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30章 一语“未”成谶

第30章 一语“未”成谶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公子说的没错,我之前在与那名掌柜的聊家长里短时曾问过此事。公子可有什么事?”

    苻坚低头沉思,这件事情既然让强旺已经产生了困惑,不如将此事告诉他,也好多一个暗查帮手。

    仔细斟酌后小声道:“此处人多眼杂,还是回去再说吧?!”

    当那名掌柜的忙活完回过神来后想到自己刚才是不是哪里说的不对啊?

    他之所以有这种顾虑是因为强旺刚才说的那句:他母亲不是早就……。

    一直在为强旺这句不经意间说的话纠结,不一会只身走到苻坚和吕光桌前,目光却盯着吕光脸上的表情,试探道:

    “这位客官刚才怎么把话说到一半就离开了,是不是我那位朋友的母亲出什么事了?”

    苻坚和吕光都没想到这名掌柜的会过来问这个问题,当吕光被这么一问也容不得自己思索其他。

    因为他知道稍迟疑片语就会引起怀疑,于是张口就说道:“哦,我刚才是说他母亲不是早就好了吗?难道又生病了?”

    二人吃完结完帐回到了东海王府书房后,强旺就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公子有何事非得到府中再说?”

    苻坚小步低头徘徊了片刻后心中还是有所顾忌,可在强旺一再追问下,最终还是将府中潜藏燕国奸细的事情说了出来。

    强旺一听到这个消息“啊”了一声,并喃喃自语道:“枉亏公子一片好心收留他们,万万没想到竟然是燕国那边派来的奸细。”

    说完转身出门就要杀了那两兄妹,却被苻坚拦了下来,并对其说道:

    “他们兄妹在府中想逃都难,要杀早就杀了,关键涉及到朝堂一些问题,再一个就是,尚不清楚好来客酒楼里面具体什么情况。

    “怪不得公子要去好来客酒楼吃饭呢,原来是借着吃饭的幌子在暗中调查,难怪我与那名掌柜的对话时,他总是磕磕巴巴的。”强旺不以为然道。

    苻坚低头沉默片刻后对强旺说道:“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强旺向后转过身没走几步却被苻坚给叫住了,于是折返过来身询问,又像是在等候差遣:“公子还有何事吩咐?”

    苻坚为了安全起见,对强旺嘱咐道:“府中除了老爷之外就是你我二人知道此事,以免发生不测,切莫不要让第四个人知道。”

    “请公子放心,我绝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强旺见苻坚点了一下头跨步走出了书房。

    此刻的苻坚左思右想觉得应该去告诉父亲一声,走进正厅见到苻雄并在其耳朵旁说自己把府中潜藏奸细的事情给强旺说了。

    苻雄一听惊了一下,看着苻坚并小声谨慎的说:“平时还夸你聪明,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犯起糊涂来?更何况他还是个外人,万一他将此事泄露出去,那我们全家人的性命危矣!”

    苻坚一脸轻松的表情说:“将此事告诉他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苻雄转过来的脸再次看向苻坚:“此话怎讲?”

    “他们三个同为府中下人,如若让强旺去调查那两兄妹的话,应该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只要父亲将他们三个人安排到一起干活就行。”苻坚道。

    “嗯!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可是……。”苻雄转念缓过神来点头,又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苻坚见苻雄话音未完,疑惑反问道:“父亲还有何顾虑?”

    “下人与下人相处再正常不过了,这个办法好是好……,只不过老夫担心强旺谋图荣华富贵,万一和那两燕国奸细串通,可就……。”

    “父亲可曾记得前段日子我与雷将军和梁仆射去寿春出战乔秉的时候,馨儿冒险深入晋境来寻我吗?”

    “当然记得,你何故提起这事来了?”苻雄用疑惑的眼神看的苻坚。

    “那父亲可还曾记得是谁怕馨儿路上不安全而一起冒险深入晋境?”苻坚提醒道。

    苻雄听完微怔,一拍脑门道:“是强旺啊!哎呀!看来真是老了,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根据这件事来看他不是那种人。”苻坚道。

    苻雄反问道:“那倒未必,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你救过他的命,与其说强旺陪同馨儿一起深入晋境,不如说他是在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就算如此,那他当时完全可以出卖我们这些达官贵人,从而向晋廷邀功请赏,这多好的一个享受荣华富贵的好时机,他若是一个势利眼的人,那他为何不抓住天赐的机遇,反而还……。”

    苻雄没等苻坚说完若有所思的点头道:“嗯!你说的在理。”

    时至夜幕降临,这父子俩都回到了各自寝室休息,此刻的苻坚平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盯着屋顶,愣是无法入眠。

    “夫君,夫君。”

    “啊”苻坚被枕边的苟馨叫了两声才缓过神来。

    苟馨紧接着问道:“夫君是不是有心事啊?心不在焉的。”

    “没有,我哪有什么心事,熄灯睡吧!”

    次日清晨苻雄和苻坚吃完早饭后随马车上朝去了,此刻的苻健端正坐在御座上清清喉咙道:“众位爱卿可有本要奏。”

    “启禀……。”赵韶站出来吐出两个字又咽了下去。

    没等赵韶回到原地就被苻健叫住了,并疑惑询问道:“赵爱卿可有何话要说?”

    “臣,臣无本要奏。”

    “赵爱卿如此吞吞吐吐,有何事速速禀来。”

    “这,这事关乎到陛下您的龙位。”赵韶扔然紧张的说着。

    此言一出,众臣纷纷相互交耳议论,这个时候的苻坚定睛不动,心想,难道是与太子之位有关?

    苻健一听这事竟与自己屁股下的位子有关,不禁脸上的表情怔住,完全没有注意到殿下的众臣在说些什么。

    苻健不想听历代帝王所担心的事情,但还是想继续追问下去,严肃道:“赵爱卿切莫顾忌其他,有什么话尽管大胆的说。”

    “那臣就斗胆说了,如今在长安流传这么两句话,要问秦天下谁做主,日后三羊五眼应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