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23章 独眼王爷意欲何为?

第23章 独眼王爷意欲何为?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缓过神来小跑出门迎接:“不知王爷突然驾临鄙府,有失远迎。”

    “突然?怎么?本王不能来吗?”

    “王爷这是说的哪里话,突然驾临到访不胜荣幸,小臣只是感到意外而已,快,里面请,福安,上茶。”赵韶屈恭迎笑又吩咐下人上茶。

    下人上完茶后赵韶笑嘻嘻的说:“王爷,尝一下鄙府的茶味道如何?”

    “嗯,不错,不错。”苻生端起茶盅饮了一口稳稳放下又道:“赵大人在太子门大夫的官位上任职多少年了?”

    “大概有四五年了,王爷问这干什么?”赵韶顿了顿问道。

    “嗯,不错,不错。”苻生端起茶盅饮了一口稳稳放下又道:“赵大人在太子门大夫的官位上任职多少年了?”

    “太子门大夫虽然是个散官,你却在任上好几年没有怨言,难道赵大人没给本王的皇兄说说升迁的事吗?不过还是王很欣赏你的。”

    “多谢王爷看得起小臣,太子的脾性想必王爷比小臣更清楚?!”赵韶见苻生这么说自己立刻起身。

    “是啊!本王那个皇兄一向不喜欢有人向他自荐,昨日赵大人只不过摔碎了一个花瓶而已,就遭到皇兄的严厉批评,亏赵大人跟随太子身边这么多年。”

    “唉!人在屋檐下,那能不低头,更何况小臣服侍的是当朝太子,未来的储君。”赵韶叹气道。

    苻生听到这话心里窃喜,这正是自己想要的话,清清喉咙严肃道:“未来的储君?赵大人怎么如此断定太子一定是储君?本王看来倒未必。”

    “王爷,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讲。”赵韶听完苻生这句话怔了一下,并急切小声道。

    “赵大人大可把本王刚才说的那句话转告给太子,对了,昨日皇兄说暂且饶过赵大人,你应该懂得什么意思吧?”苻生暗示道。

    “小臣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小臣……。”赵韶听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心底有些打怵。

    待送走苻生没过多大会就被东宫的太监召回,来到宫中后只见苻苌倒背着手。

    “太子殿下,您召臣所为何事?”赵韶低头两手作揖道。

    “刚才淮南王去你府上干什么?”苻苌转身质问道。

    赵韶愣了一下,说道:“淮南王到臣府上,臣也感到很意外,不过他是来劝导臣不要记恨昨日摔碎花瓶之事,别把您的厉生责骂放在心上,要好好听任您的安排。”

    “噢,他真是这么说的?”苻苌怀疑道。

    “臣说的句句属实,淮南王是怕臣记恨您,会因此给您带来政务上的烦恼,说句冒昧的话,淮南王也是为苻氏政权着想。”

    “嗯,有点道理。”苻苌微微点头道。

    “那太子殿下若没什么事的话,臣就先行告退了。”赵韶见苻苌没言语便恭敬着退下了。

    这个消息被传到东宫后,苻苌不但没有担心,反而还有些沾沾自喜。

    因为苻生是想让苻苌怀疑赵韶对他的忠心,再一个就是他深知苻苌的性格。

    倘若身边的人说背叛他的话决不轻饶,所以苻生断定赵韶不会对苻苌说出实话。

    这正是苻生大胆策反赵韶的原因,考虑到光一个赵韶还不够,对父皇比较有说服力的人选非丞相莫属。

    于是就乘坐着车撵来到了东海王府,苻生刚从车撵上下来就向前阻止了苻雄等人的礼拜:“伯父伯母,都是自家人,无需行礼。”

    “五位堂弟好久不见,一切可好?”苻生笑着作揖道。

    “臣等一切都好,多谢王爷记挂。”

    “别臣臣的,这样显得多生疏。”苻生啧了一声。

    “堂兄。”这样才对嘛,苻生笑道。苻坚看到苻生第一眼愣住了,心想原来这就有历史上的独眼暴君苻生啊。

    苻生见苻坚这种表情,问道:“二堂弟,为何这么看着我,难道多年未见,不认识了?”

    “气质变了,显得更加雄武了。”

    “哈哈哈,二堂弟真幽默风趣。”苻生仰天大笑道。

    在场的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随后一同进入了府中,来到正厅后苻雄吩咐下人上茶。

    就在这时一名管婆正在后院斥责一名新来的丫鬟:“让你扫个地,怎么这么费劲,跟个大小姐似的,你认为你身份多金贵啊。”

    这名丫鬟见管婆说自己,当然不肯想让,反驳道:“对,我身份金贵的很,我可是……。”

    “别吵了。”话还没说完就被闻声赶来的苻坚制止住了。

    “公子。”

    苻坚走到这名新来的丫鬟跟前道:“今日刚来的客人,你去上茶吧。”

    “好,奴婢这就去。苻坚也跟了上去。

    正厅内

    “要看伯父肯不肯帮侄儿这个忙了。”

    “这……。正当苻生与苻雄聊天之时,一名丫鬟端着几盅茶进来了,这名丫鬟就是那个自称公主的女子。

    走出正厅后躲在门旁边窃听了一会,仿佛听到他们伯侄二人话中有话。

    为了不让人发现,随即就离开了,之后把话透漏给了那名青年男子。

    “你可听仔细了?”

    “我躲在门外听的可清楚了,那个只有一只眼的人在暗示苻雄帮他争夺太子之位。”女子看看周围没人,小声道。

    “这倒是我们可以利用的砝码,只不过……。”青年男子低头沉思了一下,似乎又在担心着什么。

    “只不过什么?”女子疑惑门道。

    “我们经历的事情太少,还需回去让父皇和皇叔他们拿主意。”青年男子深思熟虑道。

    “可我们来东海王府之时却说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了,想回去须找个正当的理由才行。”

    青年男子想了想,说道:“那我们可以以祭拜父母为由回去。”

    “这也是个办法,等那个独眼人走了之后再告假吧。”女子道。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正厅里面的人出来了,苻雄等人将苻生送至府门外。

    整齐划一躬身行礼道:“恭送王爷。”

    众人目送着车撵没影后转身进入了府中,大家边走边沉思顾虑,显然精神不在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