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3章 附身大秦世子爷

第3章 附身大秦世子爷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付戬……不,现在应该叫苻坚,他知道眼前这位世子妃苟馨的两个哥哥为自己日后发动兵变也起到了辅助作用,而且她还是现在自己母亲的本家亲戚。

    “发什么愣啊,是不是听说快要成亲了,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哈哈哈”

    苻雄还没等苻坚回话,从府门外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父子之间的对话,声音越来越近。

    “伯父伯母。”说这话的人因为是东海王府中的常客,所以无需管家通报就进来了。

    “晚辈见过伯父伯母,我今天专门到贵府不是看望您二老的,而是来看多年未见的文玉兄。”

    苻雄站起身来捋着胡须笑道:“贤侄啊,你父亲是否也随你一同来了?”

    “来了来了,现在正在家中收拾东西呢,多谢苻伯父一直挂念家父。”那个不速之客面带笑容十分礼貌的回答。

    苻坚的原身付戬知道文玉是自己的小名,看来这个人对东海王府的人都很友善,还没搞清楚其身份就被那个人拉到自己的卧室。

    “文玉兄为何用这种吃惊眼神看着我,多年未见连你世明兄都不认识了吗?”

    当苻坚听到世明二字的时候,大脑思索了一下,瞬间有些激动,原来他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后凉政权建立者吕光吕世明啊!

    “文玉兄,你在想什么?吕光道。

    待苻坚缓过神来微笑道:“我怎么会忘记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世明兄呢,只是觉得多年未见,世明兄潇洒了许多。”

    吕光呵呵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苻坚的原身凭借着对历史记忆力断定这是前秦第二代掌门人景明帝苻健,判断出来了当今是皇始年间,但不知道这是哪一年。

    “对了世明兄,我记得咱们上一次见面是哪一年来的?骑马不小心摔了一跤,记不清了。”苻坚灵机一动想到了套话。

    吕光叹息道:“还记得那是在赵国建武十一年,有一次我们去偷地主家的羊烤的吃了,你吃完后还跟我抢,唉!如今已过去八年之久了!”

    苻坚的原身付戬数学本就不好,背着手数手指头,算出了穿越到古代的这一年是公元353年。

    即皇始三年,也就是东晋权臣桓温伐秦的前一年,目前自己只有十八岁。

    此刻忽然听到府门外传来一声:“你个臭小子,我刚把马栓上一回头人没了,原来是去你苻伯父家里了。”

    说话的这位正是吕光之父吕婆楼,吕光见父亲来了便躲到苻坚身后像躲猫猫似的,嘴上还说打不着,打不着。

    “晚辈见过吕伯父”苻坚道。

    “贤侄不必客气”双方一打招呼打断了他们父子之间的嘻闹。

    正当吕婆楼与之聊天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既熟悉又很亲切的声音:

    “呵呵呵,吕兄,好久不见,最近一切可好啊!我们好久不见面了,这次回沛郡老家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注)

    苻雄像以往那般习以为常的问候,吕婆楼向后一看原来是老朋友,向前小步而不失礼数道:

    “下官一切都很好,这次回老家多陪了陪古稀的父母,下官只不过是一名侍中,可承受不起丞相大人如此称呼。”

    “你我曾一起帮助先帝打江山,且又同朝为当今陛下的臣僚,朝堂上我们是合作伙伴,私下我们是至交多年的好友,无需这么拘谨。”

    当吕婆楼听完苻雄这句话甚是感动:“既然丞相都这么说了,那在下就不见外了。”

    话刚闭,彼此目视对方哈哈一笑,两位老顽童就这样有说有笑的你一句我一句走进正厅。

    “文玉兄,我们兄弟二人许久未见,是不是该聚聚了,走,咱下馆子去。”话刚说完吕光就拉着苻坚朝门外走去。

    在这阳光明媚照耀下的前秦帝都长安城显得格外热闹,那些商贩们都各自吆喝着自家生意,卖什么的都有。

    “瞧一瞧看一看了啊,好吃不贵,好吃不贵,走过的路过的不要错过。”

    “卖冰糖葫芦嘞,新采摘下来的新鲜山楂又酸又甜,快来尝尝啊。”

    “这个怎么卖的?老板。”

    “十文一个,保证结实,有质量问题可以换。”

    “让一让嘞,让一让嘞,小心马车撞到您。”

    “豆腐,豆腐,刚刚用新鲜的大黄豆磨出来的,可以免费品尝。”

    当苻坚行走在这前秦首都长安街道上时眼前一亮,口中不自觉的说了一句:“哇!这热闹度不比我来那个时代差多少。”

    “文玉兄你说什么?”

    “昂,没什么。”

    “嘭嘭嘭”砧板上传出剁肉的声音,圆形的砧板还微微颤动。

    这时从明轩楼走出来一名体态偏瘦的酒保将手巾手塔在肩膀上并扯着嗓子吆喝道:

    “本店刚进的新鲜羊肉,俺们家齐掌柜刚刚宰了自家养的大肥羊,路过的客官快来看看啊,欢迎新老客官进店购买,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不好吃不要钱。”

    “客官里边请”

    “小二,给我割四斤羊肉,回去好给俺老娘过寿。”

    “好嘞客官,您里边请,为了您这份孝心,本店可多赠送您点,别忘了吃好再来。”

    站在店门口的酒保看着新客人,或回头客纷纷提溜着包好的羊肉从店里面出来后接着重复道:

    “本店刚进的新鲜羊肉,俺们家齐掌柜刚刚宰了自家养的大肥羊,路过的客官快来看看啊,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不好吃不要……。”

    就在这个时候走过来两个人打断了酒保的吆喝声,来者此二人正是吕光和苻坚。

    酒保微笑道:“哟,两位公子里边请,今儿本店刚进的新鲜羊肉,可以看一下。”

    苻坚瞬间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吃羊肉的妙法,只身跑到后厨,吕光紧跟其后。

    “这羊肉吃定了,不过我有个新吃法,老板,把厨房借我一用。”

    身边的吕光挠挠头疑惑问道:“文玉兄,你搞什么?”

    “一会你就知道了,保证让你肚子鼓鼓的。”吕光听到这话带着好奇心和期待的眼神看苻坚究竟在玩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