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团宠大佬五岁半 > 第八十八章 欺负

第八十八章 欺负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团宠大佬五岁半 (ie)”查找!

    金蜜云一头雾水,他答应什么了?

    “到底什么事呀?”

    南时瑾红了眼眶,“我想我还是要自己来告诉你一声,我没有能说服祖父,可能开了春我们就要去京城了。”说着抬起头不舍地看着金蜜云,“蜜儿,你能不能答应我,等我长大了回来娶你好不好?”

    “啊?”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不是言情剧里头经常出现的画面么,长大了娶她?

    “蜜儿,你不愿意吗?”南时瑾急道。

    他的样子甚至可怜,金蜜云狠不下心拒绝他,“等长大了再说吧,现在我们还小,一切都还未知。”

    生活不是言情剧,说不定过几年他就将她忘了。

    南时瑾破涕为笑,“原来你是担心这个,你放心,等我长大了就能自己做主,我一定会回来娶你的。在你及笄之前,我一定回来!”

    金蜜云笑道:“行,我等你。”

    反正她也不打算十几岁就结婚。

    南时瑾满面通红地看着她,开心地跑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金蜜云忽然觉得自己答应地太过于草率,转念一想,童言无忌,现在说的话又算的了什么呢?不如让他快快乐乐的走。这么一想,她便释然了。

    晚上回去,只听金府里头吵吵闹闹,开了小门一打听,原来是金柳氏被妾室们气得吐了血。

    很快,柳家人就上了门。金林氏碍于面子,不得不跟着上门看了她一眼。

    回来之后直叹气,“母老虎般的人,一下子就脸色苍白地像是病猫一般了。”

    金蜜云好奇道:“她都没被咱们家气吐血,怎么被几个妾室给气吐血了?”

    金二郎、金四郎和金五郎顿时都围了过来看热闹。

    金林氏道:“她虽是商贾出身,又是家里的庶女,但是她家里就她一个女孩儿,从小就锦衣玉食,被视作掌上明珠,后来亲哥哥又做了官,越发不可一世,在家里也是横行霸道。如今竟被几个她眼里最为低贱的小妾抢走了夫君还无可奈何,是我我也得气得吐血。”

    大家顿时唏嘘了一阵,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若不是金柳氏非得对付他们一家,也不会有今日的局面。

    “后日就是乡试,我们去送送三郎吗?”金大郎问道。

    “不,三郎说要自己去,到时候放榜了咱们再去。”金林氏说着加了一句,“有凌少爷在,我是放心的。”

    金蜜云心里不禁有个令人汗颜的想法,不知道以后三嫂知道了凌元上这个人会作何感想。

    街上的读书人多了起来,几乎都是去参加乡试的。金林氏一家虽没有送考,几日来也是过得恍恍惚惚,尤其是金林氏几乎每日都去拜菩萨,焦虑地嘴上都起了泡。

    这日陆府开菊花宴,金蜜云好说歹说终于说服她上了马车。然而一到那里,金林氏就跟好些贵妇人聚在一起说乡试的事情。金蜜云实在没办法只好将她留在那里,自己到处转转。

    “蜜儿!”金淑云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淑云姐姐!”金蜜云见到她也甚是高兴。

    “咦,你阿娘呢?”

    “跟人讨论乡试呢,哎,她看起来比我三哥还紧张呢。”

    金淑云示意她看向金柳氏那里,“夫人倒是胸有成竹,你看,跟南夫人都搭上了,像是大哥已经高中了。”

    金蜜云叹了口气,“随他们去吧,咱们走走看看,听说陆府的菊花酥很好吃呢。”

    金淑云笑道:“你就知道吃,马上就是各家女孩子献艺了。走,我们去看看。”

    最高的亭子被打扮成了舞台的模样,给大家休息的席位遍布在周围。金朝云正穿着一身黄色纱裙献舞,她上下翻飞跳跃,像极了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一曲作罢,掌声雷动。

    金朝云下场正好看到了金蜜云和金淑云二人在看着她,顿时眼角闪过一丝狡黠,她飞快地回了舞台,“陆老太太,我素来听说我六妹妹筝学得不错,不如让她给您弹奏一曲吧。”

    金蜜云看得欢,听着“六妹妹”三个字顿时像是被雷劈中了,她的筝学得不错?金朝云这是睁眼说瞎话!

    陆老太太却很有兴致,连连招呼她过去,“是小蜜儿,许久不见你,快,弹一曲去听听。”

    金朝云也故意起哄道:“去吧,弹得好不好都是心意,老太太不会怪罪你的。”

    金蜜云骑虎难下,咬着牙上去,弹奏了一曲最为熟练的《彩云追月》。一曲奏罢,掌声稀疏,陆老太太却甚为高兴。

    “来,小蜜儿,坐我身边来!”

    “是。”

    金蜜云坐了过去,不经意看到了底下一脸愁容的金林氏,顿时心道不好,回去又要进行魔鬼训练了。

    南时瑾抬了一筐硕大橙黄的橘子过来,“老太太,这是江南送来的橘子,请您尝尝。”说着看到旁边的金蜜云顿时欣喜非常,碍于南容氏在不远处,不敢说话,只敢点了点头。

    金蜜云也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两瓣橘子下肚,陆老太太忽然捂着肚子痛呼起来。众人顿时吓坏了,场面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金蜜云是见过她发病的,料想又是急性肠炎引发的肠绞痛,赶忙要脱衣服沾热水给她捂着肚子,还没脱下,却被金朝云拉了过去。

    “小六,你要干什么?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你让开!”金蜜云赶忙要甩开她,然而她抓得很紧,周围好些人都看了过来。

    陆老太太疼得满头大汗,弯着腰躺在地上,指着金蜜云说不出话。

    金朝云很是高兴,连陆老太太都指证她了,“小六,你还不说实话,下了什么药?”

    “什么下药,她是肠绞痛,再不热敷缓解她就痛死了!”金蜜云怒吼道。然而自己力气小,就是挣脱不开。

    “这小丫头,还这把自己当做神医了。”围观的人说道。

    金朝云有人撑腰更是嚣张,“金小六,你毒害陆老太太,你完了!”

    南时瑾见状赶忙过来拉开金朝云,“你不要乱扣罪名,六小姐这么说一定是有依据的。”

    金朝云恨恨地看着他,在学堂就百般维护金小六,到这里了还是维护她。

    “南少爷,你又了解小六多少,凭什么说她有依据,她不过是个七岁的小孩子罢了!”

    围观的人立刻有人道:“是啊,一个七岁的孩子懂什么?就知道添乱!还不把她拉下去!”

    “谁敢!”南时瑾气得不行,她们还是同姓呢,还内斗!赶忙回头对着金蜜云道:“六小姐,你别怕,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金蜜云没敢说话,因为南容氏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