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34章 得知惊天密谋

第34章 得知惊天密谋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苻生转头一看上下打量了那人一番,只见这个人长相浓眉大眼,肤色白白净净的。

    若不是束发装扮,乍一看还真认为是女扮男装,转念又回想起眼前这个人好面熟啊?!

    那人见苻生怔住了,便提醒道:“王爷是不是看我有点眼熟啊?东海王府。”

    苻生一听东海王府四个字立刻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名丫鬟的兄长吗?”

    “你一个东海王府里的下人能有何事要与本王合作?”苻生见那人笑着点了一下头,继续追问又像似在质问。

    “王爷是不是不甘心只当一个王?”

    苻生听完这句话眼神转了一圈,心想,莫非此人知道本王想当太子?

    “你怎么知道本王想要干什么?”

    “当时你和丞相大人说话的时候,我恰巧路过正厅,无意中听到的。”

    “那又如何,噢,本王明白了,你不想再吃下人这口饭,是想升官发财,所以以这个来威胁本王对不对?”

    “呵呵,我们主人还需要升官发财吗?没准还能助王爷您一臂之力坐上太子的位置。”

    此言一出,苻生分析到眼前这个人居然敢说出这种大话,虽然他只是个下人。

    但他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那种气度,搞不好他下人身份背后还有其他身份。

    面带疑惑询问道:“阁下究竟是何身份?本王都表示出诚意来了,阁下不亮出真实身份好像说不过去吧?”

    苻生只见那人从腰间拿出来了一柄金黄色的令牌,上面清楚写着一个“燕”字。

    苻生看到这个字眼大惊了一下,心想这种令牌是皇室持有者,难不成此人是燕国皇室中的人?

    “你与燕国皇室有何关系?为何会有皇室中的人用的令牌?”苻生语速急切并严肃的说道。

    “本人正是燕国八皇子……慕容冲。”慕容冲说到一半停顿了一下,并在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将声音刻意压重了些。

    “慕……慕容冲,你偷偷潜入我秦国意欲何为?还敢如此大胆私会本王,信不信在我秦国地盘上顷刻间将你们二人处死。”

    “呵呵,王爷若不怕落个单独私会敌国奸细罪名的话,那就尽管去向你们秦国朝廷告发,到时候恐怕会认为王爷您与我们燕国私通。”慕容冲劝道。

    “八皇子分析的形势正是本王所担心的,不过本王倒有个疑问,你们兄妹二人为何会在东海王府内当差?”

    “这个嘛,王爷这就不必过问了,我自有方法。”

    “本王散出去的谶语已经有成效了,你认为本王还需要你们的帮助吗?”

    “王爷制造的谶语虽然让秦帝相信了,但控制当今太子的寿命是不是还没想出好方法来?”慕容冲道。

    苻生从这话当中听出来了慕容冲想对太子不利,如若自己将此阴谋告知苻苌的话,那自己争夺太子之位不就泡汤了吗?

    加之自己散布谶语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日后成为未来的储君吗?此事绝不告诉苻苌。

    但此人深不可测,又不加忌讳的说出迫害本王手足兄弟的话,可见此人断定本王不会将此事透露出去。

    转念又想到这会不会与东海王有关?在脑海中想了想又排除了这个可能性,东海王身为百官之首的丞相,是国之重臣,岂会与燕国私通。

    “八皇子难不成是阎王爷?能掌握别人的寿命。”苻生扫了一眼慕容冲问道。

    “王爷折煞我了,你我二人到时做个黑白无常将当今太子交给阎王爷即可。”慕容冲轻松的说道。

    “那请问阎王爷是何人?”苻生怔了怔问道。

    “阎王爷是乔秉。”慕容冲在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中间停顿了一下。

    当苻生听到这个名字后顿时惊了一下,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询问道:“乔秉是我秦国叛变的人,又与你燕国有何关系?”

    “乔秉与我燕国倒是没关系,可他的父亲病逝前曾在我燕国做过官,我与乔秉谈不上熟悉,也算认识。”慕容冲道。

    苻生微怔了一下,说道“即便如此,他乔秉已投奔晋国,再说了,他武术不高且手下也没人手,如何搞暗杀活动?”

    “乔秉他确实如王爷说得那样,可王爷别忘了晋国的桓温一直蠢蠢欲动想要北伐,加之乔秉又投奔晋国,又深知桓温北伐的心思,肯定会与其来犯秦国。”慕容冲道。

    “八皇子看似文文静静的,没想到挺有计谋的。”苻生道。

    “呵,生在帝王家中不得不学习生存之道,想必王爷也感同身受吧?”

    苻生听完此言笑着点了一下头,并没有作答,转话题道:“自古以来没有助人不讨好的事情,那八皇子想要……?”

    “本王不想要什么,只想要一个承诺,不知王爷可否答应?”

    “那八皇子想要什么承诺?不妨直说。”

    “倘若王爷日后称帝后秦燕两国永世修好,互不侵犯。”

    “八皇子要的承诺就是这个?”

    “嗯,就这。”慕容冲点头笑道。

    “本王没记错的话,燕国的太子之位是八皇子的三皇兄慕容暐(wei)这种国与国之间的好坏关系你操哪门子心?莫非王爷与本王一样要……?”苻生在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话语停顿了一下,但没说出口。

    “呵呵,那个位子的确很诱人,但本皇子并非如王爷说的那样。”慕容冲轻笑道。

    “既然如此,那八皇子是在为谁操心?该不会是在为你那个三皇兄慕容暐操心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八皇子图什么啊?”苻生疑惑问道。

    “图什么?当然是图命喽。”

    “此话怎讲?”

    “并不是为我自己考虑,而是我父皇考虑到别国万一侵犯我燕国也好有一个同盟国。

    再一个就是,贵国处于中心地带,倘若别国侵犯我燕国的话,贵国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至于北边的代国虽然在我们两国之上,但他们的国都盛乐离贵国近,假如真有那么一天的话,贵国也不好意思不帮忙,王爷您说对吧?”慕容冲道。(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