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11章 深夜救人得门客

第11章 深夜救人得门客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在打斗过程中腿部被砍伤跪倒在地,就在这个时候,苻坚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蒙在脸上也没有多想就冲了出去。

    苻法见此也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蒙在脸上跟上去,就在决定那名受害者生死时,苻坚一脚踢飞即将砍下去的刀。

    “哪里来的不知好歹的东西,少管闲事,如若再不让开,送你们四个一起去见阎王。”管家厉声呵斥道。

    “哼,谁见阎王还不一定呢,这件事情我管定了。”苻坚不屑的冷哼一声。

    “找死,不知死活的东西,上。”那名管家咬牙切齿道。

    一番理论充满火药味后互相打了起来,那个深蓝色衣服的人见有人帮忙,强忍着腿部疼痛站起来继续打。

    可就在这个时候,这群杀手中突然有一个人反过来帮助苻,四个人齐心协力下将他们全部干翻在地,领头管家往后退了一步。

    用手指着说:“你,你你你,你们摊上事了,给我等着,咱们走。”

    这时后世的付戬呆愣在原地,自言自语道:“我刚才做了什么?我居然会武功。”

    “呵呵,二弟又在说笑,二弟自小跟伯父习武练剑。”站在一旁的苻法笑着拍着苻坚的肩膀说道。

    付戬心中想到这点,估计这也许和附身在某一类人身上有关,哈哈一笑没有说什么。

    “多谢二位公子救命之恩,请受小人一拜。”

    “不不不,路上偶遇,只是出一点绵薄之力而已,救你也是想了解一个事。”苻坚赶忙弯腰扶起眼前跪着的人,并微笑道。

    “是啊兄弟,这点小事无需言谢。”苻法插话道。

    “公子刚才说要向小人了解一个事,不妨直说,塔上小人的命也值得。”

    “呵呵呵,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刚才你进夏侯府干什么去了?”苻坚似在质问道。

    “我,我,我去……。”表情紧张且吞吞吐吐说不出完整的话。

    “我来帮你回答吧,夏侯显是不是雇你去杀了那名知府大人?”苻坚道。

    “公,公子是如何知,知道的?”被苻坚这么一问,那名身穿深蓝色衣服的人紧张的冷汗都下来了。

    “看来我所猜没错,这你没必要知道,看你身手不错,为何偏偏要去做那不得人的勾当?”苻坚道。

    就在说话之余,一支冷箭飞射而来,由于那名身穿深蓝色衣服同伴没能挡住飞来的箭,倒地奄奄一息。

    “这位仁兄挺住,我马上带你去找郎中。”苻坚道。

    不用了,我中的很可能是毒箭。”说罢没有了呼吸声。

    接下来三人将他抬到一块空地上草草埋葬了,苻坚转而问向刚才帮自己的那个人为何要做出反常举动。

    “小人其实早就不想干这个行当了,只是没办法而已。没想到今日遇见两位公子颇有豪杰气度,慷慨相救。”身穿深蓝色衣服的人无奈叹气道。

    “没办法……,此话怎讲?”苻坚道。

    “哎!说来惭愧,当今乱世无所依靠,只能任人差遣,再说了,像一些大雇主找上门来也惹不起,不敢不听从。”叹气道。

    “哦,原来如此,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苻坚道。

    “小人姓强,单名一个汪字。”

    “噢,强兄。”苻坚抱拳道。

    “小人只是一个连亲人都没有的草低贱民,实在受不起公子如此称呼。”强汪连忙抱拳道。

    “强兄这话说的,也太看低自己了,人活在世上不分贵贱之别,我想让你指认夏侯显雇凶杀人,我不能让那名知府大人白白挨了一刀。”苻坚道。

    这个……他可是朝廷命官,草民怎么敢!”强汪道。

    “朝廷命官那又如何,他夏侯显真要斗的话,也斗不过当朝丞相。”苻坚自信道。

    “连丞相都斗不过,难道公子是当朝丞相苻雄的儿子?。”强汪预猜道。

    “没错,当朝丞相正是本公子苻坚的父亲。”苻坚道。

    强汪听到这话连忙抱拳施礼道:“小人刚才直呼令尊大人的名讳,多有冒犯,那这位是?”

    “无妨无妨,这位是我的兄长苻法”苻坚笑道。

    双方对视互相笑的点了一下头,随口又问道:“那公子让小人如何去指认夏侯显?”

    “那名知府大人深夜里遭到暗刺肯定会上报给长安尹,若是长安尹得知情况后,短时间内抓不到凶手的话务必要汇报陛下裁决。”苻坚道。

    “这样一来事情可就闹大了,小人一切都听公子安排。”强汪思索片后道。

    “你刚才打斗时胳膊受了伤,正巧本公子这里有些银两,你拿着去把伤治好后回家吧。”苻坚道。

    “不不不,小人怎么好意思收,小人游走江湖多年,居无定所,哪里还有家。”

    苻坚见强汪无处可归起了怜悯之心,想收下做门客,强汪激动的抱拳道:“那太好了,小人能得到公子的青睐不胜荣幸。”

    于是这三人一起回到了东海王府,苻坚给强汪安排好住处后便回到了自己寝室。

    静等明天会发生什么情况,翌日清晨吃饭的时候,苻雄发现一名陌生的下人。

    放下手中的筷子疑惑的问道:“最近本府从未招收过家丁,看你好面生啊。”

    老爷,小人确实是第一次进贵府。”强汪道。

    从苻法口中得知他是苻坚刚收下的门客,苻雄听完这话表面上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

    “噢,是吗?呵呵呵。”苻雄捋着胡子笑道。

    大家吃完饭后逐渐散去,苻雄把苻坚叫到偏室声称有事:“父亲,您找孩儿不会是关于强汪的事吧?”

    “正是,你怎么会将一个陌生人随随便便带进家里来,还招为自己的苻门客。”苻雄道。

    苻坚向前在苻雄耳朵旁小声细语的说出实情,苻雄听完用鄂然失色的眼神看着苻坚:“你说的可是真的?”

    “孩儿不敢撒谎,他是迫不得已才干这等勾当的,孩儿观察其一举一动不像是坏人,见他无家可归就索性收下了,这是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