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5章 欲起见义勇为之心

第5章 欲起见义勇为之心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唉!别提了,这都是家常便饭了,没什么好奇怪的,俺们有门面店的生意人还好一些,可苦了那些在街道上做生意的人,始终是我们这些生意人的一块心病啊!”

    苻坚见这齐掌柜发出对此事不满的痛心,且脸上流露出有苦说不出的表情。

    本身前世今生的苻坚性格就是一个忌恶如仇的人,当听完这话打心底里觉得愤愤不平,从未有过的善恶感,打算继续盘问下去。

    “刚才公子说的那个人我们可招惹不起,他叫夏侯恒,外号吓猴横,全都是仗着自己家有钱有势”

    而且他还有一个在朝为官的老爹夏侯显,强行给老百姓索要什么保护费。”

    若是不给还动手打人,不仅如此,他还和当地的几个世家大族有关系,我们也是没办法,唉。”齐掌柜趋步向前。

    “这里可是我秦国的首都,天子脚下也敢恃势凌人,眼中也太没有王法了,就算如此,难道当今陛下不惩治这类人吗?”话语之间吕光从中插了一嘴。

    “唉!陛下目前正在准备与周边邻国打冷战,那里还顾得上民间的锁碎杂事,还有那个混蛋吓猴横每次到本店都赊账,他有钱就是不给,真受够了。”

    吕光又问道:“那当地官府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不管此事吗?”

    齐掌柜说:“怎么可能不想管,只是不想得罪他罢了。”

    “吃着朝廷的俸禄而不为老百姓办事,真是妄为父母官这个称呼了,应该公事公办,岂能为了得罪某些人而做旁观者。”苻坚收紧面部严肃。

    “公子说的到轻巧,上一任知府大人就是因为处理了一件事情夏侯恒不满意,让他老爹想方设法罢免了那位知府,现任知府怎会重蹈覆辙。”齐掌柜再次唉声叹气,听完这些话苻坚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啪。”

    “真是实打实的狗仗人势,我堂堂大秦国岂能容这类的蛀虫滋长,此人若是不除,恐怕会危害江山社稷安稳。”

    苻坚不愧持有皇家血统,从这件事情就看出了国家存在的弊端,一想到此处猛然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来,拍桌子的声音惊扰了旁边几桌客人。

    “年轻人不要心气太盛,有些事情不要去管最好,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被惊扰的那几桌客人知道他们是在说此事,端起酒盅说完话便一饮而尽。

    “齐掌柜,你刚才说夏侯恒赊你们店的账还没有还是吧?你且把他叫来,看我如何治他。”

    “苻……苻公子万万不可呀,夏侯家有钱有势,我们可得罪不起呀,我看还是算了吧!”

    苻坚此话一出让这名齐掌柜连连打手势加上说话的言语略有些磕巴

    “你怕什么?若是出什么事我担的,你尽管将他叫进来就行。”这个时候的苻坚将刚毅的性格体现了出来。

    “哟哟哟,平时看你说话挺能耐的,怎么一提到夏侯恒嘴就哆嗦。”旁边的客人在嘲笑齐掌柜此刻说话磕巴。

    “去去去,别学我说话,这没你的事,你小子若是跟我不熟,我非把你赶出去不可。”

    齐掌柜突然问道:“哎,苻姓可是咱们秦国的国姓,苻公子恰巧也姓苻,莫非公子是皇亲国戚,难怪豪不惧怕惹这类人。”

    “那是自然,我文玉兄可是东……。”吕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苻坚的一声低调给打断了。

    齐掌柜坐着怔了一下,考虑到那位公子在说这位公子身份时却被他打断了。

    想必这位公子的身份不简单啊,有人给自己撑腰还害怕啥,齐掌柜有了苻坚刚才那句话鼓足了心底勇气。

    站起身撂下一句话:“小二,看着点哈,我出去一趟,去去就回。”

    “好嘞,掌柜的,您就放心吧。”酒保端着碟子给客人放下应声回道。

    齐掌柜只身一人走出店门,此刻街道上的嘈杂声越来越近,哼着小曲假装散步路过:

    “哟,这不夏侯小爷嘛,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脸色不对啊,是谁惹您生这么大气。”

    “哼,还能有谁,都是你们这些不知轻重的低贱平民百姓,本小爷要跟这小兔崽子收保护费,不但不给反而还犟嘴,本小爷不开心了。”夏侯恒咬牙切齿的冷哼一声。

    “俺做点小生意也不容易,况且家中上有老下有小还需照顾,那里还有多余的钱交不该交保护费啊!”

    受欺负的那个摊主小商贩脸上明显显示出很不情愿的样子,夏侯恒听完这几句话眼一瞪牙一咬:

    “这话让你说的,什么叫不该交的保护费?你给我解释一下,知府大人都成本小爷的人了,你算那根葱。”

    若是本小爷给知府大人稍稍做点工作,你这小崽子还能在这里摆摊吗?本小爷看你西北风都不够你喝的。”

    说完想要向前伸手去打那个摊主小商贩,这个举动却被那名齐掌柜制止了,并微笑劝道:

    “小爷消消气,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请小爷到小的店里看个新鲜食物,压压心中的火,保证您爱吃,走。”

    “这还差不多,还是你小子识时务。”就这样夏侯恒和几个随身马仔来到了明轩楼。

    一帮人刚踏入明轩楼门的那一刻,屋里面那些客人见夏侯恒进来了纷纷放下银两走了,此刻屋里只剩下苻坚和吕光两个人。

    “你不是说有新鲜的玩意要招待小爷我的吗?快拿出来呀。”夏侯恒带着质问的语气。

    齐掌柜点头哈腰道:“小爷先找个位置坐下,小的这就去拿。”

    “喂,那两小子,别人都走了,你们为何不走?”说话依然是那么粗暴。

    苻坚和吕光都没有理会他,随手端起盅喝茶,此刻夏侯恒的脸色瞬间变得凶象:

    “喂,本小爷跟你两小子说话呢,没听见吗?耳朵是不是聋了。”

    正要起身向前却被赶来的那名齐掌柜叫住:“夏侯小爷,这就是小的说的那个新鲜食物,名叫羊肉串,您尝尝。

    “嗯,不错不错,就这么点,还有吗?本小爷还没吃够呢。”夏侯恒退步坐下抬起左腿踩在凳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