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17章 临阵投敌为哪般

第17章 临阵投敌为哪般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雷将军是想让你们两个一同为我晋国效力。”殷浩嘴角上扬,并狞笑的插话道。

    “呸,我听这话都觉得恶心,怪不得你要自己带兵前去,原来是为了方便投敌。”梁安气愤道。

    秦兵们也不敢说话,相互谈论些什么,不知道应该站在哪一边,苻坚同样也不敢说话,似乎在思考问题。

    “给你们三刻钟考虑时间,一会给我答复。”雷弱儿道。

    说完调转马头离开了,苻坚刚才看到雷弱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打了一下马虎眼。

    这让苻坚心中不禁产生雷弱儿投靠敌国肯定有内情,梁安回到帐篷内正在思虑办法时。

    苻坚走进来后回过头看看外面:“梁大人,晚辈觉着雷将军突然投靠晋将殷浩必有蹊跷。”

    “噢,苻公子有何见解?”梁安道。

    “大人您在骂雷将军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马虎眼,所以晚辈觉得此事另有蹊跷,再一个就是,您对雷将军有了解多少?”苻坚道。

    “以本官对雷将军的了解,他做事一向谨慎,通敌叛国这种事……,这不是他的性格啊!”梁安道。

    “不如咱们赌一把,应了雷弱儿的话,看看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苻坚建议道。

    二人达成共识后接受了随雷弱儿入晋营,到了深夜里有一名黑衣人悄悄进入其中一帐篷内。

    “谁。”苻坚便与黑衣人打斗了起来。

    “苻公子,别打了,自己人。”黑衣人扯下蒙面布。

    “雷将军,怎么是你。”苻坚道。

    “你个叛徒,还来干什么?是否有话要说,为何这身打扮,难道见不得人吗?”梁安呵斥道。

    “确实见不得人,但见不得晋兵那些人,快把蜡烛吹灭,坐下来慢慢说。”雷弱儿道。

    “雷将军,您是不是以伪投敌的方法来打个反击战?”苻坚道。

    “嗯,不错,苻公子是怎么知道的?”雷弱儿疑惑问道。

    “昨个您用眼神暗示了一下,晚辈觉着这其中必有问题,晚辈也读过一些兵书,所以知道这些计谋。”苻坚道。

    “哦,原来如此。”雷弱道。

    此消息传到京都长安后苻健龙颜大怒,将奏折狠狠摔在地上,怒气道:“连朕的亲侄子就临阵投敌,简直太不像话了。”

    “陛下息怒,请容臣说几句,吾儿随两位大人一起投靠晋国,这其中肯定有原因,臣之所以这么说并非袒护吾儿,只站在国家立场上考虑事情。”苻雄道。

    “丞相的意思是贵公子是让前线作战的两位大人给带偏了?”赵韶道。

    “本官绝无此意,不知赵大人此话何意?”苻雄侧过身质问道。

    “陛下,臣赞同丞相大人的说法,前线双方并未开战,此事必有蹊跷,雷将军是跟随太祖打天下的将,他这样做肯定有别的想法。”梁楞道。

    “梁将军,别认为你和梁仆射同为兄弟,明为替丞相说话,实为在替那三人求情。”赵韶语气带有火药味似的反驳。

    “放肆,你只不过是六品以下官员,竟敢在朝堂之上满口胡言,别认为你掌管东宫宿卫事宜就敢……。”梁楞厉声反驳道。

    “你这话竟敢忤逆太子。”赵韶听完此话气不打一处来,咬着后槽牙。

    “你。”梁楞听后更加气愤,狠狠道出一个你字。

    “够了,都给朕住口。”苻健本就对此事烦恼,再听他们二人理论后抬手猛地拍了一下龙椅。

    二人见皇帝生气了,这才安静下来,其他朝臣们见此也不敢说话,朝堂之上顿时止声片刻。

    苻健按了按额头又道:“刚才朕急昏了头脑,但梁爱卿说的也不无道理,此事还需再查,退朝吧!朕累了。”

    朝臣们陆续退出宣政殿后还有些在相互讨论着,董荣走向前问道:“赵大人敢顶撞比咱们官品高的梁楞,难道你就不怕得罪他吗?”

    “得罪?若是怕得罪他,我刚才就不说那句话了,日后这天下不还是太子的吗。”赵韶轻哼道。

    “也是啊。”董荣道。

    东宫

    “他真这么说的?”赵韶在太子苻苌耳边小声道。

    “下官岂敢对太子撒谎,这是他的原话。”赵韶道。

    “本宫知道了,你退下吧。”苻苌道。

    东海王府

    苻雄下了马车直呼道:“这该如何是好啊!这该如何是好啊!”

    苟母闻声出来后迫不及待道:“老爷,发生了何事,为何脸色如此慌张?”

    苻雄把今日在朝堂上的事情说了一遍,苟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随后其余的人也闻声赶来了,纷纷觉得这件事和上次晋国人散布谣言有关。

    “上次还老爷不成,现在又反过来散布谣言加害公子,这些人真可恶,公子他绝不会投靠敌国。”其中一名丫鬟道。

    “别说你们不相信了,就连老夫也不相信。”苻雄道。

    苟馨与苻坚成亲才刚一天时间就出了两回事,这让苟馨担夫心切,撂下一句话就要去寿春镇查看明白。

    她这个想法遭到在场所有人的极力反对,都说潜入敌国是非常危险的行为,更何况是女子。

    可苟馨坚持要去也拦不住,骑上一匹马出去了,众人快步走出府门,脸上流露出焦急的表情,喊了好几声依然没有回应。

    “请老爷夫人放心,小人一定会保护好嫂夫人。”随后强汪也跟了上去。

    说罢跨上马追赶而去。“嫂夫人,等等小人。”

    “你来干什么?”苟馨询问道。

    “小人担心嫂夫人路上不安全,特来保护您。”强汪道。

    “也好,一起走吧。”苟馨道。

    二人来寿春城门口时依然逃脱不了入城检查,骑在马上不停的咳嗽,假装很难受的样子:

    “官爷,我们兄妹二人得了会传染的疟疾,要进城找郎中看病。”

    “快走,快走。”城门侍卫捂住口鼻挥手道。

    就这样,二人顺利混入城中,又向路人打听道:“兄台,本地军营怎么走?我与当兵的哥哥好几年不见了,这正要与妹妹去找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