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26章 太子到府意欲何为?

第26章 太子到府意欲何为?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当掌柜的看到这个举动眼神朝下看了看,心想这个暗号除了自己知道之外还有八皇子殿下也知道。

    下意识又环视四周环境,见其他客人都在你说我笑的聊天,于是转过来头笑嘻嘻的说:“当然可以,那两位客官里面请。”

    这名掌柜的直接将二人带到了楼上的一间客房,掌柜的把房门反锁上转身行武礼:“卑职拜见八皇子殿下和清河公主,不知突然驾临,有失怠慢,请恕罪。”

    慕容冲见这名接头人向自己行武礼,断定他是个武将,向前弯腰扶道:“将军快快请起,不知者无罪。”

    慕容冲说完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后便和清河公主离开了,徒步来到东海王府门前时正好碰到苻雄刚下朝回来。

    “老爷,刚下朝回来吗?”慕容冲礼貌的问了一句。

    “对啊,你们两兄妹回乡返回来了,走,一起回府吧。”苻雄道。

    二人进府后直接就去了书房找到苻坚:“公子,我们俩回来了,没打扰到公子看书吧?”

    “回来就好,家乡还好吧?失去亲人的痛苦虽然我没经历过,但你们不要太过悲伤。”苻坚放下手中的竹简笑道。

    “多谢公子关怀,公子平时在书房都看些什么书?”慕容冲说着话向前走去。

    “最近在看孙武的著作《孙子兵法》。”苻坚道。

    “这本书可是兵家之典籍啊。”慕容冲道。

    “是啊!”

    “公子若没什么吩咐,那我们俩就告退了。”慕容冲道。

    “嗯,好。”

    慕容冲和清河公主离开书房后,心中对苻坚产生了愧疚之感,没想到苻坚竟然会这么关心两个初入府的人。

    “轰隆隆,噼噼噼。”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雷响起,苻坚拿在手中的竹简顺着桌子边缘滚落在地。

    当从地上拿起竹简却发现上面破裂了一条细缝,付戬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掉在地上也不至于摔坏一条细缝吧?

    难道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吗?清楚的记得再过一年就是桓温北伐了,前秦丞相苻雄奉命领兵出征再也没有返回来。

    转念又想起了前几天苻生过来说的那件事,不由心中犯起鼓来,随即站起身徘徊在书房里。

    在脑海中好好回忆起前秦建国初年发生的事情来,在太子苻苌出征意外死后淮南王苻生制造谣言而顺利当上新任太子。

    而苻雄也在这场战争中先行死去,这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这三个人,其中唯独只有苻生平安无事,付戬想到这里,脑海中瞬间闪过一种想法。

    苻雄和苻苌的死会不会与苻生有关联,史书上记载他们二人的死只用了草草几字一笔带过。

    那这么两个有势有权的大人物竟然连死都那么模糊不清,这不免更让付戬越发的好奇。

    可就在这个时候苻苌却来了,走到院子内苻雄才听到下人们的恭敬声,连忙走出正厅笑着施礼道:“不知太子驾到,下官有失远迎。”

    转头又对着下人们训斥道:“太子殿下驾临,为何没人前来通报?平日里老夫告诫你们做事要认真,不会认真的连进来个人都没察觉吧?”

    苻苌见下人们低头不语,解释道:“不怪他们,是本太子不让他们通报的,是不是丞相大人有什么事不想让本太子知道,还得提前通报一声。”

    当苻雄听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怔了一下,恭敬的说:“哪能啊,太子殿下说笑了,臣能有什么事,若是有事岂敢隐瞒太子,这只是出于礼貌而已,绝无他意。”

    “呵呵呵,只是跟伯父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太过认真。”

    “呵呵呵,太子殿下请,二公子去哪了?”苻雄谈笑间向下人询问二公子在何处。

    “二公子这会在书房。”

    “去把公子叫来。”

    “是,老爷。”

    “福安,备茶。”苻雄吩咐完下人后想起苻苌刚才说的那句话,呆在原地捋着胡子愣了一会,预料到他是不是知道那件事了,想完后脚进入正厅。

    ……

    “咚咚咚。”

    “何事?”

    “公子,太子殿下来了,老爷说让您过去。”一名丫鬟隔着门禀报道。

    “……哦,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随后就到。”

    当苻坚听到这个消息后愣了一下,心想他来干什么?难道是与苻生有关?先过去探探究竟再说。

    “太子堂兄来了。”苻坚走进正厅笑道。

    “坚儿,平时的礼道都忘了吗?”苻雄严肃道。

    “孩儿自然没忘,这样称呼不显得亲近一些嘛,太子堂兄你说是不是。”苻坚道。

    “是是是,呵呵呵。”苻苌听到此话笑道。

    苻雄依然摆起严肃的样子:“坚儿这孩子自幼顽皮,请太子殿下不要放在心上。”

    “无事无事,伯父还是恪守礼节,其实一家人不必这么拘谨。”苻苌道。

    伯侄二人寒暄过后,苻雄试探道:“太子殿下今日来所为何事?”

    “没事就不能过来叙叙家常吗?”

    “太子殿下这是说的哪里话,只是觉得未来的储君政务繁忙,到朝臣们的府上肯定有事,若是像昔日那般倒也正常,可是您现如今身份就不同了。”苻雄恭敬的说。

    “储君?!本太子倒是想当未来的储君啊!可有些人不想让本太子当这个储君。”

    “~太子殿下,您这太子之位……。”苻雄听到此话顿了顿。

    苻苌不等苻雄说完又道:“伯父刚才说昔日那般,难道淮南王来是叙家常的?”

    此言一出,苻雄以及在场的所听出来了这话暗有所指,不禁所有人心中一紧,大眼瞪小眼的都在考虑上次苻生入府说过的那件事。

    苻坚预感到情形不妙,试图转移话题:“听说太子堂兄剑术不错,可否教教堂弟我啊?”

    坚儿,这说正事呢,不许插嘴。”苻雄明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却还这么说。

    “父亲。”苻坚故意把话说的沉重。

    “坚儿,听父亲的话,不许插嘴。”苟母道。

    苻雄见势不妙,于是干脆把话挑明了:“既然太子殿下都已经知道了,臣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