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46章 阎王殿里走一趟

第46章 阎王殿里走一趟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当苻雄走进正厅时,两名丫鬟走过来正要给他宽衣解带,却被苻雄用不耐烦的语气给拒绝了。

    而后自己将朝服脱下,随手塔在木制的衣架上,叹了一口气后缓缓坐下了。

    苟母见此走过去询问道:“老爷是不是在为坚儿的事情发愁啊?!”

    “坚儿的十日期限已到。”苻雄道。

    苟母见苻雄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嗓音哽咽,自知预感到大事不妙,两只脚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夫人,夫人。”两名丫鬟见此急忙向前搀扶住苟母,防止再次趔趄。

    “我说老爷啊!你当时就在场,身为朝廷丞相,而且陛下又是你的兄长,为何不给咱们的坚儿说说情啊!更何况这是杀头之罪!”苟母失声哽咽道。

    “正因如此,老夫才不能给坚儿说情,倘若因说情陛下能放过坚儿,那我秦国的官僚从政岂不乱套了?!”苻雄解释道。

    二人的说话声引来了全府所有人,一听说苻坚犯了杀头之罪,纷纷震惊和不解。

    “夫君他怎么会,他怎么会……。”苟馨语气颤抖的没把话说完,明知道接下来的结局,但不敢说下去。

    此刻苻雄闭着眼睛叹息一口气道:“一切都未成定数,明日坚儿的命数就由天定吧!”

    “这可如何是好啊!我的坚儿。”苟母发出悲痛欲绝之声。

    “快扶夫人进屋休息。”苻雄见此立刻吩咐身旁的丫鬟。

    “是,老爷。”

    次日,天牢

    待牢门打开后,带头的狱卒抱拳作揖道“公子,得罪了,带走。”

    苻坚带着脚镣和手铐被两名狱卒带走过程中,他的大脑呈现出一片空白,直至到刑场。

    此时,来看行刑的老百姓围满了刑台,纷纷互相议论着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老百姓当中同样也有东海王府家的人,甚至包括苻雄在内,眼看午时三刻快到了。

    苻雄端着一坛酒独自走到刑台上,行刑官见此,便起身向前恭敬作揖道:“丞相大人。”

    苻雄点头“嗯”了一声。

    苻坚听到熟悉的声音便抬头低声一声:“父亲。”

    苻雄没回应,只是拿着酒坛蹲下来倒了一碗酒递给苻坚,中间没有说一句话。

    苻雄此刻知道说再多的话已无任何意义,看着苻坚喝下酒后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下刑台。

    当苻雄听到行刑官说出午时三刻已到的时候,脚步停顿了一下,而后走下了邢台。

    在行刑令牌掉落地上的那一刻,苻坚小声叹息道:“自己的小命就这样完了吗?穿越穿死了!难道史书上真记载错了?!”

    叹息完过后,苻坚被刽子手按到木墩上面,正当刽子手手中的行刑刀落下去的那一瞬间。

    当啷一声从远处飞来一支长矛,正中刽子手手中的行刑刀,行刑官看到这一幕,迅速起身怒斥道:

    “何人竟如此大胆劫刑场?”

    刑台下面的苻雄见此转头一看,劫刑场的那个人竟然是宫里的禁军将领。

    苻雄心想,吾与这名禁军将领素无交往,为何会做出如此劫刑场之举。

    难道是看中老夫的权势,故意借此机会有意攀附老夫,若是那样的话就更麻烦了。

    就在苻雄为此事思考的时候,那名阻止刽子手的禁军将领下马后走向刑台,并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封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晋人突袭我秦国边境,犯人苻坚所预言不差,立刻释放,准备应战晋人,钦此。”

    “快松绑。”行刑官一副着急的模样。

    “啊!晋国人快打过来了,那咱们赶快回去吧!。”

    那名禁军将领一宣读完圣旨,邢台下面的老百姓们纷纷慌不择路朝着不同方向跑去。

    唯独东海王府中的人赶忙跑向刑台将捆绑着的苻坚扶起来,并将其身上的绳子解开。

    “请丞相大人速速随末将回朝商议战事。”那名宣读圣旨的将领下马后走到苻雄跟前行武礼。

    “你们先回府,老夫回趟宫中。”苻雄说完这句话随即就从刑台旁牵骑一匹马扬长而去。

    “坚儿走啊?”

    “少爷怎么不走?”

    “想必二哥是跪时间长了,腿泛麻了吧?”站在一旁的苻忠微笑道。

    苻坚呆愣了一会才缓缓说道:“你们先回府吧!”

    苟母听到此话微怔道:“坚儿,你这是……。”

    “我要随父亲一起进宫。”

    “你父亲是去宫中商议战事,你去干什么?”苟母问道。

    “母亲别管了,你们先回去吧!”苻坚牵起旁边的一匹马跨上后,一勒马缰扬长而去。

    因为他知道苻雄这一去再也没能活着回来,自己之所以有这种举动,是为何能挽回这场灾难。

    “坚儿……。”

    “少爷……。”

    ……

    “父亲,父亲。”

    “吁。”此刻,苻雄和那名禁军将领快走到宫门口的时候,隐约听到背后熟悉的声音。

    “坚儿,你何故跟随为夫至此?”苻雄骑在马上一回头一脸惊讶的表情。

    “父亲此番去宫中恐怕会遭遇不测,还是不去为妙。”

    当苻雄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先惊了一下,而后怒斥道:“不测?有何不测?老夫身为百官之首,岂能不带头去议事?还轮不到你在这妄议朝政,还不快回去。”

    在听到训斥后的苻坚表面上答应了,但等苻雄走了之后,苻坚偷偷跟了上去。

    宣政殿

    “吾皇万岁万……。”

    “唉!免了。”没等群臣们跪呼完,苻健火急火燎的边小跑边说。

    待苻健坐到御座上后,缓了缓气息说道:“刚刚得到西南边境消息,晋国派桓温无故攻打我秦国,战事紧急,有哪位将领愿意前往?”

    苻健此番话一出,一时间朝堂之上沉默许久,却未见一人主动请缨应战。

    因为他们知道晋国的的桓温不是那么好惹的,苻健见此轻声叹气道:“难道我朝竟无一人敢对抗桓温吗?”

    话刚毕,苻雄站出来用浑厚的声音说道:“老臣愿带兵前往抵御敌军来犯。”

    “噢,丞相愿往?”

    苻健不由说出一句话后又道:“丞相勇气可嘉,但朝中不了没有百官之首,丞相还是不去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