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19章 是否还能回到现代?

第19章 是否还能回到现代?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苻坚赶快向前拉的苟馨的双手,并担心问道:“馨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都怪我,要不是我拖累你们早就擒杀了那晋将。”苟馨摇了摇头,愧疚道。

    梁安走向前说:“都什么时候了,姑娘还说这话,放他走也好,有人替我们收拾他。”

    长安,宣政殿

    一名带有娘娘腔声音的太监喊过话之后,雷弱儿等人走上殿堂,在行走过程中,群臣们相互议论,不知在说些什么?

    雷弱儿走到殿前率先下跪:“罪臣等叩见吾皇。”

    还没等苻健发话,赵韶站出来看着他们五人鄙视道:“叛国之臣还敢来,难不成你们是晋国皇帝派来说辞的?请陛下严惩。”

    赵韶看出来了这当中有东海王府新进的儿媳,但他也不敢得罪当朝丞相苻雄。

    其他朝臣也不敢为他们五人辩解,身为丞相的苻雄就更不好为他们说好话。

    因为这五人中有自己的儿子和儿媳,辩解只会黑上加黑,其实心里无不着急。

    “赵爱卿先别这么着急下结论,听听他们怎么说。”苻健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让他们当众澄清事实。

    “是,陛下。”赵韶低头后退了一步回到朝臣队伍当中去了。

    “臣这是先斩后奏,当时的情形不得不这样,臣先诈降取得晋将殷浩的信任,然后再寻找时机将其一网打尽。”雷弱儿跪着抱拳解释道。

    “呵呵呵,果然不虚,其实在你们回来的路上朕就得到了情报,殷浩已被晋国权臣桓温弹劾,现已流放外地了。”苻健笑道。

    群臣听完这话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苻雄闻言后深深叹息了一口气,此刻站在朝臣队伍中的赵韶脸色一沉。

    脸上的表情略显尴尬,赶快站出来为自己打圆场,手持笏板躯躬道:“臣……臣愚钝,请陛下责罚。”

    “算了,赵爱卿也算是为国事着想,退下吧。”苻健道。

    “陛下,果然像丞相大人预想的那样,这其中确实有内情,不像某些人,在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妄加猜测,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梁楞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斜瞅着赵韶。

    “梁大人说的级是啊,对了,下官还顶撞过您,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记在心里啊。”赵韶明知道在说自己,还摆出一副佯装作态的样子。

    梁楞侧头对着赵韶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转过头后不经意间小声说了一句:“小人。”

    苻健心想,这次平小小的夏侯显之乱竟然用了这么长时间,还有这段期间让东海王府没好好过。

    也让苻坚耽搁了新婚之喜,于是就赏赐给他们二人百两银子,并特许苻坚明日不用上朝。

    “退朝~。”苻健挥手示意身边的太监。

    众臣退出宣政殿后,梁安走向前笑着说:“这真是有惊无险啊!这下丞相大人可以放心了,贵公子小小年纪竟如此大胆,有前途啊!”

    “哪里哪里,梁大人谬赞了,晚辈今后还需和各位长者学习。”苻坚谦逊道。

    “呵呵呵,孺子可教也。”说完双方拱手离去。

    东海王府

    “老爷回来了,咦,公子和少夫人也回来了,老夫人,老爷和少夫人回来了。”管家听见敲门声拉开一看再转头向苟母喊去。

    苟母闻言迫不及待的走出房门,看到苻坚和苟馨平安无事回来了,脸上露出满面笑容。

    苻坚含蓄完几句话后便和苟馨回新房去了,苟馨一进门就听到苻坚唉声叹气。

    随口问道“这事都已经结束了,夫君还担心什么?”

    苻坚原想另外一件事情,说了不仅不会让她相信,反而会说自己的话莫名其妙。

    于是就说了几句当前关心话:“馨儿,这几日让你受苦了,咱们刚成亲第一天我就有事外出了,没能留下来陪你,这次又冒险潜入晋境来寻我,日后会好好补……。”

    苻坚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就被苟馨捂住了自己的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不需要这种承诺,只要身边有你就行了。”

    苻坚听到这话苟将馨搂入怀中一步一摇走向床榻,待苟馨睡着之后才想刚刚那件事。

    穿越过来的付戬两只手掌交叉一起拖着后脑勺,脑海中在想自从来到古代也有一段时间了。

    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在工厂早就自离了,最担心的是父母发现我无故失踪了,肯定心急如焚。

    来到这古代很突然,也没能打声招呼,好像回去看看啊!就这样想的想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苻坚还摇着头说的梦话:“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夫君你要回哪里啊?”

    “什么?我说梦话了?”苻坚被苟馨摇晃醒后知道自己说了梦话,于是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早饭过后,苻坚看到穿越过来的那间屋子,又再次躺在那张床上,试图怎么穿过来就怎么穿回去。

    当再次醒来后,看到的场景依旧是这间屋子,自我感觉又回到了现代,心想这里肯定是那个景点。

    为了验证这是不是真回到现代了,苻坚走出这间屋子来到院子中央,看到丫鬟和仆人在打扫卫生。

    “公子好……。”走向前还没等开口说话就被几声招呼给镇住了。

    苻坚点头嗯了一声,随之来到正厅门前,看到苻雄和苟母在里面互相收拾东西,又再次下意识的用手掐了一下大腿。

    “哎哟。”随着一声痛声不禁让老两口出去查看。

    “坚儿,站在门口怎么不进来?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啊。”

    “那你刚才哎哟什么?”

    苻坚随机应变道:“孩儿看到母亲和父亲生活这么多年竟还如此恩爱,深感叹息,孩儿若能和馨儿这样就好了。”

    “呵呵呵,这孩子,馨儿这么懂事善良,到为娘这个年纪也会的,还要看你会不会喽?”苟母笑道。

    “母亲说笑了,您儿子还不了解吗?”

    “呵呵呵。”苻坚看到面前这两位老人笑了起来,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