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21章 救女哪只成隐患

第21章 救女哪只成隐患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而你现在却和秦帝的侄子偶然相遇,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把持住,这可省事多了。

    再制造你和他相遇的机会也说的过去,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再一个就是,我们不能在秦国呆太久。”

    “这……。”女子听到兄长这番话,说出一个字卡顿片刻。

    “这个我也知道,若是从别人身上下手的话,还得故意制造机会接近,这样岂不麻烦,你和苻坚的相遇是碰巧赶上的。

    这可省事多了,再制造你和他相遇的机会也说的过去,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再一个就是,我们不能在秦国呆太久。”

    “这……。”女子听到兄长这番话,说出一个字卡顿片刻。

    青年男子见妹妹很难为情的样子,严肃道:“怎么,你不想完成父皇交给咱们的任务了,还是你已经喜欢上他了?”

    “兄长胡说,我怎么会喜欢上只见过一面之缘的人,更何况他是异国男子,我只是在想该用何种方式再接近他。”

    青年男子背着手走走停停徘徊片刻,又将双臂交叉在胸前,时而一只手成八字形搓着下巴。

    搓着搓着想出一个办法来,对女子轻声道:“我们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干脆你去东海王府门前做点文章。”

    “怎么做文章?”女子疑惑反问道。

    “我有办法,等过几日去最为合适,马上去会容易引起怀疑。”青年男子分析道。

    几日过后兄妹二人同骑一匹马来到了东海王府附近的一片树林中。

    “兄长,咱们不是要办那个事吗?你带我来到这树林里干什么?”女子疑惑道。

    “天已经黄昏了,要不在你身上做点手脚,你觉得他们会相信吗?”

    “你要干嘛?别乱来啊。”女子双手交叉搂住自己。

    “你就放心吧,为兄还能对你做什么,去站那棵树下。”

    “哦。”女子带着疑惑向那棵树走去,时不时向后看。

    随后青年男子从马上拿了绳子和马鞭,走到女子面前将她捆绑起。

    嘴里还念叨着:“对不起了啊妹妹,为兄只能用这个方法了,你想不想为父皇办事?”

    只见女子嘟着嘴点了一下头,青年男子用手拽了拽马鞭,闭着眼抽打绑在树上的女子。

    “啪啪啪。”

    “快大声喊救命。”青年男子睁开眼督促道。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女子左右摇摆的头高喊道。

    青年男子见东海王府大门敞开了,赶紧骑上马离开此地,走出来的是苻雄夫妇和几名下人。

    苟母见绑在树上的女子衣服上有几道血痕,赶忙吩咐身边的几名仆人将她的绳子解开。

    “姑娘,是谁把你伤害成这个样子?”苟母担心的询问道。

    “哎呀!先别问了,姑娘都伤成什么样了,先扶进府里后院偏房再说。”苻雄道。

    就这样女子被几名下人搀扶着走进了东海王府后院,苻雄估计这大半夜也找不到郎中。

    于是就吩咐了一名下人去正厅拿了一瓶金创药,由于自己是男子身份,随即与几名男仆退出了偏房。

    “姑娘忍着点,我开始上药了。”苟母拿着倾斜的药瓶说道。

    “好了姑娘,已经上完药了,好好休息自然就会慢慢恢复的。”

    “多谢伯母。”

    就在这时,苻坚夫妇也闻声赶过来了,当苻坚走近一看,咦了一声:“蓉儿姑娘,怎么是你,为何会出现我家。”

    “公子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女子明知道这是谁家,却故意这么说。

    两人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个人全都看向苻坚,露出吃惊的表情,苟母和苟馨同时问道:“你们认识?”

    “前几日我出去散心在一片树林里射伤了一只梅花鹿,本想带回来吃鹿肉,没想到这位姑娘会出现在此。

    她发于善心将鹿救下,还告诫我以后不要再伤害这些动物,我们就这么见过一面。”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大家这才明白了。

    “对了,姑娘,你刚才经历了什么?可有何难处?不妨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苟母问道。

    女子没想到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一时想不出来该如何回答,为了找说辞,便低声哭泣起来。

    “姑娘别伤心,慢慢说。”苟母轻轻拍了拍女子的肩膀。

    女子利用这个时间想好了应策,开口道:“我们家是碰到山贼逃难过来的,与我爹娘发生争执后被他们杀害了。

    我又和兄长一路逃跑,可还是被那几个山贼抓到了,非让我去窑子里做妓,我不从就把我绑在树上抽打。”

    “呜呜~。”

    “那你兄长呢?”苻坚问道。

    “他看我情况不妙,扔下我一个人走了。”

    “这是什么兄长,连自己的妹妹就保护不了,根本不配当兄长,要是我见到他非替你出这口气不可。”苻坚生气的说道。

    苟母撂下一句安慰的话便与其他人离开了偏房,苻坚夫妇进入自己的房间后,苟馨突然问道:“夫君,你刚才为何说的那么详细?其实没这个必要。”

    “怎么没必要,对他们确实没这个必要,但对你很有必要,我不想让你产生误会。”苻坚道。

    “呵呵,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不过你也有心了。”苟馨道。

    “咚咚咚”第二天早晨那名青年男子敲开了东海王府的大门。

    “这位姑娘您找谁?”管家道。

    “昨日夜里这附近树林中有个被绑着的女孩看到了没有?”青年男子急切询问道。

    “呀,原来是位公子啊,刚才喊您姑娘多有冒失,见谅,见谅,您打听那位女子干什么?”

    管家乍一看以为是位姑娘,声音一出,又看了一下喉结,原来是一位长相俊朗的公子哥。

    “她是我妹妹,昨夜在这里走散了。”

    “公子先等会。”管家把府门关上后去了正厅,正好苻坚夫妇也在。

    “老爷夫人,门外有个白面公子声称是那名受伤女子的兄长现在就在门外。”管家道。

    “走,看看去,顺便把那姑娘也带上。”苻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