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35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上)

第35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上)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八皇子所言极是啊!”当苻生听完此言微怔一下,随而笑道。

    “谁?”就在这时,破殿外一个人悄悄的往后退步的时候不小心撞倒了一尊小铜像。

    当殿内的三人快步走出去的时候却发现空无一人,只有那尊小铜像还在瑶瑶晃晃。

    “这座鸟不拉屎的破庙谁会来呀,你看这铜像在台阶边缘上,肯定是在这里放时间长倒下去了。”慕容冲道。

    “嗯,有可能是这样,但愿本王多虑了。”苻生想了想又说道:“本王看此地不宜久留,还是散了为妙。”

    “告辞……。”三人互相作了一个揖各自离开了这座破庙。

    东海王府

    强汪见刚下完朝的苻雄父子二人一进府就使了一个眼神将其引到了书房。

    苻坚进入房间后疑惑的询问道:“强汪是不是有事啊?”怔了怔又问道:“莫非是关于他们两的事?”

    “老爷,公子,刚才我悄悄跟踪慕容冲时竟然发现他与淮南王在城南的一家破庙密谋事情。”强汪小声而谨慎的说道。

    当苻雄听完这句话的时候,不由得“啊”了一声,又说道:“这话可不能乱说,你可看仔细了?

    “强汪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啊!?”苻坚不敢相信的又询问了一遍。

    “我哪敢乱说啊,即便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说这种杀头的话,可是我确确实实看清楚了,不光看清楚了,还听清楚了,而且还模模糊糊看到慕容冲身边还有一个人。”强汪苦着脸说道。

    “怪不得今日淮南王没去上朝,没想到他们两会有此勾结,倒不知是谁先勾结的谁?”苻雄转过身一只手背着一只手捋着胡子。

    “父亲,不管是谁先勾结的谁,现在最关键的是咱们府中有燕国奸细的事已经暴漏了,因为淮南王上次来咱们府中与慕容冲都彼此见过。”苻坚转过身向前一步说道。

    “对啊!这可就麻烦了,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淮南王是否已经误会老夫与燕国奸细有染,又或者是慕容冲是否已经告诉淮南王是如何进入咱们府中的。

    倘若真是那样的话……,咱们一家人可就背上了私通敌国的骂名,也会在史书上钉下耻辱柱,这可如何是好啊!?”苻雄严肃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恐起来。

    “即便如此,孩儿认为咱们府应该不会有此危险,因为不管是谁知道,一旦传扬出去的话,他们二人所想达到的目的就泡汤了。”苻坚分析道。

    “嗯,有道理。”苻雄捋着胡子点头道。

    强汪见苻雄父子二人愁眉不展的样子,向前走过去说道:“老爷,公子,既然事情已经暴漏出来了,不如将燕国奸细的事情告诉陛下,正好借此机会……。”

    “不可。”苻雄没等强汪把话说完就立刻打断了他。又道:“倘若这事要让陛下知道了不但不会平息此事,反而还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老爷考虑的周全,我,我只是想……。”强汪低头说道。

    “好了,老夫知道你也是为此事着想,你先下去吧!”

    “是,老爷。”强汪退下时悄悄将房门咯吱一声关上了。

    待强汪走后,苻雄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他说和慕容冲在一起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啊!?看来此事不简单啊!”

    “我看那个人八成就是慕容冲的接头人,也就是那个好来客客栈掌柜的。”苻坚道。

    “就是你上次和强汪去的那个好来客客栈掌柜的?”

    “正是。”

    “莫非……”苻雄听完吐出两个字来,而后若有所思的注视房门静静思索,与此同时,这父子二人在书房内开始陷入沉思。

    不一会,苻坚突发奇想道:“父亲不行这样吧!我去试探一下淮南王,看看他是否认为咱们也知晓燕国奸细的事?”

    “嗯,也好,我们心里也好有一个数,别让淮南王误会咱们,若是淮南王真那么认为的话……。”

    苻雄自然不希望苻生误会自己,可一想到真误会自己时停顿了一下,又转话题道:“可平白无故的去拜访淮南王会让他起疑心的。”

    “这个不难,上次淮南王不是找父亲您助他夺嫡吗?那我就以这事为由套他的话,这样应该就不会起他的疑心了。”苻坚道。

    “嗯。”苻坚见苻雄点头应了一声,随即出门而去。

    “公子,您出府啊?”正在拿着扫把打扫的管家询问道。

    “嗯。”苻坚冲着管家点头微笑道。

    就在刚才苻坚走出府门的那一刻被经过的清河公主看了个正着,她知道府中下人是不能随便出府的。

    要不然早就悄悄跟上去了,等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将刚才看到的一幕告诉了慕容冲。

    慕容冲心想苻坚刚下朝就要出去肯定有事,于是朝后花园走去。

    “皇……兄长你要去哪?等等我。”清河公主吐出一个字又瞬间改了口,随之追了出去。

    “你来这墙角下干嘛?噢,你不会是跃墙出去吧?”清河公主道。

    “你只猜对了一半,你去那边望的点风,别让其他人看见了。”慕容冲道。

    “快点,有人朝这边过来了。”清河公主小声催促道。

    这时慕容冲沿着一棵不大不小的青树一蹬一爬翻过了墙,半蹲姿势落地后悄悄的到了淮南王府不远处的地方躲藏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苻坚也来了,经过管家的通告后进入了府内,这时苻生从正厅笑盈盈的说道:

    “哈哈哈,堂弟能来本府真是稀客呀!”

    “上茶。”苻生转身时对管家说了一句。

    “是,王爷。”管家应道。

    “伯父伯母最近身体可好?”苻生问道。

    “家父家母一切都很好,有劳王爷记挂。”苻坚道。

    “…………”

    双方絮叨了一会,苻生这才疑惑问道:“不知堂弟今日前来本府有何贵干?”

    “臣弟来找堂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上次王爷您去找家父那件事。”苻坚道。

    苻生一听这话先是愣了愣,而后眼神圈了圈,笑道:“过了段日子才和本王说起此事,想必伯父一定有什么难处吧?那就不便麻烦伯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