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36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下)

第36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下)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那堂兄想要的……。”

    “本王想要的就不必过问了。”苻生没等苻坚把话说完就厉声打断了他。

    “臣弟既然来了,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也不枉白来贵府一趟。”苻坚语速刻意缓慢道。

    “既然说出了口,有什么当说不当说的。”苻生扫了一眼苻坚转而看向房门外,同样语速缓慢。

    “还请王爷先恕臣弟无理之罪。”苻坚起身对着苻生作揖道。

    “好,那本王就先恕你无罪,尽管说就行。”

    话毕,一根手指不停的在桌案上扣指,期待苻坚接下来会说什么话。

    苻坚头不动看着房门旮旯犄角,眼神并朝下扫了一眼苻生的手,徐徐说道:

    “战国时期的那些王室公子不正是借他国之力继承大统的嘛,像晋之夷吾,重耳,齐之小白。

    楚之熊恽,这几个人不都是吗,而且除了夷吾,其他三位都在春秋五霸之行列。”

    “对啊!本王现在正与……。”

    苻坚此言一出顿时让苻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想法,可心想自己与慕容冲联盟的事情不能说出来。

    没把话说完就止住了语速,紧接着又道:“这就是伯父给本王想的办法?”

    “不,是臣弟。”

    “啪。”苻生一听这话立刻站起身来怒视道:“放肆,谁给你的胆子竟敢说出此等僭越之事。”

    “王爷请息怒,您刚才可答应过臣弟无理之罪的。”

    “此事倘若让朝廷的人知道了,我们两个人的人头都得搬家了,甚至还会连累无辜之人。”苻生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爷所言极是啊!就当臣弟没说过这话,那王爷若没什么事,臣弟就先行告退了。”

    苻生望着窗外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苻坚见此低头作揖后退了两步便离开了淮南王府。

    “王爷,丞相世子为何会突然来您府上?不觉得很奇怪吗?”就在这个时候,原比苻坚早来一会的赵韶从屏风后面慢悠悠的出来了。

    “本王也觉得有点可疑,他今日若是谈那件事的话倒没什么可疑之处,可偏偏本王刚与慕容冲见完面他就来了。”苻生若有所思道。

    话刚毕又自言自语的说:“他刚才说的话好像是在暗示本王,莫非他知道此事!?又或者丞相父子与慕容冲早有勾结?”

    “臣也这么觉得,不如试探试探他。”站在苻生身后的赵韶说道。

    苻生一听这话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赵韶,赵韶见此低头并作了一个揖。

    “试探?何以试探?”苻生转过头再次望着窗外。

    赵韶见自己提出的建议被采纳了,向前一步在苻生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一番话。

    “此等试探可行吗?”苻生问道。

    “臣觉得可行,行不行全取决于王爷您,臣只不过提个建议罢了。”赵韶低头作揖答道。

    “谁,出来。”就在这个时候另一扇窗户拨动了一下,苻生低喝了一声跑过去将窗户用支柱撑起来。

    只见有个人用两只手慢慢爬了进来,苻生见此怔愣了一下,待缓过神来惊得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八皇子,怎么是你,你如何进入本府的?”

    “难道这位就是王爷所说的哪位燕国八皇子慕容冲?”赵韶听到此话也是一惊,呆愣了一下便插话道。

    “正是。”苻生没有言语,而慕容冲却看着赵韶严肃道。

    “真是一位肌肤如雪的翩翩公子,若公子不出声,我还认为是位女子呢。”赵韶又道。

    “多谢这位大人夸奖。”慕容冲对着赵韶笑道。

    “王爷刚才不是问我如何进来的吗,我自有办法。”

    “你不要命了吗?亲王的府邸你都敢进来。”苻生声音刻意

    王爷请放心,您府里面的人都没看见我。”慕容冲道。

    紧接着又道:“刚才听你们在说什么试探?要试探谁啊?”

    当苻生和赵韶听到这话互相看了一眼对方,而后又彼此点了一下头。

    这时苻生向前走了两步问道:“八皇子,你我二人既然已经结盟,不如坦诚相告,苻雄父子是否知道你的身份?”

    见慕容冲有些怔愣,又道:“实不相瞒,刚才就在你来不久苻坚刚刚走。”

    “王爷是不是担心我们也有结盟?”

    见苻生没有作答,笑道:“呵呵,请王爷放心,我与舍妹都是偷偷潜入东海王府的。”

    “那就好,可是他偏偏在我们见面之后找本王是为何意?”苻生转过身自言自语道。

    “难怪……。”慕容冲若有所思道。

    “难怪什么?”苻生疑惑问道。

    “难怪他刚下朝就出去,我一路偷偷跟随而至,原来他是找王爷您去了。”

    怔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莫非他知道咱们的秘密?”

    “王爷,八皇子,你们慢慢聊,小人先行告退了。”站在一旁的赵韶完全听不出头绪来。

    慕容冲等赵韶离开淮南王府后,考虑到自己虽然是偷跑出来的,但时间长了会对己不利。

    于是简单说了几句话后也先行告辞了,待偷偷回到东海王府时,还没走进仆人宿舍就听到一句埋怨声:

    “兄长你上哪去了?公子正找你呢。”

    慕容冲见清河公主眨巴了一下眼,心想,苻坚估计来了有段时间了。

    “公子您找我有何事?”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我在这里等你多时了,你妹妹又不知你的行踪。”苻坚起身询问道。

    “公子在这等了我这么久,想必有什么事情吧?”

    慕容冲就在这对话过程中想到了一个刚才出去的借口:“今日不知吃了什么,老闹肚子,刚在茅房解决完又来了,反反复复好几次才好。”

    一旁的清河公主连忙说道:“哦,我想起来了,上次去老家的时候乡亲们给了一些食物,也许是放时间长了,不新鲜了,辛亏我没吃。”

    慕容冲一听这话明白了,这是妹妹在替自己圆谎,顺着话接道“对对对,我就是吃了咱们乡亲们给的食物才会如此。”

    “哦,原来是这样啊,正好你出去买些肉,顺便去抓点治闹肚子的药。”苻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