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20章 散心巧遇心机女

第20章 散心巧遇心机女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你们在说什么?笑的这么开心。”苟馨走过来询问道。

    “少夫人快过来,这个花瓶放哪里啊?”苟馨还没等对方回答就被丫鬟喊了过去。

    “你看,说什么来什么,这才刚成亲就知道操持家务活了。”

    苟母面带笑容看着苟馨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跟面前的苻雄父子说话。

    随后苻坚也跟了上去,苟馨和丫鬟们一起收拾完物品后出去了,此刻屋子里只剩下苻坚一个人,走到床前重重的躺下。

    双眼直勾勾看着屋顶:“完了,这下回不去了,不过这样也好,这回可以好好的体验一番古代生活了,看我如何演绎淝水之战。”

    就在这时,后院传来一阵马鸣声,苻坚起身走向后院,只见两名仆人正在饲喂马匹。

    “公子,公子。”两名仆人见苻坚走过来放下手中的饲料叫道。

    “这马喂的如何了?”苻坚道。

    “差不多了,基本上喂饱了。”一名仆人回答道。

    “把马牵出来,我要试试他的脾性如何?正好让他活动活动,消消食。”苻坚道。

    “好嘞,这可是老爷最喜欢的马,脾性一定不错,公子放心的骑就是了。”仆人边说边解马绳。

    “嗯,挺好的,你俩也跟上。”

    “是,公子。”

    那两名仆人各自骑了一匹马跟在苻后面,就这样走着走着走到了一片林丛中,忽然闪过一只梅花鹿。

    这让苻坚一下子来了兴致,随手拿起挂在马上的弓箭,掏出一支箭正要塔弓射去。

    却不曾想那只梅花鹿像是听到了什么动静,撒开腿快速奔跑,苻坚见此收起弓箭,夹一下马腹向前追赶。

    “公子,您骑慢点,等等我。”

    “怎么,你们两个人还追不上吗?”

    “小样,看你往哪跑,不信你还能跑过我的马。”苻坚转过头挥舞着手中的马鞭。

    随着梅花鹿停下,苻坚也跟着停下了,向后转头对那两仆人做出嘘的动作。

    然后轻轻拿起弓箭塔上弦拉紧,手一松箭飞射了出去,那只梅花鹿被射中之后蹦了一下倒在地上。

    “公子射中了,我两去看看。”两名随即下马查看。

    二人走过去一看只见一名女子蹲下抚摸着梅花鹿,轻声道:“小鹿啊小鹿,是谁把你伤害成这个样子,好可怜啊!”

    余音未闭身后就传来一声:“你是何人?这鹿受不受伤关你何事?箭又没射你身上,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牲畜而已,有多远滚多远。”

    “你两会不会说话,什么叫任人宰割的牲畜……。”这名女子听到这话站起身来与他两理论。

    “住口,怎么和这位姑娘说话呢,还不退下。”

    苻坚看到自己的马仔与人争执了起来,立刻下马前去查看情况,待呵斥完两名仆人后,恭敬的对这名红衣女子说:

    “随从不懂礼貌,冲撞了姑娘,还请姑娘见谅。

    “呵呵,没什么冲撞不冲撞的,只是觉得你的随从不珍爱动物。”女子恭敬的回礼道。

    “公子,在这荒郊野外偶遇一女子,有些可疑,况且咱们不知道这位女子的真实身份,还是趁早离开为妙。”两名仆人将苻坚拉到旁边小声嘱咐道。

    “应该不可能,女孩子家天生爱玩,没准是为了玩耍偷跑出来的。”苻坚怔了怔说道。

    “你们在那里做什么呢?”女子疑惑问道。

    “没什么,这两随从想要回去,却不敢当着姑娘的面跟我说。”苻坚道。

    “哦。”

    “姑娘为何一人在此啊?这里百十里不见一人,且猛兽比较多,很危险的。”苻坚想了想刚才仆人出的警示,转而试探道。

    “出家门时父母非要让丫鬟跟着我,而我讨厌别人跟着,所以我就偷偷跑出来了。”

    苻坚心想,果然像我猜的那样,这两名仆人听到此话也都放心了。

    片刻过后,一名仆人走向前说道:“公子,咱们该回去了,老爷夫人该着急了。”

    “你看看,刚才就说要回去,这又等不及了,呵呵,姑娘见笑了。”

    “那公子就先回去吧,我也该回去了。”

    苻坚就这样和两名仆人回去了,待那名女子回到客栈房间后就被一名青年男子质问道:“又去哪疯玩了?”

    “你管不着,兄长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女子走到桌前边说边倒水。

    “是不是跑到丛林中玩去了,随便还塔救了一只鹿。”

    “兄长,你居然跟踪我。”

    “怎么跟兄长说话呢,为兄担心你从小到大没出过远门,所以这是在暗中保护你的安全,不存在什么跟踪行为。”

    “兄长说是那就是喽。”女子嘟嘴道。

    苻坚就这样和两名仆人回去了,待那名女子回到客栈房间后就被一名青年男子质问道:“又去哪疯玩了?”

    青年男子对她笑了笑起身拉开房门四周扫了一眼,又向楼下看了看,随后插上门栓轻声细语道:

    “你可知道父皇暗自派我们来要完成什么任务?”

    “当然知道喽,让我们潜入秦国打探虚实,尽可能接近秦国皇室中的人,兄长明知道还问这干什么?”

    “今天你在丛林中碰到的那名男子就是秦国皇室中的人,据我了解,他就是秦国皇帝的侄子,也就是秦国丞相苻雄之子苻坚。”

    “啊,不会吧,那兄长怎么就这么确定那个人就是苻坚?”女子吃惊的表情问道。

    “我也是听咱皇叔说的,他经常出征在外,肯定知道一些别国的人,我们临走之前皇叔特意画了几张人像,今天我在暗中保护你的时候凭借着记忆就是苻坚。”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所道理,我碰到的那个人身上确实有一种高贵气质。”

    青年男子仰天得意道:“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你要想办法接近苻坚。”

    “我看他这个人挺善良的,不想欺骗他,我们可以想想别的办法,没必要非得在一个人身上下功夫。”

    这一点为兄我也考虑过了,若是从别人身上下手的话,还得重新寻找与秦国贵族接触的机会,如此一来岂不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