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29章 得知真相何去从(下)

第29章 得知真相何去从(下)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这两兄妹一个是燕国皇子慕容冲,一个是公主清河公主。”吕光道。

    当苻坚听到这个消息后颇为震惊“啊”了一声后瞪大眼继续追问道:“不会吧?既然如此,那世明兄是如何确定他们身份的?”

    “有一次我随父出征与燕军对决时,曾与慕容冲发生过正面冲突,清河公主则替他们燕军击鼓助阵,潜入我秦国必定有图谋。”吕光道。

    “多谢世明兄告知这么大一个阴谋。”苻坚拱手拜道。

    “伯父还不知道此事吧?那我们快去告诉他吧。”二人小跑来到了正厅,将此事告诉了正在喝茶的苻雄。

    “你说什么?”苻雄听后一口水差点没呛出来。

    站起身来紧接着用难以置信的口气又问:“贤侄说的可是真的?燕国人能顺利入潜入我秦国境内,看来我国边界关隘控制不得当啊!更没想到的是,竟然混进老夫府上来了。”

    “伯父,我看慕容冲和清河公主见到我时有些紧张,趁他们暂时还未有所行动,不如先发制人将此阴谋上报陛下?”吕光建议道。

    苻坚一听这话,连忙呼道:“不可,倘若将此事告知陛下势必会引起朝中大臣们暗通敌国之嫌,一旦深究下去恐怕牵连甚广,再者一来,还会让东海王府蒙上窝藏敌国奸细。”

    “嗯,还是文玉兄考虑的周全啊?”吕光点头道。

    “坚儿说的不错,这正是老夫所担心的。”

    “贤侄回去之后,除了你父亲外切莫声张此事。”苻雄赞同苻坚的说法同时为了安全起见,小心嘱咐吕光。

    “请伯父放心,贤侄绝不会声张此事,告辞,告辞。”吕光对着苻雄施武礼,转而又向苻坚施武礼。

    待吕光走后,苻雄心中惴惴不安,思索片刻后坐下饮了一口茶,苻坚见此建议道:

    “父亲,我们不如暗中观察其两兄妹的动向?

    “嗯。”苻坚见苻雄点头默许后回到了书房中静静思考起来。

    没想到自己上次狩猎偶遇的那名蓉儿姑娘竟然燕国公主,怪不得她身上有些娇蛮行为。

    还故意出现在自己面前,那日府门前被人绑在树上抽打是故意为之,难怪偏偏会在自家门口出现这样的事情。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与慕容冲提前布好的局,可话又说回来,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那一天会出去狩猎,难道早就盯上了东海王府。

    瞬间脑海中闪过一个不好的想法,那苻雄在公元354年奉命出证意外战死会不会与燕国奸细有关?又或者与苻苌有关?

    片刻过后吩咐下人将强旺叫过来,随着书房门咯吱一声,强旺进来微微施礼道:“公子叫我来何事?”

    苻坚低头深沉一下,抬头看向强旺:“城西有一家客栈名为好来客,你可知道?”

    “当然知道,这家客栈是一年前开的,公子打听这干什么?”强旺疑惑并反问道。

    苻坚低头心想,燕国奸细混入府中的事情多一个人知道不如少一个人知道。

    苻坚起身走了几步停下来对强汪说:“我听说这家客栈的饭菜不错,有意想去尝尝。”

    “这家客栈的饭菜确实不错,之前我在做见不得人的行当时是那里的常客,公子想去的话,我来做向导。”

    长安城城西街道

    浅蓝色的好来客酒楼牌匾下方进进出出的客人络绎不断,酒楼内的几个酒保来来去去忙活着。

    “小二,结账。”

    “好嘞,客官慢走,吃好再来。”

    “小二,我们的菜好了没有。”

    “快了快了,几位客官请稍等片刻,饭菜马上端来。”

    “哟,强兄,好久不见,好段日子没来了啊?”

    “是啊!我是故意长时间不来的,就是看看这次来你是否还认识我?”强旺开玩笑道。

    “呵呵呵,强兄说笑了,怎么会不认识,咦,这位公子是你的朋友啊?”

    “对啊,我这位朋友听说你们酒楼的饭菜不错,特意赶过来的,这下你可要便宜点哦!”

    强旺话刚毕,苻坚就笑着对这名酒保点了一下头,酒保同样笑着点了一下头。

    “这我可说了不算,你得问问我们掌柜的。”酒保边走边说道

    当苻坚和强旺对案坐下时,这名酒笑盈盈地说道:“那强兄和这位公子需要点些什么饭菜?”

    “还和之前一样,不过这次点两份。”强旺昂头道。

    “好嘞。”

    “有酒有饭就行,还点酒干什么?”片刻过后酒保端来了两份菜和两份米饭,另外还有一坛酒。

    “好菜怎么能不配好酒呢,来,公子动筷尝尝味道如何?”

    “嗯,不错不错。”苻坚尝了一口后点头道。

    待二人吃到一半的时候,这时,强旺在不经意间看到一名体态偏瘦的人正在吩咐几个酒保和几个打杂的下人。

    强旺放下手中的筷子只身走向前,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体态偏瘦的人,并带着疑惑的眼神问道:“你……你是这里的掌柜的?”

    “是啊,怎么了?这位客官可有何需求?”

    “之前这里的掌柜的并不是你啊,难道我没来这段日子换新掌柜的的了?”

    当这名掌柜的听完此话微怔了一下,强颜笑道:“我是那名掌柜的亲戚,他家中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托我照看一下这酒楼的生意。”

    “我这人比较爱打听事,可否问一下之前的掌柜的回家处理什么事情去了吗?”强旺问道。

    “听说他娘去世了。”这名掌柜的想了想随便说出了一个答案。

    当强旺听到这话时惊了一下,反问道:“他娘不是早……。”

    “强兄,快过来坐啊,饭菜都快凉了。”吕光没把话说完就被苻坚叫了过来。

    待强旺坐下时,苻坚小声问道:“那个掌柜的是不是有问题啊?”

    “公子如是何知道的?”吕光疑惑询问道。

    “那名掌柜的说代人照看酒楼生意的时候,我倒没听出来什么,当你反问他的时候,我听出了端倪,你说认识的那名掌柜的他娘是不是已经去世了?”苻坚分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