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22章 阴谋?阳谋?

第22章 阴谋?阳谋?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随着府门嘎吱敞开,站在门外的青年男子呼道:“妹妹,你真在这里啊,让为兄好找啊!”

    还没等走向前就迎来了苻坚一拳,青年男子捂着右脸说道:“你凭什么打人?”

    “打的就是你这个无情之人,你身为兄长,遇到山贼竟敢丢下自己的妹妹只身逃跑,长的挺白静的,你配做兄长吗?”苻坚生气道。

    “我,我那是想办法去了,如果我们兄妹俩都被山贼抓了,那就更没办法了,公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青年男子见自己的妹妹做了一副鬼脸才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是你们的事,我也不便多说什么。”苻坚道。

    转头又道:“蓉儿姑娘,你兄长也找到了,可以跟他回去了。”

    “我才不跟他回去呢,哼,反正父母也已经不在了,回去还能去哪。”女子生气的头一甩。

    “对啊!我们还能去哪里?”青年男子仰着天叹息一声。

    转念考虑到东海王府有不少下人,借此机会提出进府当下人的想法。

    这样一来可以随时随地刺探情报,于是就向苻雄提出留下来做下人的想法。

    “这……”苻雄听到这个请求说了一个字,随之低头沉思了一下,最终答应了下来。

    然后吩咐管家将他们兄妹二人领到下人们的住处,男仆个女仆的舍室离的很近,只隔一面墙。

    因为这样可以随时随地集合,听任府主人的差遣,兄妹二人各自收拾完床铺后又小聚了一会。

    “你不是不想跟为兄回去吗?这下不仅你不用回去了,我也和你一起留下来。”

    “你要留下来当下人我没意见,可我堂堂公主怎么能……。

    青年男子听到这话赶忙向前捂住女子嘴,并小声道:“在别人家敢说这样的话,你不要命了,更何况我们还隐藏着身份。”

    女子掰开青年男子的手后撅着嘴说:“在宫里别人都是伺候我,就连父皇母后都宠着我,这下反过来让我伺候别人好别扭啊。”

    “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父皇交给的任务,还是先忍一忍吧!”青年男子拍着女子的肩膀安慰道。

    “那好吧!”女子虽不情愿,但仔细想想兄长的话,还是嘟着嘴应了下来。

    俩兄妹就这样子在东海王府做起了下人,苻家的人本想出于怜悯收留他们二人。

    殊不知已经将狼带进了家门,此刻,穿越过来的付戬不免回顾起《晋书·秦纪史》的354年那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可无论怎么想却想不到这个记载,也许是件小事没有记载下来,自己也全然不知这个事。

    翌日清晨

    皇宫,淮南王府

    “本王那个太子皇兄最近可有什么动作?”苻生坐在铜镜前狞声道。

    “王爷,太子最近没什么动作,老奴倒是看太子身边的赵韶可以拉拢过来为我们所用,到时候王爷成为太子可就方便多了。”老太监梳理着苻生的发冠。

    “嗯,你说的有理,你都快成本王肚子里的蛔虫了。”苻生道。

    “呵呵,王爷是老奴看的长大的,主子想要干什么,做奴才的要懂得心灵体会。”老太监笑道。

    “好一个心灵体会,不会背着本王把事情都办了吧?”苻生转头道老太监听到这句话被吓着慌忙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的说:“老,老奴不敢,没有主子的命令万万不敢擅作主张。”

    “好了,瞧把你吓得,本王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起来吧。”苻生道。

    老太监起来后拿起眼带给苻生戴上,因为苻生天生只有一只眼,整理了一下衣领对老太监说道:

    “走,去太子宫中串个门,本王那个皇兄最喜欢哪个花瓶,一会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老奴明白。”

    ……

    东宫

    “哟,三弟怎么有时间来本宫这了?”苻苌惊道。

    “我来给皇兄带了一份礼物。”

    “噢,什么礼物?”苻苌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我们兄弟的友情了。”

    “哈哈哈。”二人对视昂头而笑。

    “三弟真会说笑。”

    “兄弟我都把情谊拿出来了,皇兄是不是应该拿出点新鲜玩意来。”苻生试探道。

    “我能有什么新鲜玩意。”

    “皇兄是不想拿出来吧?我记得皇兄珍藏了一个花瓶,”

    “哦,你说那个花瓶啊,那是前几年随父出征时从赵国宫中得来的。”

    “可否拿出来让我瞧瞧是什么宝贝竟得如此皇兄喜爱。”

    “赵韶,你去书房帮本宫把那个花瓶拿过来,让我三弟开开眼。”苻苌吩咐道。

    “是,太子。”赵韶应声答道。

    苻生转过头朝着站着的老太监使了一个眼色,老太监明白意思后,为了不让苻苌起疑心,便谎称去茅房。

    老太监出了房门后在走廊上撒了一些黄豆粒,再躲到一旁守株待兔,过了一会赵韶捧着一个花瓶过来了。

    “小心地上。”老太监走上前假装喊道。

    “砰。”赵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苻苌听到声音后走了出去,看到自己心爱的花瓶摔得稀碎,大怒道:“你是怎么搞的,拿个花瓶都拿不好。”

    赵韶跪在地上两只手发抖道:“太……太子,臣脚滑了一下,没拿住,请太子责罚。”

    苻苌二话没说,上去就是一脚踹倒在地,此刻老太监上前道:“太子请息怒,我没来得及扶住赵大人。”

    苻生气语未消的说:“此事怨不得你。”

    “皇兄,不就是一个花瓶嘛,碎了就碎了,不值的动怒,来,赵大人请起。”苻生说完转而扶起赵韶。

    “看在本太子三弟的面子上暂且饶过你,倘若有下次决不轻饶。”苻苌气哼哼甩袖而走。

    “多谢王爷帮忙说情。”赵韶屈腰作揖道。

    “没事,没事,绵薄之力而已。”苻生笑道。

    说完转头便和这名老太监狞笑的离去,翌日又与这名老太监去了一趟赵府。

    一名仆人急匆匆走到书房:“老爷,淮南王来我们府上了,就在门外等候。”

    赵韶听到这话怔了一下,不由说出:“他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