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18章 新婚相见敌营得真相

第18章 新婚相见敌营得真相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前面直走绕过一座小山坡就是了。”路人指引道。

    “多些相告。”打听好后顺着路线往前走,翻过一座小山坡后果然发现有几个帐篷。

    时而还看到晋兵们在活动,当二人走到营门前被看守的晋兵拦住并质问道:“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兄妹俩是来这找朋友的,不,是亲人,听说他们的部队就驻扎这里。”

    “一会朋友,一会亲人,分明有问题。”

    因强汪说这句话的时候没确定好要找的人,所以言语略微有点紧张,被晋兵当成奸细带到了殷浩帐内。

    殷浩走到强旺跟前圈了一圈并上下扫了一眼:“看你们俩这装扮像是秦国人,来到我晋国想干什么?老实交代,否则军刑伺候。”

    “我们确实是秦国人,但我们是雷将军的朋友,怕留在秦国会受到牵连,所以就来到了这里。”强汪道。

    “来人,把他们三个叫过来,本将军要证实一下是否如他们所说。”殷浩听罢立刻唤人。

    待三人来到晋帐后,苻坚又惊又喜先发话道:“曦儿,强旺,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既然是你们的朋友,那本将军就放心了。”殷浩道。

    随后这五人拱手离开后回到了同一个营帐内,等到了深夜里全帐篷的蜡烛都息灭后苟馨小声道:

    “夫君,听说你们已经投靠晋国了,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是皇室中人,父亲又是当朝丞相,我怎么会带头干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苻坚道。

    “那这么说你们并未投靠敌国,既然如此,那你们这是……。”苟馨疑惑不解道。

    “我们这是诈降,连累了苻公子。”雷弱儿插话道。

    “可陛下和群臣都已经知道了你们通敌叛国,陛下对此事半信半疑,所以你们得抓紧解除这种误会,不如写封信让我带回宫中解释清楚。”苟馨担心道。

    雷弱儿考虑到苟馨回去的话必定让殷浩产生怀疑,于是就让一名亲信士兵扮成农夫连夜赶往宫中送信。

    待苻健收到信拆开看完后才知道前线投敌的内情。

    “传朕的旨意,命苻飞带领一支人马前往寿春埋藏,保护雷将军等人。”然后又写了一封密信告诉雷弱儿苻飞的藏身之处。

    寿春,晋营

    殷浩对五个秦国人没有起到任何怀疑,反而有些骄傲自满,不动刀戈竟让对方乖乖投降了。

    而且他还亲自去通知这五个人明日与自己联合攻打秦国,雷弱儿带头答应好后,他们五个人提前做好充足准备。

    预想明日该如何反戈一击阻止晋军踏入秦界,于是雷弱儿就以商讨战事为由,找到殷浩想试图打探情报。

    殷浩考虑到明日方便让他们配合,干脆把自己的对策方案说出来,那就是从汉中郡绕到长安侧面进行偷袭。

    这个计谋不禁让雷弱儿心中一震,待回去之后亲笔写了一封密信,并让探子偷偷出城交给苻飞。

    当苻飞得到这个消息后立马赶往汉中郡的一条必经之路上埋藏,到了深夜时分几声轻盈的马蹄声给惊醒了。

    “将军,将军,快醒醒啊,发现敌情。”巡逻士兵拍打了两下苻飞的肩膀。

    “这大晚上的哪里来的敌情,别自己吓唬自己。”苻飞睁开朦胧的眼晴又闭上了。

    “真的将军,您仔细听一下,有马蹄的声音。”巡逻士兵再次拍打了一下。

    苻飞聚精会神听了一下,猛地睁开眼晴,迅速站起来快速低沉呼喊道:“不好,大家别睡了。”

    正在熟睡的秦兵们听见这句话踉踉跄跄站了起来,还有些懒洋洋的继续睡下去。

    嘴里还嘟噜的话,根本没有理会苻飞说的那句话,苻飞见此着急道:“想活命的赶快起来。”

    听到这话麻溜的也迅速站了起来,接下来大家纷纷趴在草丛上静观其变。

    此刻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秦兵们个个俯卧着身体,昂的头屏住呼吸准备伏击,苻飞吩咐一部分人偷偷跟在晋兵后面。

    这时殷浩一行人骑在马上不停的四处张望,雷弱儿他们也在四处张望,时不时传来蛐蛐的吱吱声。

    埋伏在暗处的苻飞小声告诫道:“冲出去的时候千万不要误伤了自己,上。”

    “杀。”秦兵们伏地而起冲杀出去,殷浩见有群人朝自己快步跑过来,乍一看以为是强盗打劫。

    所以没当回事,仔细一看才知道是秦兵,想撤退也已经来不及了,就这样在黑夜里混战了起来。

    这时隐藏在晋兵后面的一波秦兵也冲杀过来,殷浩更慌不择路,向雷弱儿等人大声喊道:“你们五个人在那里傻愣的干什么?帮忙突围啊。”

    雷弱儿嘴角上扬,冷哼道:“我怎么会打自己人。”

    “你竟敢诈降。”殷浩咬牙切齿道。

    “嘿嘿嘿,这叫兵不厌诈,要怪只你怪你兵书没看全。”雷弱儿得意道。

    转头又告诉苻坚让他先带苟馨离开,苻坚哪能只顾自己脱险,于是就把苟馨护在身后开始打斗。

    苻坚的身体不停的扭转,防止晋兵伤害苟馨,殷浩眼看突围不出去了,便把目光瞄准了在场唯一一位女子身上。

    即便苻坚做的保护措施很得当,那也避免不了二人被隔开,两名晋兵控制住了苟馨的左右胳膊。

    殷浩走向前举起手中的刀架在苟馨脖劲上,并威胁道:“全都给我手,否则我杀了这个女人。”

    当苻坚转身见到这一幕怔在原地,惊呼道:“千万不要伤害她。”

    “要想让我放过这个女人也可以,除非答应我一个条件,放我们走,否则别怪我的手不听使唤。”殷浩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将刀柄往上抬高了一下。

    苟馨仰的头身体微颤,再加上害怕,想说的话始终说不出来,一直卡顿在你字上。

    雷弱儿见苻坚脸上无奈的表情心生同情,自行做主答应了殷浩提出的条件。

    就这样殷浩带下十几个残兵慌忙逃跑,苟馨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方才缓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