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14章 救父得功名

第14章 救父得功名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苻雄见夏侯显孤身一人,且手中的刀也没了,至于身上是否藏有匕首就不清楚。

    夏侯显见苻雄愣了一下,明白怎么回事了,随即张开双臂让旁边秦兵搜身。

    待秦兵搜过后没有发现任何锐器,苻雄这才从马上下来,就在这个时候,夏侯显突然从一名秦兵手中拔出战刀。

    “父亲小心。”

    “丞相小心。”

    当夏侯显向苻雄挥刀砍过去的瞬间,强旺见阻止夏侯显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夏侯显手起落刀的那一刻,苻坚快速走向前将苻雄猛推过去。

    就在这一刹那自己背部却挨了一刀,当众兵士跑向前去时,苻雄已被苻坚推至到旁边。

    待站稳脚跟后回头一看随即大声喊道:“军医快来。”

    话音未落就在一名副将的帮助下随手将夏侯显牢牢制服住,但他扔在死死挣脱,苻飞见此赶快向前一刀把他刺死。

    苻雄见夏侯显已倒地身亡,便转身走到苻坚跟前急切的询问道:“军医,公子伤势如何?”

    “公子伤势并大碍,只需好好静养再加上涂抹完这瓶药不日就会痊愈。”军医边说边在苻坚背部撒药。

    军医话刚闭,苻雄紧接着又对苻坚问道:“坚儿,你觉得身体如何?”

    苻坚微笑的说:“孩儿没事,只要父亲没事就好。”

    “那就好,这么危险就只身冲上去,你不要命了?

    苻雄一番无奈的埋怨后,见苻飞走过来单膝跪地两手抱着刀说:“丞相,那两人跑了有两个人趁乱逃跑了,我们需不需要追赶?”

    “不用了,收拾一下残局返回宫中复命。”苻雄起身说道。

    “是。”

    长安宣政殿

    “陛下,以夏侯显为首的作乱已被平息,但扔有两名余贼在逃。”苻雄道。

    “无妨,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多久,四位爱卿辛苦了,苻坚第一次上阵杀敌果然没让朕失望。

    特赐先帝曾受过的龙骧将军封号赐于你,以此鼓励,苻爱卿,你教出了一个好儿子啊!”苻健道

    “臣谢主隆恩,定对着起龙骧将军这个称号。”苻坚叩首道。

    “朕还听说你舍命救父,伤势如何?严不严重?”

    “多谢陛下念及臣的伤势,只是小伤而已,不打紧,谈不上舍命救父。”

    “朕赐你金疮药一瓶。”苻雄说完示意太监递给殿下的苻坚。

    紧接着又对群臣说道:“朝堂职位不可空缺,司空一职就由左仆射鱼遵担任。”

    “多谢陛下赏识臣,臣定当全心全力做好本职工作。”鱼遵从群臣中站出来叩首道。(注1)

    紧接着站起身来启奏道:“陛下,原赵国旧将李犊背叛燕国,现已起兵。

    燕主派有实力的太宰慕容恪前去平乱,我们是不是应该趁此机会攻打燕国?”

    “这个问题其实朕也想过,燕国强将吴王慕容垂暂驻常山郡,确实是个有利进攻时机,众位爱卿对此事有何见解?”苻健思索片刻后转而问向朝臣们。(注2)

    “启禀陛下,臣觉得此时进攻燕国不妥。”苻坚道。

    “坚儿快退下,国事不容插手。”苻雄道。

    “噢,朕倒要听听阿坚的看法。”苻健扫了一眼群臣又看向苻坚。

    “燕国的两强将虽然都在外面,但有灭冉魏之功的慕容评还在燕廷内,再者,慕容垂驻扎的常山郡离我秦国北部边界比较近。

    倘若我们出兵进入燕界的话,肯定会惊动燕界驻兵,到那时候慕容垂再挥兵进入我国逼令退兵可就麻烦了。

    就算燕兵不来入犯,那也不敢保证周边邻国回来插一杠子,尤其是晋国的桓温老想北伐,需多加防范。”苻坚分析道。

    此言一出,苻雄对苻坚刮目相看,朝臣们纷纷点头称赞道:“苻郎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谋略,佩服佩,不愧是丞相大人的儿子,有远见卓识。”

    就连苻健也点头道:“嗯,有所道理,众位爱卿可有不同的看法?”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

    “既然众卿一致赞同这个看法,那就日后再议,退朝吧。”苻健道。

    此时的秦国刚刚崛起不久就面临着五国围堵的局面,北面是由鲜卑拓跋部建立的代国,南面是由汉族司马氏建立的正统晋国。

    西北则也是由汉族张氏建立的凉国,西南则是吐谷(yu)浑,东面则是由鲜卑慕容部建立的燕国。

    而秦国恰恰在这五国的中间地带,也是处在一个相当危险的地理位置。(注3)

    东海王府

    “呵呵呵”苻雄笑着脱下朝服递给一名丫鬟。

    “什么事把老爷乐成这样?苟母道。

    “陛下在询问臣僚们鱼遵提出的攻打燕国之事妥不妥时,坚儿给出的建议让大家一致赞同,也包括陛下。”苻雄笑道。

    “是嘛,呵呵呵,坚儿有出息了,对了,母亲这里还有一件事,正要跟你说呢。”苟母笑道。

    “母亲请讲”苻坚在说话之余,背部的伤口疼痛全写在脸上。

    苟母一看苻坚这表情觉得不对劲,留在脸上的灿烂笑容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坚儿你怎么了?”

    “没事,刚才摔了一跤,一时筋骨没舒展过来。”

    苻坚不想让母亲担心,于是就随便找了个理由。

    苟母怎么会被这种小谎言蒙过去,对苻坚瞥瞥眼并笑着说:“是不是随你父亲出战逞强了?”

    苻坚没有言语,嘿嘿笑了两声,随即收起笑容问道:“刚才母亲要说何事?”

    “你也该到成亲的年龄了,你又和馨儿是表兄妹,你姨父姨母临死之前馨儿这孩子才十岁。

    我一直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下个月准备为你们两个举办婚礼,你觉得如何?”苟母道。(注4)

    “孩儿听母亲安排”苻坚道。

    “太好了,这回咱们王府可热闹了。”旁边的丫鬟开心道。

    来自后世的付戬这才明白苟馨没成亲之前为什么老住在准公婆了,原来是有原因的。

    次月

    东海王府牌匾上面挂起来红色花环,苻雄和丫鬟仆人们站在府门前面带喜色招呼着进府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