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28章 得知真相何去从(上)

第28章 得知真相何去从(上)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当苻生听完此话先是愣了愣,扭头再看向赵韶,见他下意识的低头,严肃道:“你想让本王弑父篡位,这种话你也敢说。”

    “小臣不敢,只是……。”

    还没等赵韶把话说完,苻生就道:“要想直接谋取帝位也不是不可以,子谋父位也不是没有过先例,关键是开国君主都不是善茬。”

    想了想又道:“以这种方式夺位其实也行得通,就是本王先不做这个领头羊,日后看看谁合适被本王怂恿。”

    “嗯,王爷这招妙啊……。”

    “还有何事?快说。”

    “要不等到太子登基未稳之际再行夺取帝位?”

    “此事不妥,倘若太子登基时暗插禁军防止兵变,那事情就不好办了,就算太子不暗插禁军,那也给本王留下一个弑兄篡位的骂名。”

    转念又道:“你说这话是不是还对太子有念想?”

    “若小臣真对太子还有念想,那当出何不以各种理由拒绝王爷您呢?”

    “嗯,也是啊。”

    东海王府

    “刚才你可吓死为兄了,在宫里的行为还是没改,你别忘了,咱们这可是在敌国,稍不留意就会性命不保。”慕容冲说完摇了摇头。

    “人家只是一时没适应过来而已嘛!皇兄先别急着生气,事情有新变化了。”

    “你要不提醒,我还真忘了,听苻雄这话没有帮那个王爷的意思,走,去一趟好来客客栈。”慕容冲微怔转念想道。

    长安城街道

    “咦,那名女子看着怎么这么面熟啊,还穿着伯父家下人们的衣服。”就在慕容冲和清河公主踏入好来客客栈的那一瞬间被吕光看到了。

    这时苻坚从正厅出来后刚迈进书房台阶就听到前院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于是刚迈进的一只脚退了回来,听着熟悉的声音朝前院走去,边走边笑道:“哟!世明兄,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想文玉兄你了吗?”吕光呵呵笑道。

    你对一个大男人说这话,不嫌肉麻吗?”苻坚同样也呵呵笑道。

    “那两位公子先慢慢聊。”管家插话道。

    “走,世明兄,到我书房里喝茶去,我刚才刚要进书房就闻声赶过来了,没想到真是你啊!”就这样二人互相搂着肩进入了府中。

    “公子,吕公子”当二人走到书房不远处的地方时,有几名丫鬟走来,唯独只有一名丫鬟刻意的低头走过。

    苻坚和吕光都回头看了那个丫鬟一眼,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苻坚觉着疑惑之处是这名丫鬟平时挺活泼开朗的。

    看她脸色也不像生病的样子,今日见到自己为何这种举动,显然不是她的性格啊。

    而吕光的疑惑之处不是刚刚在路上经过好来客客栈看到的那名女子,而是自己在异国他乡时见到的两个人,不经意间向后转头,下意识的又回头看了一眼。

    吕光也不是没见过东海王府的新下人,这并不稀奇,可总觉得那名新来的丫鬟即熟悉又很陌生。

    于是停下脚步随口问道:“文玉兄,往常我来你们家的时候,这里的丫鬟仆人都见过,可刚刚过去的那个丫鬟怎么有点像……。”

    “像什么?世明兄该不会是看上那名女子了吧?回头我给她说说,能被你这大户人家的公子看上,她肯定愿意。”苻坚边走边说道。

    “文玉兄别说笑了,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刚才我在路上还看到过他们俩走进了城西的一家好来客客栈呢,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吕光边思索边说。

    ………

    付戬虽然是穿越过来的现代人,肯定知道前秦这段历史,但史书上记载的只是事件。

    其中间过程却不得而知,听吕光对那名丫鬟的身份产生质疑,预感到将有事情发生。

    二人进入书房时,苻坚故意透露出那名丫鬟是怎么入府当差的,吕光一听,这名女子的兄长也在府中当差,脸上的表情更加疑惑。

    请求苻坚带领自己去瞧一瞧那名丫鬟的兄长,听到这里,付戬断定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于是就答应了吕光的请求,这时,当那名丫鬟忙活完府中家务后,就去找到了慕容冲,并将自己碰到吕光的事情告诉了他。

    正当慕容冲思虑之时,恰巧苻坚和吕光来了,当慕容冲和清河公主见苻坚身后的吕光那一刻时,心头一紧。

    吕光看到他们兄妹俩的时候不由瞪大了一些,心中暗想,怎么是他们两个,偷偷潜入我秦国到底意欲何为?

    此刻,付戬故意看了看吕光脸上的表情,心中也在暗想,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公子何故到此?”慕容冲问道。

    “这不是朋友来了嘛,我带他到府中逛一逛。”苻坚道。

    “公子,那我们先干活去了。请问这位公子有何事?”这两兄妹刚要转身离去却被吕光给叫住了。

    “你们两个看着好面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吕光试问道。

    慕容冲和清河公主见吕光这么一问,心中难免有些紧张,用笑容以此掩饰:“我们与公子素不相识,何来见过一说?”

    “是嘛,也许你们俩与我那两个故人有些相似,没事了。”吕光道。

    两兄妹各自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去,苻坚看着消失的背影侧头问道:“难道世明兄知道什么?”

    “这里说话不方便,还是去书房说吧。”吕光道。

    待二人进入书房时,吕光关上房门小声的说:“文玉兄可知道他们两兄妹是什么身份吗?”

    苻坚听后又把那两兄妹是怎么入府当差的话重复了一遍,吕光急切的说:“你可知道他们两个是……是燕国那边派过来的细作。”

    “呵呵,看着他们两兄妹挺面善的,怎么可能是燕国细作,这种玩笑可不好笑啊世明兄。”苻坚笑道。

    “我哪有时间跟你开玩笑,人不能只看面善你还有心思笑,他两不仅是燕国细作,还跟燕国皇室有关。”

    苻坚见吕光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追问道:“和燕国皇室有关?难不成他们是慕容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