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12章 劝说门客上堂

第12章 劝说门客上堂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再一个就是这个人身手不错,孩儿平生最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父亲无需担心他是卧底。”苻坚道。

    “卧不卧底这倒无所谓,反正老夫在朝堂上没有对立的同僚。”苻雄道。

    这时出去买菜的婢女带回来一张通缉令,府里顿时炸开了锅,纷纷拿着通缉令议论道:

    “画上的看的好面熟啊,啊,这不是昨天公子带回来的那个人吗,公子可能还不道,快去告诉他。”

    几个婢女和仆人一路小跑赶到了偏室,把手中的通缉令交给苻坚后就离开了,路上碰到上汪都躲着走。

    强汪挠挠后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她)们,转身向偏室走去,正要汇报事情却被苻坚打断了。

    随手将通缉令递给强汪,强汪看完之后说:“我明白了,怪不得刚才那些人看见我都躲着走,不对啊,人又不是我杀的,为何要通缉我,嗨,先不管了。”

    转而又道:“小人就不给丞相大人和公子添麻烦了,小人这就去长安府尹那里自首。”(注)

    说罢转身向门口迈去,却被苻雄叫住:“且慢,那名知府刺伤了不假,但你又不是凶手,你若去了只会增添事情的严重性。”

    “刺伤?那个人不是明明把他杀了吗?”强汪疑惑道。

    “我带你去个地方,一会你就知道了。”苻坚道。

    就这样强汪带着困惑跟苻坚去了:“公子带我来知府衙门干什么?”

    “进去你就知道了。”苻坚道。

    “苻公子您来了,老爷昨晚就是这位苻公子救您。”苻坚一推开门衙役道。

    “多谢苻公子相救,不过本官就纳闷了,公子是如何知道本府会潜入刺客?”知府语气虚弱道。

    还没等苻坚开口说话,强汪看到这一幕简直惊呆了,突然下跪低头道:“小人自知有罪,还请知府大人押送小人前往长安府。”

    “这位年轻人何罪之有?为何要给本官下跪?”知府疑惑不解道。

    “实不相瞒,昨晚行刺知府大人的那名黑衣人是我们的人。”强汪低头道。

    此话一出,知府被惊的面无表情,还没等说话身边的衙役拔出佩刀:“好啊,正要找他呢,这回可省事多了。”

    说完几名衙役押着强汪正要往门口走,却被知府一声且慢制止住了。

    “老爷还有何吩咐?”衙役们道。

    “先把他放开,本官问完再抓走也不迟。”知府道。

    “知府大人尽管问,小人如实回答。”强汪道。

    “本官问你,为何要去做杀手?又为何今日主动替刺客自首?”知府道。

    “小人游走江湖,无所依靠,经受不起酬金的诱惑,受了那夏侯显的蛊惑才会迷失心智,小人已知错,小人不想给东海王府添麻烦。”强汪道。

    “一会夏侯显,一会东海王府可把本官弄糊涂了。”知府困惑道。

    “是夏侯显派人刺杀您的,不过那名刺客已经死了,小人现在是苻公子的门客,突然看到知府大人您通缉小人的告示,这才……。”强汪道。

    “什么通缉告示?本官从未见过你,又如何会画你的相貌。”知府道。

    “也是啊,是小人昏了头脑,请知府大人见谅。”强汪道。

    “本官与夏侯显并无瓜葛,他为何派人来刺杀本官?”知府表情疑惑道。

    “夏侯显是在埋怨您没有处置杀害他儿子的人,就是小人身边苻公子。”强汪道。

    “果然像我预料的那样。”苻坚道。

    “哦,本官明白了,这就是苻公子昨夜到本府的原因,那那张通缉告示又是怎么回事?”知府道。

    “我也在想,这到底是何人贴的告示,我看这样吧,告示上不是说通缉杀人凶手嘛,那你就去长安府自首。

    到堂上肯定会有人指控你杀人,到那时候你不承认杀人一事,反正知府大人没死,还要看强兄敢不敢去?”苻坚道。

    “小人敢去”强汪说罢转身离去。

    苻坚为考虑周全把这名知府带上也来到了长安府衙门,观看的老百姓把门口都堵死了。

    “堂下可是杀害知府的凶手强汪?”长安尹严肃道。

    “小人正是强汪,不过小人并不是杀人凶手。”强汪跪下道。

    “有通缉告示上面的画像作证,你还有何狡辩?传夏侯府管家。”长安尹厉声呵斥道。

    当苻坚和那名知府见夏侯府的管家来了,不禁心中产生疑惑,心想,他怎么来了,难道此事和他有关?

    “你来干什么?”强汪迟疑道。

    “我来当着大家的面揭穿你的谎言。”管家道。

    “有通缉告示上面的画像作证,你还有何狡辩?传夏侯府管家。”长安尹厉声大喊道。

    当苻坚见夏侯府的管家来了,不禁心中产生疑惑,心想,他怎么来了,难道此事和他有关?

    “你来干什么?”强汪迟疑道。

    “我来当着大家的面揭穿你的谎言。”管家道。

    “你胡说,明明我们家老爷派你去暗杀那名知府。”管家无意中说漏了嘴。

    “你说什么?还不如实招来。”长安尹震惊道。

    这名管家被长安尹这么一呵斥吓着讲出了真话:“这可不关我的事,都是我们家老爷让我干的。”

    “你们家老爷都让你干了些什么事?”长安尹对其质问道。

    “我们家老爷托那个杀手办完事后吩咐小人将他在路上杀了。”管家道。

    “照你这么说,那你身边这个人不是杀人凶手?”长安尹道。

    “不是”管家道。

    “既然如此,为何诬陷他?还有那张通缉告示上面的画像怎么回事?”长安尹道。

    “他原本是我们的人,在杀那个人的时候他突然倒戈相向,我们家老爷埋怨小人办事不力,为此训斥了一顿。

    小人气不过,把受的气归结到他身上,所以才想出了这个主意。”管家道。

    就在这个时候从围观百姓中走出来一位头戴斗笠的人,当摘下斗笠的那一刻管家惊吓道:“你,你是人是鬼?”

    “当然是人,本官命大没死。”知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