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43章 调查真想出意外(七)

第43章 调查真想出意外(七)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朝廷派过来的军队不仅仅是保护本郡的安全,更是保护大家们的安全,听知情人说晋国人快要打过来了,望大家最近时日不要出城。”

    这名男子刚读完告示就从后面传来议论之声,随而众人伴随着嘈杂声渐渐离去了。

    此时滞留在郡守府里的苻坚见这几名衙役回府复差了,便与吕光,强汪准备回去。

    这名郡守将三人送至府门外时,见苻坚停了下来,于是询问道:“公子还有何事?”

    “你们扶风郡离凉国近,要防止他们趁机捣乱,同样也得防止晋国联合凉国入境。”苻坚分析道。

    “嗯,公子说的极是啊!本官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公子不愧是丞相大人的公子,如此有”

    ……

    宣政殿

    “吾皇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一名宦官对着堂下的众卿喊道。

    “臣有本启奏。”赵韶手持笏板从群臣中站了出来。

    “赵爱卿有何要奏?速速说来。”

    “就在昨日有人拿我们派去边界的那些将士们大做文章,声称晋国人快打过来了,臣站在就有一张告示。”赵韶在说最后一句话时,从袖口中掏出一张告示。

    苻健接过宦官呈上来的告示看完后拍案而起,愤怒大声道:“究竟是何人胆敢如此造谣生事?”

    “造谣生事者不是别人,正是扶风郡郡守。”

    “什么?”

    当御座上的苻健听到扶风郡郡守五个字时,眼睛略微睁大了一些,猛着拍了一下龙椅站了起来。

    “啊!这……这……。”堂下的大臣们也互相议论着。

    此刻堂上的苻健来回转悠了一圈后回到了御座上,缓缓说道:“没想到造谣生事者竟然是边郡官僚,众卿对此事有何看法?”

    “像这种勾结敌国的人就应该施于五马分尸之刑,更何况这种食朝廷俸禄的人。”身为尚书的董荣站了出来。

    “对,就应该这样……。”几名朝臣议论着。

    苻健待嘈杂声渐消后,将目光扫向发愣的苻雄,并询问道:“看丞相一直不发言,可对此事有何看法?”

    “依臣来看,此事尚未弄清楚,不可妄下结论,仅凭一张告示并不能说明什么,搞不好这就是周边邻国的阴谋。”苻雄手持笏板说道。

    此言一出,赵韶立刻反驳道:“告示上白纸黑字,郡守印章清清楚楚,这难道不能说明什么吗?丞相大人这话未免太过草率了吧?”

    “你……。”苻雄向后侧身狠狠道出一个你字。

    “丞相大人所言极是啊,不能仅凭一张告示就断定扶风郡郡守私通晋国,还望陛下明察。”位列群臣前三排的司空王堕手持笏板站了出来。

    “望陛下将此事调查清楚再行决断。”

    太师鱼遵此言一出,群臣们纷纷手持笏板低头重复了一遍,赵韶和董荣见此,也只好假装低头附和。

    “嗯,众卿说的在理,朕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这……可是……。”

    苻健见赵韶说话有些吞吞吐吐,便问道:“赵爱卿有可还有何事?”

    “望陛下恕臣先斩后奏之罪,臣已命人将那名扶风郡郡守押送回京了,此刻应该还在路上。”

    “什么?你好大的胆子,没有朕的旨意居然敢擅自动用京兵,谁给你的权利。”

    “父皇,是儿臣,儿臣原本想帮父皇分忧,没想到会……。”苻苌道。

    “你身为国之储君,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御座上的苻健在说最后一句话时,将告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苻苌见苻健生气了,立刻跪伏在地道:“儿臣知错,请父皇严惩。”

    “陛下,太子也是为谣言的事情着想,并未闹出什么大事,即使那名扶风郡郡守来了,仔细盘问一下也好。”

    “臣附议。”

    “臣附议。”

    “…………”

    “既然众卿都赞同丞相的说法,那朕就不予追究太子了。”

    “陛下英明。”

    “…………”

    退朝过后的大臣们纷纷议论着走出了大殿。

    待苻雄乘坐着马车回到府后,一脸垂头丧气的走进了正厅,苟母见此便询问道:

    “老爷刚下朝为何如此不高兴?是不是在朝上有为难的事情?”

    “无事,妇人家就不必过问了。”

    听到此话的苟母没有回话。

    片刻过后,一名丫鬟对着正厅喊道:“老爷,夫人,开饭了,就剩您二老了。”

    “唉!”苻雄刚坐下拿起筷子又放下,并低头叹气。

    “老爷,您这是怎么了?刚一进府就一脸不高兴,若有何烦心事尽管说出来,大家一块想办法。”苟母放下刚拿起的筷子说道。

    “是啊父亲,若有何心事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否则会憋出病来的。”坐在一旁的苻法说道。

    “今日在朝上赵韶说扶风郡郡守勾结晋国,现在正在押送回京途中,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老夫身为百官之首,岂能坐视不管。”

    “扶风郡郡守怎么会突然勾结起晋国来了,之前也无任何征兆。”苻法又道。

    苻坚深知这事与自己有关,但万万没想到朝廷里的人会拿此事大做文章。

    边吃饭边考虑到这件事情肯定纸包不住火的,想将此事说出来,刚要开口,苻雄却转身离开了。

    苻坚见此,感觉到这个时候说此事只会让苻雄更加烦恼,于是就此作罢。

    次日早朝

    “扶风郡郡守到了吗?”御座上的苻健威严说道。

    “昨晚就已经到了,暂时关押在天牢,正等候陛下审问。赵韶道。

    “快将他召到殿上,朕要当面询问清楚。”

    “是,陛下,臣这就命人将他押到殿上。”赵韶手持笏板低头道。

    片刻过后,那名扶风郡郡守被两名卸了佩刀的殿前侍卫押殿上。

    “微臣拜见陛下,不知微臣所犯何罪?”扶风郡郡守下跪注视着。

    “你当真不知所犯何罪?”苻健严肃问道。

    “微臣确实不知。”

    苻健听到此话将手中的告示递给身旁的太监,太监接过这张告示后立刻领会到了其中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