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15章 新婚路上坎坷多

第15章 新婚路上坎坷多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这位大人您里边请,…………。”丫鬟仆人们道。

    “贺喜丞相大人,…………。”前来祝贺的朝臣们拱手道。

    “呵呵呵,吕老兄和贤侄也来了,里边请。”苻雄笑道。

    内院

    “哟,世明兄,好久不见啊!”苻坚道。

    “是啊文玉兄,好久不见,那就不打扰你装束了,我到那边坐等吃喜宴去喽。”吕光笑道。

    苻坚笑着摇了摇头,不一会开婚典礼开始了,苻坚和苟馨穿着深红色喜服手牵着手向正厅走去。

    二人趋步向前向两位前辈施完礼后转身面对面,牵着彼此的双手放于胸前。

    “馨儿,从今日起你就是我苻坚正式的妻子了,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对你说,此生定不负你。”苻坚对蒙着红盖头的苟馨许诺道。

    接下来喜婆用泡着枣的水轻轻洒在二人身上,寓意早生贵子,就在喜婆说送入洞房的那一刻,一名仆人传来一声急促的声音:

    “老爷,不好了,宫里来人说让您赶快回朝仪事,还有诸位大人也得去。”

    “备马”坐着的苻雄听到这话立刻站起身朝府门外跑去。

    “到底发生了何事让丞相大人如此慌忙,还要召集全臣,那咱们也赶快动身前往宫中吧!”正厅里的人互相讨论着。

    随后来参加婚宴的朝臣们也陆续赶往宫中,不一会朝臣们全部都到齐了。

    苻健用急切的语气说:“夏侯显两名余党张遇和乔秉勾结晋国,并联合晋臣殷浩在淮南郡寿春县准备向我国发起进攻,众卿有何良策?”(注1)

    “启禀陛下,应该派将领带兵去汝阴郡细阳县阻止晋军越过雷池,臣虽然是个文官,但在国家大事上愿意一去。”(注2)

    “臣愿带兵和梁仆射一同前往”说话的这两位朝臣则是时任左仆射的梁安和大司马雷弱儿。

    “呵呵呵,好啊,那就有劳两位爱卿了,切记不要硬来。”苻健道。

    “臣记下了”二人手持笏板低头应道。

    抵达细阳县后和当地驻兵开始部署城防,并派侦查兵秘密潜入晋界刺探敌。

    侦察兵经过一天的勘查回来后在梁安耳朵边小声说了一番话不禁让汗毛直立。

    “你说的可否属实?”梁安惊讶的表情问道。

    “属不属实小人倒不知道,可他们都是这么说的,小人还打探打探到晋人殷浩与他的参军姚襄不和。”侦察兵道。

    “应该不太可能,此事一定有所误会。”梁安挥手示意让这名侦查兵退下后边走边下意识的捋着胡须。

    雷弱儿走向前疑惑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侦察兵打探到晋营里有人说东海王府此次办喜事早有预谋,想借此事致朝堂空虚,而且这个消息已经传进了我国部分边界。”梁安道。

    “照这么说丞相大人暗通晋国,不可能,这一定是有人诬陷丞相大人,不如将此事上报朝廷。”雷弱儿道。

    “也好。”二人同意后写成折子派人快马加鞭送往长安宫中。

    当苻健看到折子后也很震惊,随手将折子递给旁边的太监,并示意交给堂下的苻雄。

    苻雄看完后轻松一笑:“臣无话可说,不如让大家评判。”

    说话之余交给身后的同僚们,大家凑集到一起:“上面写的是什么呀?”

    “啊,这……这怎么可能。”

    “丞相大人怎么会私通晋国,这不可能,一定有人诬陷。”

    “对,一定是这样的。”

    “启禀陛下,从这张折子上来看是晋国那边先散布消息的,这分明就是晋国把弄是非,想引起我国内讧。”吕婆楼道。

    “丞相大人一定是冤枉的,请陛下不要轻信谣言。”众臣齐声道。

    苻健是开国君主,脑子当然是明智的,不会轻信这些凭空来的谣言,但还是有些担心此谣言对国不利。

    “朕当然不会相信这些传言,但谣言已经传入秦我国,朕担心长此以往下去会弥漫散开,要纠出造谣之人,这也能为苻爱卿正清白。”苻健道。

    “此谣言是针对臣的,那就由臣来查证吧。”苻雄道。

    “也好,但苻爱卿是朝臣之首,可不要耽误政事啊。”苻健道。

    “臣定不会耽误政事。”

    “那就好,退朝吧。”

    众臣跪拜高呼后逐渐退出了宣政殿,苻雄走出宫门后被本府管家扶上马车。

    当马车行驶到街道上时有百姓议论道:“你们听说了吗?晋国人快要打过来了,到时候丞相会作为内应。”

    “不可能吧?丞相大人向来做事严谨,应该不会被晋国人收买。”

    “是啊。”

    “大人,他们竟敢污蔑您,小人下去理论一番。”

    “不许去,不用理会这些,好好赶你的车。”苻府管家停下马车正要去却被苻雄叫住。

    东海王府院内

    “老爷,喜宴还没有办完就仓促返朝,到底发生了何事?”苟母道。

    “晋国派兵驻扎在寿春,恐怕对我国不利。”苻雄脱下朝服道。

    “在回来的路上有百姓说晋国打过来的时候,咱们老爷会做内应。”管家插话道。

    “多嘴,还不退下。”被苻雄呵斥后,管家向后退了一步。

    “啊,老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跟我说说。”苟母面带担心的表情问道。

    “他只说对了一半,晋国那边有人造谣说今日咱们府里办喜事早有预谋,还说老夫暗通晋国。”苻雄道。

    “啊,这一定有人故意栽赃陷害,那陛下和你的同僚们怎么表态?”苟母道。

    “还好陛下和朝臣们想的和我所想的一样。”苻雄道。

    “那就好”苟母放松一口气缓缓坐下了。

    “父亲,听说有人诬陷您暗通晋国?”苻坚走进正厅的脚步还没停下就询问道。

    经过苻雄一番详解后,苻坚为了不让父亲耽误政事要求自己去前线调查。

    “也好,算是对你一次历练,一定要小心啊!”苻雄道。

    苻坚就这样带着父亲的忠告一人跨上马前往细阳县,行至到一家驿站休息时。

    一支飞箭射在旁边的柱子上,苻坚立刻起身跑向外面,可人已经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