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7章 见义勇为惹事端

第7章 见义勇为惹事端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够了,此事需冷静想办法,切记,府里的所有人都不要去知府县衙听判,以免有图为不轨之人拿此事做文章。”

    “是,老爷。”众人听到叮嘱后齐声应道。

    “元才兄还需先调整好心态才是最重要的,那我就不便打扰各位了,告辞,告辞,伯父伯母小侄先行告辞。”

    吕婆楼见苻雄脸上烦恼的表情也很着急,但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爷俩抱拳转身离去。

    长安城西知府衙门

    “是何人如此大胆竟然把夏侯大人家的公子给杀了?哟,这不苻世子爷嘛!”一名知府身穿堂服并清了清嗓子,仔细一看惊道。

    “知府大人您没有看错,正是本世子。”

    “谁给你们的豹子胆,竟然敢把堂堂世子爷抓过来了,还不放手。”知府厉声呵斥那五位衙役。

    “啊!原来是世子爷,小人有眼无珠,还望世子爷宽恕小人的不敬之罪。”两名架着苻坚的衙役听到训斥后立刻松了手。

    此时夏侯恒的几个马仔一听这位杀了自家主子的人是世子爷,顿时脸色大变,就连说话的语气都略有抵触:

    “世……世子爷就可以随便杀人吗?亏世子爷您还是皇室中人,明知杀人犯法还故意为之。”

    苻坚一听这话火了,厉声道:“你们家公子是什么德应该比本世子更清楚,还敢质问本世子。”

    那几个马仔听完这话后后腿了一步,没有继续反驳辩论,停留片刻后走出了知府大门。

    “敢问世子爷,您怎会招惹夏侯家的公子?”知府一脸苦瓜像并反问道。

    苻坚见这名知府大人说这句话的时一脸苦瓜像,瞬间神情严肃起来:“怎么,听知府大人这语气好像很怕夏侯家?”

    “非也,非也,请恕小人直言,夏侯恒死了,小人也感到高兴,但毕竟除去一霸,只是觉得世子爷行事太过莽撞了些。”知府大人解释道。

    “莽撞……,本世子平生最厌恶这类横行乡里之人,知府大人顾忌本世子的身份,”苻坚正面言辞道。

    知府大人听完这话点头称赞佩服,转头思索片刻,考虑到苻坚毕竟皇室中人。

    不敢擅自做主拘捕审问,送往宫中交由有司部门处置,但又怕陛下怪罪自己抓了皇亲国戚。

    也不敢得罪位居高位的丞相苻雄,自己又胳膊拧不过大腿惹不起当地世族夏侯家。

    “望知府大人切莫顾忌任何问题,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苻坚见知府始终走动徘徊不定,已经猜到了为何事而发愁,向前道。

    “多谢世子爷,在下……,外面何人在喧哗?”知府话还没说完府门外传来噪杂之声。

    “老爷,有个人自称是明轩楼的齐掌柜。”衙役拉开黑漆大门摆头应道。

    这名知府心想我又没赊过账,这酒馆掌柜的来干什么?心中带着疑惑走到府门前问个究竟。

    “齐掌柜,带这么多老百姓前来所为何事?”知府面带严肃质问道。

    “刚才被知府大人抓走的那位苻公子是为了给小的讨要赊账的钱才失手打死了夏侯公子。

    更何况是夏侯公子无礼先动的手,想必知府大人知道夏侯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是啊大人,我们都可以作证,您不能抓苻公子。”这句话被好几个老百姓重复一遍又一遍。

    “哦,事情的原委原来是这样啊!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了,本官自有分断,散了散了,都散了吧。”知府得知实情后两只手掌摆了摆并说道。

    “既然知府大人都这么说了,我们更没资格说什么了,大家伙都散了吧。”就这样齐掌柜与老百姓们互相讨论着离开了。

    就这样齐掌柜与老百姓们互相讨论着离开了,知府看着老百姓们离去的背影转身回到了府内,并示意让衙役把府门关上。

    夏侯府院内

    “老爷,老爷,您赶快去前院看看去吧,少爷他……他。”一名丫鬟急匆匆的跑到后花园去喊正在给鹦鹉喂食的夏侯显。

    “最近说话怎么变结巴了,少爷怎么了?”夏侯显放下手中的鸟食

    “少爷他……他被人打死了。”那名丫鬟谨慎的声音变着低沉。

    “说什么丧气话,少爷活着好好的,怎么会死?乌鸦嘴。”夏侯显重新拿起石桌上的鸟食挑逗鹦鹉。

    “奴婢不敢对老爷撒谎,老爷若是不信,大可亲自去看看。”丫鬟伏地道。

    “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正对着鸟笼发出啧啧声音的夏侯显不经意间把鸟食摔落在地。

    夏侯显看这名奴婢始终低着头不回答,感觉不妙,立刻小步赶往前院查看究竟。

    “恒儿,恒儿,你这是怎么了?快睁开眼看看为父。”

    夏侯显走到木板前掀开白色蒙布只见脸色煞白煞白,摇晃喊了两声毫无反应。

    奴仆们纷纷下跪磕头道:“死者不能复生,还望老爷节哀顺变?”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少爷出门前你们这些狗奴才是怎么保护的,究竟是谁如此胆大包天杀了我夏侯显的儿子?”夏侯显悲痛的埋怨贴身奴仆没有做好安保工作。

    “禀告老爷,听知府大人说那个杀害少爷的凶手是什么姓苻的世子爷。”一名奴仆低头哈腰道。

    夏侯显不假思索片刻:“姓苻的世子爷,莫非是他,具体说一下那人的相貌。”

    “那个人带有书香气,剑眉慈目,并且长着一副国字脸。”奴仆道。

    “果然是苻雄的儿子,你我同朝为官并无朝堂之争,为何怂恿你儿子害我儿性命,我夏侯显与你苻雄势不两立。”夏侯显判断无误后气愤的语气加表情怒道。

    “老爷,切莫再伤心难过,身子骨要紧,让少爷尽快入土为安吧?”奴仆道。

    “好,一定要用上好的棺材安葬少爷,就交给你们处理吧!”夏侯显含着眼泪挥手道。

    “是,老爷,小的们一定处理好。”

    次日清晨

    一辆辆马车被自家奴仆牵着绳僵来到了秦国具有权利象征的中心地,繁华而不失儒雅的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