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9章 家中施展厨艺

第9章 家中施展厨艺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一名打着哈欠的丫鬟不耐烦的拉开朱漆大门,并嘟着嘴巴揉了揉刚睡醒的眼睛。

    “呀!世子爷,老爷,夫人,少爷回来了。”

    “是不是又贪睡了,小心挨板子喽。”苻坚开玩笑道。

    这名丫鬟嘿嘿的笑了一声,当苟夫人听到世子爷三个字高兴万分,即刻走出房门。

    边有边说:“坚儿,你可回来了,担心死母亲了。”

    “昨个夫人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刚才开门的丫鬟道。

    “孩儿让母亲记挂了,还好陛下没有祸及到家人。”苻坚拉着苟母的手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更担心的是馨儿,她比我更担心你的安危,瞧,脸都红了,呵呵呵。

    你父亲刚下朝回来就和我说你快回来了,我还认为是在哄我开心,没想到这是真的,可是这世子爵位没了。”

    苟母由衷的笑并握着苻坚的手,转而又看向低头害羞的苟馨,就在高兴之余笑容变得忧心忡忡。

    苻雄插话道:“什么爵位不爵位的,只要大家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重要。”

    “是啊母亲,父亲说的级是,孩儿对这世子爵位根本不在乎,只要咱们不分开足矣!”苻坚发自肺腑道。

    “快去厨房准备些好酒好菜,今日老夫高兴。”苻雄道。

    “对对对,快去准备,瞧我一高兴把这事忘了。”苟母拍脑门道。

    “是,老爷夫人,奴婢这就去办,哎,对了世子爷,听说您在明轩楼弄出了什么羊肉串的东西,可否一展手艺啊。”丫鬟正要转身忽然问道。

    “没问题,交给我吧,去厨房准备好羊肉,去厨房准备好羊肉。”苻坚吩咐道。

    苻坚和这名丫鬟脚前脚后来到厨房,随后丫鬟问:“世……公子,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很简单,辣椒油,葱花丁,盐,味精尚可,对了,再找一张不大不小的铁丝网和细纲签。”苻坚道。

    此刻在厨房里站着的后世付戬背着手喃喃自语道:“穿越过来已经两天了,很荣幸成为了官二代,但打死了人,差一点丢了小命,好险好险。”

    “公子,什么好险。”丫鬟道。

    昂,我说盐的味道好咸。”苻坚毫无逻辑的回答道。

    “呵呵,公子真会说笑,盐能不咸吗,公子让奴婢找的铁丝网和细钢签找来了,您看行吗?”丫鬟道。

    苻坚点了一下头将东西接过来后,吩咐丫鬟把洗好的羊肉切成小段用细钢签串起来。

    苻坚走到灶台前将大锅炉搬下来放上铁丝网,接下来将木柴投入长方形火槽里面。

    点燃起火苗后将串好的羊肉放在上面,还不时的翻滚,站在一旁的丫鬟很是期待。

    “哇,好香啊,不知道这串起来的羊肉味道如何,公子熟没熟呀,现在可以吃了吗?”丫鬟双手抱拳贴于胸前,鼻息向上吸了一口气道。

    “快了快了,着什么急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苻坚道。

    片刻过后苻坚把火熄灭,再将烤熟的羊肉串从铁丝网上面拿进准备好的盆子里,又随手拿起一串递给那名丫鬟先尝尝鲜

    “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先尝尝再说,好烫啊,嗯,好好吃哦,赶紧让老爷夫人他们尝尝公子的厨艺。”

    丫鬟用嘴吹了两下咬了一口,闭上眼抿了抿那可爱的小红唇,随即转身端着盆子向正厅走去。

    苻坚笑着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此时坐在圆形桌子上的各位,看着盆子里将肉串起来的东西好生奇怪。

    经过苻坚一番解释后大家才明白这东西叫羊肉串,随着散发出来的香味让大家的手情不自禁拿起来品尝。

    “嗯,不错不错,辣而不腻,硬而不咯牙齿,是个好东西。”苻雄细细嚼咽吞下道。

    “嗯,还真别说,还挺好吃的。”苟母道。

    苻法开玩笑道:“二弟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不如去宫里面给皇伯父当御厨吧?哈哈哈。”

    在坐的各位也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站在旁边的丫鬟和仆人们完全忽略了主人们的对话。

    他(她)们不是不专心,而是叫桌上的羊肉串给吸引住了,苻坚见此站起身将盆子端到他们面前。

    “多谢公子,给我一串,给我一串。”

    “嗯,好吃好吃。”

    这些丫鬟和仆人们谢过苻坚后端着盆子围挤在一起。

    “别在这吵吵闹闹,想下去吧。”苻坚道。

    “是,老爷。”

    “此次孩儿能幸免于难全仰仗咱们是皇亲国戚,陛下这才网开一面。苻坚感慨道。

    “哎,坚儿可不能这么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陛下岂能为了连枝关系枉顾国法,再说了,那夏侯恒行事也太过张扬。

    长安城的老百姓们早就看不惯他了,老夫早就想弹劾夏侯显家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了,只是没抓到把柄,这回倒好了,让你给摆平了。”苻雄道。

    “是啊是啊,公子做的很对,那吓猴横欺负老百姓,早就该死了。”丫鬟道。

    这时苻雄捋着胡子不知在思索什么,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丝担虑,苻坚在和父亲交谈过程中得知夏侯显是个心胸狭隘的人。

    且又还是个唯我独尊的人,担心他儿子的死不会这么轻易息事宁人,恐怕会连累到无辜之人。

    “糟了,不好,多谢父亲提醒,孩儿去去就回。”苻坚顿时醒悟道。

    “坚儿,何时如此慌张?”苻坚刚把左腿迈出房门台阶,就被站起来的苻雄叫住。

    “当时孩儿被抓进知府衙门后,那名知府大人丝毫没有处置之意,孩儿担心夏侯显会算到知府头上。”苻坚刚迈出去的左腿退回来解释道。

    “哎呀!老夫怎么把这事忘了,看来真是老糊涂了,已经是傍晚了,不如让你兄长跟你去吧,多一个人多个帮手。”苻雄一拍脑门急语道。

    “是啊二弟,父亲说的没错,况且现在天已经黑了。”苻法道。

    二人就这样在漆黑的夜晚朝着城西方向奔去,这个时候的衙门府内一个黑衣人从墙角偷偷潜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