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31章 更大的阴谋

第31章 更大的阴谋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一派胡言,你从何处听来的这谶语?”

    “陛下息怒。”群臣见苻健一拍龙椅柄站起来了,纷纷低头弓腰。

    “臣也不知从何人口中传出。”

    此刻的苻坚在想果真像自己预料的那样,想说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因为他确定以及肯定这事与苻生有密切的关系。

    因为他也知道如此草率的将谶语的真相说出去,不仅苻健和群臣不会相信,反而还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由于付戬是后世穿越过来的,只是借用了真实苻坚的肉身,当然知道这是苻生故意宣扬出去的。

    “三羊五眼应符?三只羊应该有六颗眼睛,也就是说少一只眼的那个人日后要主掌我秦国。”苻健若有所思道。

    御座上的苻健话刚说完,阴冷的目光立刻看向殿下的苻生,众臣也随着苻健的眼睛看向苻生。

    “难道是淮南王?”即便众臣都已经猜到了这两句谶语应验的是苻生,也只能默默低头不语,更不敢相互交耳议论。

    谶语中的五眼难道指着是你?”苻健语气锋利道。

    “父皇不能仅凭两句谶语就下结论,这一定有人在背后栽赃陷害儿臣,请父皇明鉴。”苻生急切解释道。

    “父皇,这肯定是有人在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以此来使我秦国发生内讧,请父皇切莫相信这无稽之谈的谶语。”苻苌道。

    “是啊父皇,皇兄说是极是。”苻生说完随即给赵韶使了一个眼色。

    赵韶看明白后再次进言道:“陛下,依臣来看,定是淮南王觊觎太子之位才故意编造此谶语蛊惑人心。”

    “放肆,一派胡言,不要认为有太子在背后给你撑腰就敢指责本王,再者说,本王与太子殿下向来友善。

    何来觊觎太子之位之说?若没人给你这个胆量,又怎会说出以下犯上的话。”苻生倾斜的手用力向后甩了一下袖子。

    “王爷这话是在说太子殿下让臣这么说的?”

    “本王可没这么说,这是你自己说的。”

    “你……。”

    “行了,不要再吵了,此事依朕来看,八成这就是周边邻国想要干扰我秦国内政才制造出所谓的谶语。”苻健分析道。

    此时这些众臣们才敢发表言论:“是啊!一定是这样的,平日里太子殿下素来与淮南王并无交恶,那此谶语定不是从宫中传扬出去的。”

    “嗯,有道理。”

    “是啊,肯定是这样的。”

    “……”

    “好了,众卿无需再议论了,散朝。”

    朝会结束后,苻生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不禁窃窃心喜,随即吩咐管家多做几道菜以解心中喜悦之感。

    就在这时赵韶来了,苻生高兴的说:“赵大人来的正好,本王刚让后厨多做几道菜,留下来吃个饭,同时也多谢多谢赵大人的双簧。”

    赵韶笑着说:“小臣能为未来的储君做事是那应该的,何德何能敢授多谢二字?岂不折煞小臣?”

    不一会府中下人从后厨端来了几道菜,苻生与赵韶走到饭桌前一并坐下时,赵韶疑惑问道:

    “恕小臣直言,当今太子殿下活得好好的,那那句谶语恐怕很难应验,即便应验了,那王爷怎么就断定继任太子位是您呢?”

    “他不是活得好好的吗,那就让他不好好活的,至于本王为何这么笃定继任太子的人选,因为父皇一向都很相信谶语。”

    “是小臣考虑草率了,自罚一盅。”赵韶喝完小叙了一会便离开了淮南王府。

    赵韶刚走没多大会就有一个人咚咚敲淮南王府的大门,管家打开门一看门缝上夹着一张纸条。

    随手将纸条取下来并向前走了几步,只看到一个人匆匆的后背身影一闪而过。

    于是这名管家转身回到府中将这纸条交给苻生,苻生好奇的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四句话:

    “淮南里住的一个王,不甘平庸去白山,要问何处去,城南破庙处。

    苻生看着这四句莫名其妙的话不禁思索起来,这四句话看起来像是诗,但其实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这张纸条是何人所给?”苻生对管家询问道。

    “小人去开门时,这张纸条就在门缝上夹着,只看到那个人的背影了,正当小人迈步追的时候,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管家道。

    苻生挥手示意让管家退下后在房间内转转悠悠徘徊不定,心想,莫非那个神秘人知道本王某些事情?到底去还是不去。

    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去会一会那个神秘人,换好平民百姓的衣服后乘马车前往城南一家荒破的庙宇。

    随着马车轱辘咯吱咯吱的响声,苻生在里面闭着眼静静思考,直到马车轱辘不再响为止。

    苻生走下马车后独自一人走进破庙里面,每当向前走几步时就随手撩开蜘蛛网。

    站在比较敞亮的地方,并四周环绕了一圈,道:“本王来了,为何还不现身?”

    话音刚落就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小人拜见王爷。”

    苻生转身一来只见那人弓着腰深深作了一个揖,立刻严肃道:“你是何人?为何叫本王到这来?”

    “没想到王爷还真敢来,是一个某大事的主。”

    苻生见那人耍嘴皮子,不要烦道:“少废话,速速说来为何把本王叫到这来?”

    “一个王爷去白山,白字下面加一个王字,不正好是一个皇字嘛,所谓山,是指王爷您高高在上。”

    苻生一听思索着怔愣了一下,心想此人知道本王想要夺取太子之位的事情?

    扫了那人一眼,试探道:“什么白山黑山,本王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王爷莫要揣的明白装糊涂,王爷若觉得那纸条上的字是胡言乱语,大可不必去理会,那王爷为何还要到这来?”

    苻生一听又怔愣了一下,并严肃的质问道:“你究竟是何人?为何知道本王想要干什么?”

    “小人又不是神仙,哪能知道王爷您的心思,而是小人的主人知道王爷您的心思。”

    “你们主人?那你们主人又是谁?”苻生疑惑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