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47章 私自闯殿求出战

第47章 私自闯殿求出战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陛下说的对啊,丞相还是不要去为好,我秦国如若派一国丞相,那桓温对这场战役必定会引起重视。

    不如派一名小将前去御敌,这样能使桓温欲起轻敌之心,待桓温彻底麻痹之时,再派出得力干将一举击垮晋军岂不更好。”

    鱼遵听了时任尚书官衔段纯的分析后眼睛转了一圈,而后缓缓道出:“段尚书,此计有些不妥。”

    “噢,鱼太师有何高策?”段纯问道。

    “段尚书此法不错,只需接下来再加上一计方为妥善。”鱼遵边说边转头看向段纯。

    “再加上一计?”段纯听完此话后自言自语了一句。

    第一步就像段尚书说的那样,接下来实施的第二步计策就有劳丞相大人了。”

    这时带着鄙视眼神的董荣说道:“段尚书这是在指使丞相大人吗?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官位。”

    “董大人,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是在说我目无尊长?”段纯听到此话,回驳的声音略微有点大。

    “下官并无此意,段尚书这是说的哪里话?”董荣露出惧怕的样子说道。

    “段尚书此法甚好。”苻雄赞同后手持笏板向御座上的苻健请缨道:“陛下,臣觉得段尚书此法妥当。”

    苻健听到苻雄有这个想法后没有发话,若有所思的微微点两下头。

    就在这时,淮南王苻生站出来慷慨说道:“父皇,儿臣愿带兵先打头阵,静听丞相大人后方指挥。”

    “殿下说笑了,臣怎么敢指挥殿下您呢?”

    “不不不,丞相言重了,本王只是协助您作战,何来指挥一说?”

    苻生说完转头又道:“父皇,儿臣只想为我大秦而战,即使丞相不出征,儿臣也会自愿请战。”

    “哈哈哈哈。”御座上的苻健仰头笑完后道:“不愧为我苻氏家族的人,有血性。”

    此时此刻站在一旁的太子苻苌听到这话感到由来已久的压迫感,心想身为当朝太子怎么能在比自己身份低的苻生以及朝臣们面前显着弱呢。

    于是也自动请缨道:“父皇,儿臣也愿往。”

    “噢,太子也愿往。苻健自言自语后又道:“太子乃国之储君,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去前线。”

    “话虽如此!儿臣此次若亲自去前线御敌的话,必定会鼓舞士气。”

    “既然太子心意已决,那朕就命你统领五万人马前去御敌,随后朕给荆州刺史郭敬下一道圣旨,协助朝廷军队作战。”

    苻健答应完苻苌的请求后又命令平昌王苻箐,北平王苻硕随军出征。

    就在这时大殿外一名侍卫长行武礼汇报道:“启禀陛下,丞相家二公子在宫门外不肯离去,非要进宫,声称有要紧的事。”

    “什么?”侍卫长刚把话说完,苻雄大吃了一惊,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大胆,这等小事自行打发走就行了,还用跑过来叨扰陛下吗?宫中的规矩难道不知道吗?还不退下。”董荣立刻倾斜的身体对那名侍卫长呵斥道。

    听完这话的侍卫长立刻面带苦色的说:“卑职一再阻拦没有效果,不得不采用武力,可打伤了我们好几个侍卫。”

    “让他进来。”苻健想了想说道。

    “喏。”

    待苻坚独自一人从两排群臣中间走过来时,群臣们纷纷互相议论,不知说些什么。

    “微臣臣叩见吾皇。”

    “你这小子胡闹,这里是朝堂重地,岂是你想来就来。”

    苻坚刚跪地叩见完御座上的苻健,堂下的苻雄立刻对苻坚怒斥一番。

    “丞相勿要动怒,说不定吾侄有什么要紧的事。”苻健边说边挥手示意让那名侍卫长退下。

    苻雄见此,不便再多说什么,恭敬的拿着笏板屈着身子往后退了一步。

    “贤侄此次不仅有惊无险,而且还预测的竟如此准确,莫不成是来讨赏的?”

    “微臣并不是来讨赏的,而是想请求出征的。”

    “噢,出征?”苻健发出疑问后又道:“贤侄怎么想起来出征了?”

    “微臣所预测的晋军会来袭,只怕有些不轨之人会说微臣暗通晋国,所以恳请陛下让微臣随军出征。”

    “好,那朕就答应你的请求,切记,战场上刀剑无眼,凡事要听主将命令。”苻健见苻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和语气都很坚决。

    “微臣遵命。”

    …………

    峣柳城,秦军驻营

    “启禀丞相,公子求见。”营帐外的一名侍卫进账通报道。

    “让他进来。”

    “是。”

    “今晚让将士们好好休息,明日准备应战。”

    “那卑职先行告退了。”

    “公子……。”

    苻坚进账后正好与那几名前来商讨战事的副将打了个正面。

    “父亲。”

    “坚儿来了,坐。”苻雄把话说完后将身上的铠甲放到了一旁。

    “孩儿听说父亲明日要带领全军冲锋应敌?”苻坚询问道。

    “那是自然,这是身为主将的职责所在,坚儿此话不是明知故问吗?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问题?”苻雄脸色诧异的问道。

    “孩儿觉着父亲明日不要去前线杀敌,不如在后方指挥作战?”苻坚建议道。

    “那怎么能行,为父又不是诸葛孔明,坚儿此话何出此言?”当苻雄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然察觉出苻坚话里有话。

    苻坚不想说自己来自21世纪人的疯话,于是不假思索的说道:“孩儿昨日做了个亲人病死的梦,醒来后左眼皮一直在跳,感觉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唉!我当什么事,原来是这是啊!”

    苻雄脸上泛起毫不在乎的笑意后又道:“坚儿之所以有此征兆也许是长途行军疲惫所致。”

    苻坚见此,再规劝也起不到效果,想了想说道“嗯,也许吧!”

    苻坚这句话虽然没让苻雄在意,却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此次随军出征的人员恰巧有苻怅和苻生。

    这两个人随军碰到一块倒也没什么,不禁让他想起前不久苻生找自己并协助扳倒当朝太子苻怅的事情。

    越想越觉着这次看起来很平常的出征将有大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