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 第2章 带着遗憾去穿越

第2章 带着遗憾去穿越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朕的大秦不允许亡 (ie)”查找!

    在那个社会制度有一个普遍现象,称呼别人的字是表示尊重,可见当时在位的皇帝苻健对这个人的尊敬程度。

    当进入梦乡时耳边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人在说话,待睁开朦胧的眼晴时只见一个穿着古代装束的中年男子愁眉苦脸:

    “坚儿,坚儿快醒醒啊!你这是怎么了?”

    中年男子看到儿子昏迷不醒,一时情急,站起身来对着下人们愤怒道:

    “你们是如何照看世子爷的?让他从马上摔下来,你们主子若有什么事,一个也跑不了,宫里面的太医为何还不来?”

    这些下人们看到府主动怒了,齐刷刷跪在地上求原谅:“老爷息怒,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奴婢们以后注意就是了。”

    “本王只是一时生气而已,并没有错怪你们的意思,坚儿也是如此任性,非得骑那匹生性倔强马。”中年男子渐渐仰止住了心中那份激愤。

    此刻匆匆赶来一名身穿朝服的太医手提医箱,左手抚在右肩下方作揖道:“下官来迟,还请王爷见谅。”

    中年男子尊敬的回礼道:“无妨无妨,辛苦太医跑本府一趟,咱们闲话少说,快快诊治吧,莫要延误吾儿的病情。”

    被太医称作王爷的中年男子正是前秦东海王苻雄,而躺在床上的那个少年郎就是他的嫡长子苻坚。

    太医把完脉站起来又弯下腰查看口腔:“敢问王爷,令郎何故昏迷不醒?”

    苻雄关心的说:“是骑难以驯服的马才导致这样的,太医,吾儿的病情如何?要不要紧?需要吃药吗?”

    那名太医微笑道:“请王爷切莫产生这种顾虑,令郎也许是刚才惊了马,猛烈从马背上摔落下来导致头部受到撞击,这才昏迷不醒。”

    然后太医从医箱里面拿出一根银针,轻轻刺进头部穴位,不一会功夫苻坚慢慢睁开眼睛。

    下人们看到主子清醒了过来激动的说:“世子爷醒了,世子爷醒了,太好了。”

    苻雄也为此感到高兴,面带喜色问候道:“我的坚儿你可醒了,担心死为父了,感觉身体如何?你倒是说话啊!”

    躺在床上付戬醒来后直视屋顶,顿时就愣住了,起身看到房间里面的设施。

    再看看周围的那些人和自己的打扮装束就更懵了,心想刚才参观完古宅就在古床上面迷瞪过去了。

    “哎哟。”穿越时空的付戬为了证实这个疑虑,便用手指甲尖狠狠掐了一下胳膊,哎哟一声。

    但还是很难相信这是事实,又用手扇自己的耳光,这次证实了自己没有出现幻想,而是真的穿越时空回到古代社会中。

    付戬这两个毫无意识的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鸦鹊无声,全都看傻了眼,下人们不由自主的说:

    “这……世子爷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自从从马上摔下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自己打自己,难不成是中邪了。”

    “住口,世子怎么会无缘无故中邪,闭上你们的乌鸦嘴。”下人们听到训斥后低头没敢再吱声,纷纷往后退了几步。

    这个时候的付戬心中有很多疑惑,一脸茫然并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每个人都穿着古代的衣服?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苻雄听到这句话大为吃惊,用手抚摸魂穿付戬的额头:“没发烧啊!坚儿你这是怎么了?胡言乱语在说什么?不会是把脑袋摔坏了吧?难道连为父都不认识了吗?”

    转头又问向太医这是什么情况,太医安慰道:“请王爷放心,令郎并无大碍,只是刚刚头部摔伤正中后脑勺,尚未完全清醒,只是暂时失忆罢了,还需多多静床休息,慢慢就会好起来的。”

    苻雄听完这句话忐忑不定的心情终于放下了,随即吩咐一名丫鬟拿出银两赏赐给这名太医。

    待太医提着医药箱退出房间后下人们和苻雄也都纷纷散去。

    此刻房间里面只剩下付戬一个人,随着关门嘎吱声,付戬也发出了兴奋的声音:

    “耶,我竟然穿越了,刚才那个人叫我坚儿,莫非就是那个隋文帝杨坚?不行,我得搞清楚这是什么朝代?”

    正在思考问题之时门外传来一个稚嫩而清脆的女声:“坚哥哥开饭了。”付戬意识到坚哥哥是在叫自己。

    于是就下床去开门,当付戬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有个小姑娘一路小跑并走向台阶礼貌问道:“坚哥哥,你好点了吗?摔得疼不疼啊!?”

    付戬见这位小妹妹即可爱又懂礼貌,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走进了正厅坐下来吃饭。

    在大家吃饭过程中付戬想搞清楚身处在那个历史朝代,大脑一动便就想到一个方法。

    以自己头脑尚未清醒为由,让大家重新认识一下彼此,府里的女主人苟氏一脸吃惊道:

    “这孩子今天怎么净说些奇怪的话,你母亲难道都不记得了吗?”

    “瞧母亲这话说的,儿臣岂能会忘记,刚才太医说儿臣暂时失忆,所以记不起来了。”

    付戬顿时感到有些尴尬,微怔了一下,就以此为自己打圆场,在场的所有人都表示理解。

    “本王可是咱们大秦国的丞相苻雄是也。”

    “二弟,我可是你兄长清河王苻法是也。”

    “二哥,我可是你三弟阳平公苻融是也。”

    “二哥,我可是你四弟河南公苻忠是也。”

    “夫君,我可是你未过门的世子妃苟馨,虽然还未嫁进王府,提前这么称呼一声应该不算过分吧?世子什么表情。

    该不会是不承认我这个未来的世子妃吧?咱们俩的婚事那可是长辈们定下来的。”刚才喊付戬吃饭的那个小姑娘脸色一红。

    当付戬听到这句话即吃惊又很高兴:“不不不,怎么会呢,只是觉得你第一次这么称呼我感到意外而已,没别的意思。”

    转念心想,我竟然穿越成了氐族苻坚而不是杨坚,更令我意想不到是不仅穿越成平时看史书的那个朝代,而且还抱得美人归,这事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