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8章 虚惊一场得罢免

第8章 虚惊一场得罢免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这些朝廷官员进入宫中的第一道门则是云龙门,城门两旁分别站着手拿长戟的士兵。

    站在中间的城门校尉正在挨个给上朝的官员们搜身检查,其他官员都伸开双臂接受检查。

    唯独只有夏侯显来不及让城门校尉搜身,下了马车直接朝着城门口走去。

    被站在门口两旁的士兵用长戟交叉拦住,夏侯显两手打开长戟大步向前走。

    同样站在门内两旁的士兵正要关城门,又看城门校尉也没说什么,只好低头退下。

    “这夏侯大人今儿是怎么了?看样子挺着急的。”其他官员们互相议论道。

    夏侯显快速跑向宣政殿,见到侍殿太监声称要见陛下,那名太监带有娘娘腔道:

    “哟,夏侯大人,陛下还在穿衣宽带,得等到上朝时再说呀,您说呢夏侯大人,这急性子还是改不了。”

    “夏侯大人,看您这着急的样子,到底发生了何事?”片刻后其他官员陆陆续续都到齐了,一名官员问道。

    “本官的儿子被人打死了,这正要让陛下给平理呢。”夏侯显垂泪道。

    “啊,是何人敢对夏侯公子不敬?”

    “是……”

    “陛下御朝。”侍殿太监清了清喉咙对着众臣喊道。

    当众朝臣听到这四个字时,文官和武官自觉着一左一右排列站好,顿时朝堂之上变得尤为安静。

    众臣只见一名身穿黑色龙衮,头顶十二颗黑圆珠平天冠的苻健坐到没有扶手的龙椅上,齐刷刷跪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苻健挥起左臂威严道。

    众臣刚站起身来,夏侯显就迫不及待从队伍中站出来并手持象牙板:“臣有要事启禀陛下。”

    “可是为了令郎的事?”苻健道。

    “正是,臣不仅要回公道,还要弹劾当朝丞相家教不严,难堪丞相重职,请陛下罢免其职。”当夏侯显说这句话的时候言语带有锋利感。

    其他官员一听愣了,惊道:“夏侯大人是不是糊涂了,平白无故弹劾丞相大人干什么?”

    “本官没糊涂,本官的儿子就是他苻雄的儿子苻坚杀的。”夏侯显斜着眼看着苻雄说。

    众臣一听这话更疑惑了:“夏侯公子的死和丞相大人家的世子有何关系?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有什么误会,不信你可亲自问问。”

    “丞相大人,夏侯大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苻雄如实回答道:“确实如夏侯大人所言。”

    “啊,怎么可能,听说世子向来性格温和,从不喜打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

    苻雄如实回答道:“确实如夏侯大人所言。”

    “啊,怎么可能,听说世子向来性格温和,从不喜打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时间朝堂上讨论不休。

    苻雄如实回答道:“确实如夏侯大人所言。”

    “啊,怎么可能,听说世子向来性格温和,从不喜打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时间朝堂上讨论不休。

    “肃静,众卿不要再说吵了。”苻健道。

    朝堂之上瞬间安静下来,苻健又道:“夏侯大人,朕且问你,令郎是如何被打死的?”

    “是吾儿自小嬉戏斗勇,这才……。”夏侯显道。

    “好一个嬉戏斗勇,难道这欺负老百姓和强索保护费也是嬉戏斗勇吗?若不是因为此事,朕还蒙在鼓里呢。”苻健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变得深沉。

    夏侯显见陛下龙颜不悦,立刻伏地道:“臣教子无方才会酿成大错,平时太溺爱吾儿了,臣知错。”

    苻健让夏侯显提出要求,夏侯显以汉高祖制定的约法三章中的杀人者偿命作为条件。

    苻健听完这个要求拍案而起,手指着训斥道:“你儿子勒索老百姓这个事暂且不论,杀人偿命你还有脸说出口,朕已派人查过了,就在前段时间。

    你这个混账儿子因一些琐事杀了人之后草草埋葬,你儿子是不是早就应该杀人偿命?”

    “陛下,这件事情臣确实不知情,还望陛下明察。”夏侯显连忙解释道。

    “朕看这样吧!念爱卿丧子之痛,那就废除东海王世子之位,夏侯爱卿可还满意?”苻健安慰道。

    “就依陛下所言,臣无异议。”夏侯显嘴上服从,但内心不服。

    “丞相对此可有何看法?”苻健转话问苻雄道。

    “众卿还有何事禀奏?朕乏了,退朝吧。”苻健见没人奏报便下令退朝了。

    “臣等恭送陛下。”

    众臣跪拜起身后依照次序退出宣政殿,夏侯显独自一人站在那里不知在思索什么,有些人经过他的身边时会说一句节哀的话。

    长安城西知府衙门

    “圣旨到。”

    知府和苻坚见宫中的人来了,跪下伏地道:“下官,臣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苻坚失手打死了夏侯恒,但又因夏侯恒为恶一方,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免除继承世子爵位,钦此!”

    “臣接旨”苻坚跪着起身双手向前伸接过圣旨。

    “大人请留步,喝盅茶再走吧?”知府客气道。

    “不了,不了,老奴还要回去复旨呢。”

    这名知府虽然先前被夏侯恒买通过,但现在夏侯恒已经死了,也不用顾忌什么了。

    笑眯眯的抱拳道:“恭喜世子爷,陛下没有追究此事,可是这世子爵位……。”

    “知府大人不必这么称呼,我现在已经不是世子了,和平民百姓没什么区别,我苻坚做过的事没有后悔过。”苻坚道。

    “您可不能这样说,怎么着也是当今陛下的亲侄子,您的世子爵位也许是暂缓废除。”知府安慰道。

    “多谢知府大人关心,我先回家一趟,告辞。”苻坚拱手道。

    这名知府在府门外看着苻坚离去的背影笑着捋了捋几乎全白的胡须,嘴中轻哼的小曲转身回到了府内。

    苻坚无所顾忌的感到高兴起来,身边的衙役们也为此感到高兴。

    而苻坚殊不知夏侯显会不会把夏侯恒的死归结到自己身上。

    东海王府,次日

    “谁啊?大清早睡个懒觉都不让人家消停,真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