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夫君大人太难追 > 第109章 凶狠的野猫

第109章 凶狠的野猫

 热门推荐: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夫君大人太难追 (ie)”查找!

    如玉这才闭上嘴,微微垂眸折断桃贵妃的视线:“多谢父皇母妃关心,孩儿已无大碍。”

    她不需要装可怜来博取任何人的同情与怜爱。

    不稀罕。

    长明帝与桃贵妃本欲腾出时间陪她多待一会,给予多一点关爱,但因如玉说自己犯困想歇息,两人便离开了。

    离开时长明帝幽幽叹气:“这孩子性子不可人,朕已经开始为她担忧了。”

    桃贵妃则是担心她的容貌,便是出嫁了也未必留得住夫君的心。

    女子出嫁后,是要依靠夫君过一辈子的。

    皇宫里,因为桃贵妃颇为喜爱猫的缘故,除了白羽之外也放养了许多只猫。

    桃贵妃对猫有着特别的爱护情结,心疼女儿的同时又恐她一怒之下对对猫下黑手,于是让人将所有的猫儿送出宫去。

    这件事奚青山也听恒美丽说了,心中顿时明了,等到夜晚时便偷偷溜去长清宫。

    此时恒寂正与谢之怀讨论事情。

    门扉紧闭,两人于书案前相对而坐。

    “还要劳烦先生办一件事。”

    “殿下请吩咐。”

    恒寂将一块纯金打造的鱼形状令牌交给他:“长平街五子巷第五户人家,令牌是空心的,里面有我的手信。你将令牌交给他,让他前去调查一个人。”

    谢之怀接过:“何人?”

    “晋辞,一身白衣的男子,和奚大人有关。”他的目光深邃而沉静,“我猜测,他别有来头。”

    谢之怀也不多问,将令牌藏进袖中离开。

    出门时恰好遇到奚青山前来。

    “伯伯。”她热情地叫一声。

    谢之怀慈祥一笑:“奚小姐来了。”

    眼看奚青山站在门口就要与谢之怀聊起来,恒寂及时打断她:“愣在门口作何,还不进来。”

    奚青山对谢之怀挥挥手,提着裙摆小跑进来。

    一来便凑到他耳旁悄声问:“是不是你做的?”

    恒寂看她一眼:“你觉得?”

    奚青山嘿嘿一笑:“我就猜到是你。我知道如玉昔日险些要下毒害死你,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虽然女儿家的容貌挺重要,但是……她这个狠毒的小丫头,也该给点教训了。”

    恒寂几不可见抿抿唇角:“蠢货。”

    奚青山被骂惯了,不在意耸肩:“那小东西真真儿凶狠,昨儿险些把袋子抓破了。你在哪捉来的?”

    恒寂:“巷子里的野猫,昔日和野狗抢食被扯掉一只耳朵,见人就抓,你说凶不凶。”

    奚青山点头:“跟你一样。”

    恒寂轻飘飘睨过去:“离我远点,小心受伤。”

    奚青山腆着脸贴上去:“不怕。你对别人凶,却只对我一个人温柔。”

    “有想法。”

    然而奚青山还是低估了恒寂的记仇心。这几日,听说如玉公主的脸用了上好的膏药,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每日疼得她摔碗砸椅。

    没有法子,只好停止用药,娇嫩的脸蛋儿上顶着三条疤,眉目间戾气环绕不散,活像那深山土匪窝里的大当家。

    明仁帝恐她如此下去会情绪崩溃,请了善于疏导人心的老先生来开导她,然而老先生还未进门便被她甩出来一个玉如意砸掉一颗牙,于是称病,再也不来。

    如玉被长明帝禁足在玉华宫,等到万寿节过,前来贺寿的各州大人都走了再放出来。

    奚青山与恒寂说起这件事时不由得感慨一句:“她还挺可怜的。”

    遭到恒寂冷眼:“险些被湖水溺死时怎么不觉得自己可怜?”

    奚青山干笑两声,转移话题:“寂寂,近日玄王频繁来看我,还说一大堆贴心话,你说他是不是看上我了?”

    恒寂垂头看着书,黑黑的睫毛动了动,形状完美的薄唇吐出两个字:“恭喜。”

    奚青山微微噘嘴:“等你看上我非我不娶,那才叫恭喜。”

    而她不知道的是,宫中开始有传言——辰王殿下与奚大人的千金来往频繁,有着秦晋之好的嫌疑。

    这些事唯独传到了长明帝耳中。

    今日便是万寿节,普国同庆、朝野同欢之日。

    按照大恒皇室的旧规,万寿节庆典持续三日,皇帝应大赦天。

    一早,百官按制着官袍进宫,于乾坤殿向皇帝献贺,献上美酒甘露并各式礼品,皇帝则按官位等级依次赐赏。

    而这一天的京城里,匠人们早已用彩画、布匹将二十八条主要街道装饰得绚丽多姿,处处歌舞升平。

    热闹繁忙之际,谁也顾不上两个小小的姑娘。身处轻松喜庆的环境中,人的心也不自觉欢快起来。

    两人拉着手在御花园东窜西窜,遇见前方一行婢女端着三十六种蟠桃而过,赶紧退到一旁。

    开宴很久之后,两人才往乾坤殿去,路上遇见恒青岚。

    自恒美丽被禁足后,她便只能一个人玩。虽不必再忍受动辄被如玉骂,但一个人难免有些孤独。

    她站定,看向两人的眼神没有了倨傲和愤怒,只静静看着她们,抿了抿唇似要开口,又忍住了。

    想到她以前欺负恒美丽,奚青山便不想理她,拉着恒美丽饶过她去了大殿。

    大殿是皇帝的主场,热闹程度自是不必多说。两个小少女寻了个隐蔽角落,端了一些水果摆在身前,有荔枝、龙眼、小玉瓜、枣子、桑葚……

    边吃边观赏歌舞。

    奚青山眼光极快扫过,准确在人群中揪出恒寂。

    他依旧坐得端正笔直,不动筷,只喝酒。深邃的眸里映出如仙女般的舞姬们,身姿婀娜。

    不知是两人心有灵犀或是奚青山的目光太过的炽热,恒寂转眸朝她看来。

    恰时一名舞者微微往后下腰,半露的白嫩豆腐似的酥胸不高不低正挡住了恒寂的半截目光。

    而从奚青山的角度看去,男人正欣赏舞者的酥胸。

    奚青山:?,!

    立刻低头看一眼自己的,平平无奇。

    “青山,你怎么了?”恒美丽发现她的异样,忙问。

    奚青山再看过去时,男人已经收回眼光。

    她附在恒美丽耳边低语几句,恒美丽脸色微红,摇头:“你不要问我这种问题,我……我不知道。”语罢往奚青山锁骨下方瞄了一眼,实诚道,“我觉得你没有……那个舞姬大……”

    奚青山抿抿唇,拉紧外衫裹住自己。

    觥筹交错之间,奚青山再抬眼时,那个位置已经空了。

    奚青山立刻跳起来,悄咪咪溜出大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