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33章 悄无声息的合谋

第33章 悄无声息的合谋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他们认为老夫身居秦国丞相,又在官场多年,而你刚步入官场,经验不多,所以……。”

    苻坚打断道:“孩儿明白了。”

    “依老夫来看,此事没那么简单,她一个小姑娘哪来的这计谋,也许是她那个兄长的主意,又或者是燕国皇室中的人在算计其他阴谋。

    有可能是先从你身上打听朝廷内部消息,你再仔细暗中观察。”苻雄说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嗯,明白,孩儿先告退。”

    苻坚走出正厅后吩咐下人将强汪叫到书房,这时,苻坚在书房等待片刻后强汪推开门并恭敬道:“公子叫我来何事?”

    “今日蓉儿姑娘怎么就被少夫人看中带回去做侍奉丫鬟了呢?”苻坚转身询问道。

    “蓉儿姑娘是去搬花盆的时候才被少夫人带走的,其实我也知道她打的是什么算盘,可我与她同为府中下人,也不便说什么!”

    转念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她该不会对少夫人不利吧?”

    “应该不会,因为她这样做图什么呀!?”

    “是啊!公子,要不我去试探一番?”

    “不可,对方的计谋刚刚取得成功,倘若此时前去与她搭话,必定会打草惊蛇。”

    “嗯,还是公子考虑的周全。”强汪点头道。

    眼看天已夜幕低垂,苻坚走之前嘱咐强汪几句话后回到自了个的寝室。

    待天亮后苻坚起床之际,清河公主便拿来了朝服,等苻坚换上衣服整理束发期间。

    清河公主问道:“公子每日上朝都说些什么事?”

    “还能说什么事,国家大事呗,你问这干什么?”苻坚看着黄色铜镜说道。

    “我们平头小老好百姓好奇你们这些朝廷官员每日上朝都做些什么?所以才有这么一问。”

    苻坚“哦”了一声起身走出寝室与苻雄一同乘马车上朝去了,当马车行驶在途中。

    苻雄见苻坚脸上的表情沉重,于是发问道:“坚儿,晚上没休息吗?”

    “那倒不是,有个事不知有没有必要说?”苻坚看着苻雄说道。

    “说说看”

    “我刚刚在整理着装的时候,蓉儿姑娘突然问起我朝堂上的事。”

    “随她怎么问,只要不跟他讲关于朝廷的事就行,即便说了也没事,前提是要跟她说假消息。”苻雄镇定道。

    “父亲是想让蓉儿姑娘把假消息传到燕国皇室那些人耳朵里?”苻坚问道。

    “嗯,若是我秦国人传出去假消息的话,必定会让燕国生疑,若是让他们燕国的奸细传过去的话,肯定都会相信消息属实,更可况奸细还是敌国皇族。”苻雄若有所思的分析道。

    “嗯,父亲说的有道理。那该用何种假消息传给他们?再一个就是,

    他们二人老是潜伏在咱们府中也不是个办法啊?!时间长了恐怕对咱们不利。”

    “至于该如何揭露他们二人燕国奸细的身份,待日后寻找合适的时机再说吧!”

    苻雄顿了顿又道:“要不到时候就用老夫假死的消息传给他们二人。”

    苻坚听完惊讶的说:“父亲怎么能拿自己的性命做……。”

    没等苻坚把话说完,苻雄就插话道:“老夫是秦国重臣,倘若燕国得知老夫的死讯,肯定会认为我朝动荡,是个攻打我秦国的好时机。”

    “父亲这个想法固然是好,可这样一来,燕国奸细潜伏在咱们府中的事情可就暴露了,即便我们向朝廷通报。

    那也避免不了咱们东海王府窝藏敌国奸细的嫌疑,就算陛下相信我们是清白的,那也顶不住群臣们的议论。”

    苻雄顿了顿说道:“那我们可以不说奸细事,就以我秦国朝廷不稳为假消息散播给燕国,如若老夫没猜错的话,那两敌国奸细肯定会去找他们的接头人通风报信。

    到时候我们再以发现敌国奸细潜入我秦国为名,请求朝廷出兵抓捕,如此一来,那两敌国奸细就和我们无关了。”

    “父亲不会是待会上朝时说吧?难道是要等到……。”苻坚没把话说就停顿了一下。

    “倘若现在说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关键是敌国奸细在咱们府中,老夫不可能不回府,一旦回府的话,势必会让奸细洞察老夫假死的真伪。”苻雄若有所思道。

    “那父亲是想……。苻坚问道。”

    “晋国桓温野心勃勃,一直想取司马氏而代之,老想北伐数战功,且我秦国是他晋国北伐的屏障。

    肯定首先攻打我秦国,倘若那一天来临,老夫自荐领兵出征,到时老夫不在京师长安那段日子,就让陛下放出老夫出征战死的消息。”

    “可……。”苻坚吐出一个字停顿了下来,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坚儿,有何话快说。”苻雄道。

    “可假消息一旦传出,暴露燕国奸细有利无害,可家里人一旦听说此消息会伤心难过,若是不告诉他(她)们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苻坚征求父亲意见的询问道。

    苻雄想了想,说道:“……为了让此消息保证万无一失的纰漏,还是暂且先瞒着他(她)吧!”

    苻坚听完这话没有言语,只是连续点了两下头,这父子二人说话间到达了皇宫。

    苻健上殿后却发现前排的苻生没来上朝,于是发问道:“淮南王为何没来上朝?”

    这时太傅毛贵从群臣中走出来了,手持笏板说道:“微臣送给陛下审批的奏折中就有淮南王的病函。”(注)

    “哦,朕知道了,也许朕还没来得及看。”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太监喊道。

    这个时候的苻生其实并没病,而是为了答应上次那个神秘人的三天之诺。

    当苻生走进破庙殿里时再次下意识的四周环绕了一遍,还站在原地喊了一声:“出来吧,本王已经来了。”

    “呵呵,王爷当真如约而至。”

    “你们主人人呢?本王既然来了,就说明心诚已到,为何还不现身?”苻生对着神秘人严肃的说道。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人笑着出来了:“王爷如此心急是不是早就想打算做一番事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