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24章 不知情下放走细作

第24章 不知情下放走细作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此刻苻坚走进书房关上门也在沉思起来,而他不是在考虑刚才苻生说的话,而是在回忆《十六国春秋》里面的内容。

    坐在书案前闭上眼细细回想起从《前秦录三》至《前秦录七》,苻生最后确实当上了皇帝,这一点毋庸置疑。

    从录三到录七记载的内容都是苻生个苻坚的生平事迹,可苻生让苻雄帮他争夺太子之位的字眼丝毫没有记载。

    既然与太子之位有关,那肯定也与苻苌有关系,可《十六国春秋》一书记载的前秦十录里面根本没有苻苌的生平事迹。

    倒是在苻生事迹中有关于苻苌的蛛丝马迹,可只用了简单的三个字描述了一下苻苌是怎么死的。

    闭着眼轻轻呼吸了一下,又想起《晋书》的前秦史,由于此书要比《十六国春秋》晚上五十四年。

    而晋书基本上是按照《十六国春秋》撰写的,同样还是只记载了这三个。

    即便自己知道历史的趋向,但对苻生是如何成为太子接班人的事情极为模糊。

    “咚咚咚。”

    这时三下敲门声打断了正在思考的苻坚,睁开眼对着房门说:“进来。”

    这时三下敲门声打断了正在思考的苻坚,睁开眼对着房门说:“进来。”

    “公子”

    “没打扰到公子您吧?”二人应声进入房间后,女子先称呼了一声公子。

    而后青年男子礼貌的问了一声。“我们兄妹想告假一天可否?”青年男子问道。

    “告假?你们有何事要去办?”苻坚疑惑的询问道。

    “我们的父母虽然已经不在了,也要回到村庄里祭拜一下。”青年男子低头伤心道。

    女子见兄长脸上的表情有些难过,随之自己也假装伤心难过起来,苻坚也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下来。

    两人脸上露出喜悦之色:“多谢公子,那老爷那边是不是也应该说一声?”

    “不用了,待会我去说就行,你们俩先走吧!”

    等这二人退出房间后,苻坚站起身倒背着手走了两步,并叹息道:“苦命的俩兄妹啊!”

    当这对兄妹走了之后,苻坚又再次陷入沉思,想着想着就被叫去正厅吃饭去了。

    苻坚见餐桌上的苻雄沉默不语,也不动筷子,关心的问道:“父亲可是为堂兄那件事所担心。”

    “是啊!此事摊谁身上,谁不烦心啊!一边是当朝太子,一边是当朝王爷,两个都是陛下的皇子,得罪谁也不好啊!

    再说了,这是陛下家事,外臣不得议论朝政,虽说老夫与当今陛下是亲兄弟关系,那也不行。”苻雄左右为难顾虑道。

    “那父亲有何想法?”苻法见苻雄为难的样子,也关心的问了一句。

    苻雄想了想,道:“你们五个兄弟当中就数你最大,为夫想听听你的看法。”

    “孩儿建议父亲不要去帮助堂兄办这事,自古以来助人升迁是会受到感恩的,但帮助有势的人登位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更何况堂兄他从小就比较凶悍。”苻法提醒道。

    “法儿这么一提醒倒让老夫想起十八年前那件事情,当年淮南王冲撞你们皇祖父,执意要让你们皇伯父杀了淮南王,最终还是为夫阻止你们皇伯父。”苻雄深沉道。

    苻双也跟着发言道:“刚才兄长说帮助有势的人登位没有好下场,是在说父亲没有控制人的能力?就好比秦之李斯,赵高,汉之霍光,曹操。”

    苻坚在他们三人对话过程中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非也非也,四弟只说对了表面上的事情,却没看到背后隐藏的问题,父亲在朝中的声誉一向都很好。

    父亲若效仿他们的话,必定会落下把持朝政的话柄,以后史书上留下不好的影响。”

    苻双闻言这才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苟母见大家都为这事不吃饭了。

    眼看桌子上饭菜快凉了,转头吩咐旁边的下人端着饭菜去厨房再热一热。

    却被苻雄叫住:“不用了,给厨房省些柴火吧!”

    “也好,老爷一向节俭,不如老爷把这件事情告诉太子,让他提防着苻生。”苟母笑着让下人放下刚端起的饭菜,转而又道。

    苻雄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这个办法行不通,这不是让老夫推涛作浪吗?”

    说着拿起筷子吃饭,正当大家低头吃饭的时候,苻融对苻雄建议道:“父亲,你看这样行不行,当时在消灭夏侯显的时候不是有一名余党乔秉投降晋国了吗?”

    苻雄听到此话怔了一下,放下筷子道:“你是想在那个乔秉身上做文章?”

    “不错,乔秉投降晋国肯定联合晋人来犯,到时候父亲便可上奏让太子和淮南王领兵出征,这样一来,两边都不得罪,岂不更好。”苻融道。

    话刚闭苻雄脸上凝重的表情瞬间变得高兴起来,昂头呵呵笑道:“看来老夫这个丞相大人的称呼该改了。”

    “父亲言重了,能为父亲分忧本是孩儿们的理应做的事。”苻融笑道。

    这时苻坚的灵魂付戬又想起前秦这段历史来,心想不愧是日后苻坚的丞相,这么有见解。

    又想起刚才那两兄妹告假的事,对着苻雄张口道:“对了,前几日那两兄妹告假回乡,说要祭拜一下已故父母,孩儿擅自做主答应了。”

    “哦,老夫知道了。”

    ……

    在此之前离开东海王府的那两兄妹竟然来到了燕国都城邺城,当进入皇宫正门的时候,城门宿卫不但没有拦截。(注)

    反而还毕恭毕敬的低头行武礼,这两个人不用我废话多说,想必大家都已经猜到了。

    此刻一名宦官走进政务殿弓腰禀报道:“陛下,二皇子和公主来了。”

    “快传。”

    燕帝慕容儁(jun)心想道:“难道是打探到秦国内部的事情了?”

    慕容冲和清河公主进来后行了鲜卑族礼:“孩儿拜见父皇。”

    “免礼,是否打探到别的情况了?”慕容儁迫不及待的询问。

    慕容儁见慕容冲看了看周围,预料到肯定探索到什么了,于是挥袖示意摒退下人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