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27章 独眼王爷暗流涌动

第27章 独眼王爷暗流涌动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在场的人沉默片刻,都在为此事捏了一把汗,这时苻雄忽然站起身来跪在苻苌面前。

    在坐的五位公子见父亲这个举动立刻起身,苻雄听到后面的动静后抬手一个动作,五位公子见此又坐下了。

    “淮南王确实来过本府,也确实说过对您不利的话,但是臣没有明确答应淮南王,臣也不敢将此事告知您,生怕两边都得罪。”苻雄自愧道。

    话毕,苻雄以及在场的人都将吐沫咽到了嗓子眼,寂静片刻后苻苌起身扶起苻雄呵呵的说:

    “伯父不必这么紧张,像伯父平时这么注重礼数的人肯定诚信待人,侄儿今日来的目的不为别的,就为不让伯父以此此事而烦心。”

    “伯父不必如此紧张,像伯父平时这么注重礼数的人肯定诚信待人,侄儿今日来的目的不为别的,就为不让伯父以此事而烦心。”

    苻雄和大家听完这番话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苻苌又笑道:“请伯父不要为此事忧心,好了,本太子也该回去了。”

    苻雄和苟母以及五位公子将苻苌送至府门外拜送道:“恭送太子殿下。”

    众人眼看着车撵渐渐离去方才转身回府,就在此刻,淮南王苻苌乘着车撵刚好碰到太子苻苌。

    苻生下马车后走到苻苌跟前施礼道:“臣弟拜见皇兄,不知皇兄到丞相大人家中所为何事?”

    “本太子来商讨一下政事,这也算替父皇分忧了,皇弟你说是不是?”苻苌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将声音压重。

    “皇兄说的是,父皇知道了一定会为此而感到高兴。”苻生怔了一下笑道。

    “皇弟何故来此?难道也是找丞相大人商讨政事的?”苻苌道。

    “皇兄这是说的哪般话,臣弟今日闲来无事,上街游玩恰巧路过,不知皇兄刚才说臣弟找丞相大人也是来商讨政事的,这句话是为何意?”苻生话带火药味的反问道。

    苻苌临走之前对着苻雄说:“丞相大人无需顾虑其他。”

    苻生将作揖的手势放下,看着苻苌远去的车撵,嘴角上扬闷哼了一声。

    苻雄和五位公子见这哥俩表面上连说话都带有火药味,看来淮南王和太子日后不好相处啊!

    “王爷,都到家门口了,进来坐坐吧?”苻雄自知苻生所说的路过是为何意,恭笑道。

    “本王路过顺便进府看看也好。”苻生本不是路过,却还这么说。

    “王爷请。”当府院内正在打扫下人们见苻生进来那一刻着实吓了一跳,这些下人们不是害怕苻生这个人。

    而是苻生戴在眼上的那个护眼随着说话声,眼罩也随之上下颤抖。

    苻生见此,走到一名下人跟前说:“本王一来怎么有些害怕?”

    “刚才小人是被王爷的气势吓着了。”

    这名下人还算聪明,苻生一听仰头哈哈一笑,扭头询问其他害怕的下人们也是这样吗?

    “是,王爷。”这些下人哪敢多说一个字,就像是收到命令似的答复。

    苻生抬头扫视了下人们一眼,见一名丫鬟扔然干着手上的活,走向前咳嗽了一声。

    这名丫鬟其实就是清河公主,清河公主随着咳嗽声看向苻生并施礼道:“奴婢见过王爷。”

    “其他人见到本王无不恭敬,你为何假装看见本王?”苻生严肃道。

    “回王爷的话,奴婢不是假装没看到,而是王爷您同样和我们一样都是人,只是有贵贱之分罢了。”

    旁边的慕容冲见此预感不妙,赶忙上前解释道:“妹妹不懂事,还请王爷恕罪。”

    “噢,你们是兄妹?”

    “是的,王爷。”

    “两兄妹一起进府当差很少见。”

    “这还要多谢二公子仗义收留。”慕容冲道。

    苻坚向前施礼道:“臣弟看他们两兄妹无所依靠,便将其留了下来,刚才这位姑娘无所讳忌,还请王爷见谅。”

    “噢,二堂弟从小心善的性格还没改,难得啊!”苻生转头看向苻坚。

    苻生没有言语就呵呵笑着向正厅走去,苻雄和苟母以及五位公子紧跟其后来到了正厅。

    “王爷请坐。”

    “伯父请。伯母,五位堂弟都做啊,一家人不必这么拘谨。”

    下人上完茶退出正厅后,苻生发话道:“没想到本王今日上街游玩无意中撞到皇兄他会来伯父家中议事,不知父皇知不知道此事啊?!”

    当苻雄听完最后一句话时,感到苻生话语所指:“这个臣不知。”

    “皇兄他是来仪什么事的?若本王没猜错的话,是不是与本王有关?”苻生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正视苻雄,而是斜着脸,眼神还刻意往下看。

    苻雄在脑海中想起了刚刚苻苌临走时说过的话,严肃道:“正是。”

    “多谢伯父坦诚告知,那伯父是何想法?”

    苻雄想了想,道:“请恕臣斗胆直言,就像刚才太子殿下说的那样。”

    当苻生听完此话怔了怔,站起身来说:“既然如此,那就不麻烦伯父您了,本王还有事,告辞。”

    待苻生回到藩王府邸之后,赵韶见苻生脸色不悦,便问:“何事如此心情不佳?”

    “你怎么知道本王心情不佳?”

    “王爷不悦的心情都在脸上写着呢。”

    “看来本王想要的东西只能靠自己争取了。”苻生叹气道。

    赵韶听这话料定苻生没把苻雄的思想工作做好,便提醒道:“那丞相大人会不会把您夺嫡的事情告诉陛下?”

    苻生倒背着手说:“本王猜他定不会将此事告诉父皇,就算他把事情告诉父皇,那本王也有应对之策,再说了,本王想要的不是太子之位,而是那高高在上的帝位。”

    赵韶听苻生意图帝位,惊了一下,道:“小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在本王面前无需遮掩,讲。”

    “这……。”苻生虽然这么说,但赵韶还是有些顾忌。

    “话既然说出了口,为何又不说了?说。”

    “王爷刚才说在意并非太子之位,那何不直接谋取……帝位?”赵韶在说最后两个字时停顿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