,那就必须谨记佛门六字箴言——戒色、保精、存元!”

    听着系统的解释,李霄心中无比惆怅。

    一边要他提防红尘女子的“毒害”,一边又要让他混入女人堆,坐怀不乱地去吸收甚劳子的体香?

    做男人,很难!

    做和尚,更难!

    他叹了叹气,随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果然——

    头上光溜不见毛,三千青丝不再恼。

    “系统,我如何才能快速提升实力,成为一名,咳咳……那啥得道高僧?”

    摆正好心态的李霄开口询问。

    为了脱离这佛门苦海,只能加倍努力修炼,尽早成为一代圣僧了。

    “修炼元气。”

    系统回答得倒是极为干脆。

    李霄无比幽怨地翻翻眼皮子:“你这不是废话么?我的意思是,你就不给我来一些神功秘籍、灵丹妙药之类的宝贝,也好让我感受一下一飞冲天、立地成佛的滋味?”

    “几案上有一部佛门基础心经,虔诚念诵一遍可获1点元气,日日念诵,持之以恒,你定能成为一代圣僧普渡众生。”

    系统的回答依然很给力。

    从小就三日一小病、五日一大病的李霄踏入【炼精化气境】得到元气的滋补之后,体质已大大改善。

    口干舌燥的他走下床榻,随手拿起案几上的茶壶往嘴里灌了灌,解润了喉咙之后,才舒坦地打了个饱嗝。

    随即跪坐在蒲团上,拿起几案上的一卷佛经随意翻阅了下,却顿感头大。

    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虽然抄录得工工整整,可依然看得他头晕眼花。

    李霄心中大致估算一番,这五卷佛经起码三万余字,念诵一遍才给1点元气?

    呵,这要修炼到猴年马月?

    这时,殿外有一名身着绸锦罗裙、髻插润珠金钗的贵妇人带着一女仆越过了门槛,踏入了香殿。

    “叮,你闻到了妇人体气,你获得了5点体香值,自动转为5点元气。”

    “叮,你闻到了女仆体气,你获得了1点体香值,自动转为1点元气。

    咦,6点元气到手!

    这次倒没有“处子”两字提示,体香值也是直接少了一大截。

    不过李霄眉宇间也是难得露出一丝笑意。

    既然能够从女人身上获取能够化为元气的体香值,那谁还傻乎乎地去念诵佛经?

    咳咳,想要速速升级,看来心思还得花在女人身上!

    “亲爱的系统大大,这吸收女人身上的体香可有讲究?或者说有什么限制吗?”

    李霄一脸期盼地问道,差点就化身为嘤嘤怪。

    撒娇?

    呵呵!

    傲娇的系统丝毫没将他这个宿主放在眼里,冰冷冷道:“请宿主自行琢磨,或者购买《系统基础使用手册》,嗯,不贵,只需10000元气值。”

    李霄脑海里则是立刻浮现起一道光影——

    宿主:李霄

    阵营:佛门

    境界:炼精化气一层

    元气:16100

    功法:无

    法宝:无

    坐骑:无

    伴侣:万年单身狗哪来的配偶

    ……

    “卧槽,你怎么不直接去抢?”

    李霄呲了呲牙。

    10000点元气值!

    这得要吸收多少个女人的体香值呐?

    唉,既然系统靠不住,那么只能自己慢慢研究了。

    仔细琢磨了一番,李霄倒也有了一丝明悟。

    香殿里的三名女子,每人给他提供的体香值都不一样,只是如何分级还有待推敲;还有,吸取体香值的范围应该也是有限制的,这从刚才两个女人踏入香殿便可大概推算出来。

    李霄估算一番,吸取范围应该是在方圆三丈左右。因为他此刻所在的僧房离香殿差不多就是相隔三丈。

    过了一会,前院香殿的那名被李霄吸取了处子体香的良家小娘子虽面露不舍,但还是被后来的贵妇人给拽走了。

    不过倒也留下了十两纹银作为香火钱,出手还算阔气。

    李霄走出僧房,准备好好考察一番这座寺庙,只是他悲哀地发现这座寺庙也忒破败了些吧?

    这地儿倒是很宽敞,只是寺庙该有的建筑却没几座,很多地方都是杂草丛生,一片荒凉。

    后院有一间正房,两间厢房,一处杂房,一个斋堂;前院只有一座供客上香的香殿。

    除此之外,唯一能够上得了门面的便是后山那座大概九层楼高的佛门宝塔。

    唉!

    就这破庙,香火凋零,要啥没啥,想将其发展为人间圣地,咳咳,任道而重远呐!

    就在李霄愁眉不展地仰望苍穹唉声叹气时,山下行来一群面容狰狞到能止小儿夜啼的壮汉。

    不过在这群虎背熊腰、煞气缭身的带刀大汉中,混着一名体型消瘦,书生味十浓的老头子。

    当这位老书生气喘吁吁地终于爬到山腰寺庙前,枯皱的老脸上立即盛开出了堪比夏花般的绚烂笑容,尤其是见到坐在门槛上神游天地的李霄时,那嘴都要咧到后脑勺去了。

    “少、少爷……十六年之期已、已到……您终于可以还俗下山啦,老爷腿脚不灵,不方便过来,所以特意吩咐小的过来接您回家!”

    老书生跌跌撞撞地跑到李霄面前,躬下本就不怎么直挺利索的身躯,那浓浓的谄媚味都快将他整张老脸填满,至于作为书生该有的傲骨与气度?呵,早就丢到十万八千里外了。

    ???

    望着这张比树皮还枯皱的老脸,李霄一脸懵。

    不是说父母祭天,法力无边……咳咳,我在这个世间的父母还健在?

    与此同时,一股锥心之痛涌来,属于身子原主人的记忆很快便填满了他整个脑海。

    大胤王朝?

    仙武女帝?

    剑道圣地?

    ……

    一段段零碎的记忆在李霄脑海里开始拼接。

    其实李霄也算是皇亲国戚了。

    祖上曾阔达过,他之曾祖被开国太祖皇帝封为蜀王,带甲十万,威震西戎、南蛮两域,不过传承至他老爹李国寿这代时,权力和爵位便被一削再削,象征性得给了个蜀候。

    李家虽已远离朝堂两百多年,更是无兵无权,但胜在身份还算清贵,在这蜀境也称得上是高门大户、上流人士,倒也得到一大批落魄书生的拥趸。

    而李霄也成了个货真价实的小侯爷。

    你说做一个鲜衣怒马、威风八面的膏粱子弟,有事没事就带着一帮狗腿子上街,做些调戏良家妇的恶霸勾当,这小日子过得多逍遥?

    结果倒好,偏偏出家当了个小和尚…

    当然,这也并不能怪李霄。

    谁叫他从打娘胎里出来时就先天不足,李国寿寻遍大胤境内名医,却都无能为力。

    甚至某位“仙长”还断言他活不过三岁,因为他出生时偷了一道“仙气”,必要遭受老天爷的惩罚。

    最后遇见了这座寺庙的老方丈,说只有剃度出家,虔心向佛十六个春秋岁月,方能化解这场凶灾。

    李国寿虽心有不舍,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便同意老方丈带走了他这个“唯一”的儿子。

    好在约定好了,每年都可以上山探望李霄一次。

    岁月如梭,而今十六年之期已至。

    李国寿便派了这位在科举路上挣扎了长达半甲子却屡试不中,最后沦为管家的老书生黄沧海前去接他儿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