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满级大佬不好追 > 第185章 得救了

第185章 得救了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满级大佬不好追 (ie)”查找!

    地下石头囚笼内。

    水,漫延的不快不慢,足以折磨全身发软,出不去的程阳和武波。

    张芸离开后,武波就能坐起来了。

    能坐起来没用,因为,程阳也恢复了一半的气力,冲到被锁着的铁栅栏旁,砸,徒劳无功,推,徒劳无功,任凭程阳用尽所有气力想打开铁栅栏,最终还是徒劳无功。

    再回头看过来,坐在地上的武波已经被淹到了大腿。

    “疯子,疯子!”程阳狠狠地踹了几脚铁栅栏,铁栅栏纹丝不动。

    此时的武波,正扶着墙试图着站起来,程阳一把扶住武波:“武少,咱们不会真的被张芸那个疯子淹死在这里吧?”

    “会。”武波总算是站起来了,靠着墙,低头看一眼淹没到小腿肚的泥水:“根据水流速度和流量,半小时之内,会淹没到两米,你和我,都会被淹死。”

    武波非常冷静的分析。

    窝草!

    程阳的额头慢慢渗出了冷汗,说心里不害怕是假的:“咱们就坐以待毙吗?”

    武波苦笑:“被扔进来的时候,我身上所有金属东西都被张芸搜走了,刚才张芸还让你发信息,扔出手机去,说明白恺没有张芸那么狠,程阳,你再摸摸你身上,还有什么坚硬的东西。”

    “有,有秦二妹给我的钥匙,说从乌蒙山回去后,他的那套房让我用一段时间。”程阳从裤兜里摸出了一把钥匙。

    武波抬头:“看到电灯进来的那根线了吗,程阳,咱们能不能得救,就看你的了。”

    “看到了。”程阳抬头看向了石头囚笼顶端挂着的昏黄电灯泡,这里接的电线是从外面的地道里穿进来的,那有一层土,并不全是石头。

    “你现在把我皮带咬开,那藏着一颗信号弹,然后踩着我的肩膀,用钥匙沿着电线进来的方向扩大,拉响信号弹,等秦二妹来救我们。”

    武波说完,稍微停了停,积蓄气力,解下皮带递给冷静下来的程阳:“好兄弟,我的气力还没有恢复,就看你的了。”

    “好。”城阳咬开武波的皮带,拨出了 一颗微型的信号弹,牢牢的攥在手里,这个时候,武波已经靠着墙坐下了,等城阳踩着他的肩膀。

    如果武波有气力,肯定是武波踩着程阳,可现在的武波,连站稳的气力都没有,所以,只能这样。

    见程阳还有点犹豫,武波抬头:“来吧,秦二妹肯定带着罗煜和初哥找不到咱们两个,你的速度要快过水流的速度才行,否则,咱们两个真的没救了。”

    程阳的眼眶忽然就湿润了,他踩在了武波的肩上,抬起胳膊,正好能够到顶端的电线,攥紧手中的钥匙,飞快地拧起来。

    石头囚笼,四面是石头,地面是土层,头顶是土层。

    随着程阳用力的钻孔,泥土跌落下来,武波抬起手遮着眼睛,镇定的跟程阳开玩笑:“没想到吧,我进来还带着微型信号弹。”

    “嗯,武波,你怎么断定发出这个信号弹秦二妹能找到我们?”

    能找到吗?

    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秦二妹速来谨慎,思维周密,我听到张芸和杨波密谋让借黎亮的手杀左飞和阿云嘎的时候,就知道罗煜他们那一队不会同咱们碰上了,秦二妹留守后路,肯定觉得无聊,所以他一定会提议跟咱们汇合。”

    武波,程阳,秦二妹当年的附中三贱客可不是盖的,默契无人可比。

    “秦二妹来了可定会先找咱们两个。”程阳边用力,边接口:“那家伙,不知道身上装着多少现金,那老婆婆绝对有问题。”

    “不管他装多少现金,他问的人肯定是你和我。”

    曾经的少年轻狂,在这一刻才体会到深厚的友情:“他会带罗煜和初哥来。”

    “初哥,真的不认识我们了。”程阳忽然说起了夏初:“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会想起我们三贱客的。”武波信心百倍:“等出去后,她想不起我们,我们就把附中的事情讲给她听。”

    ……

    二十分钟后,程阳总算是挖出了一个洞:“窝草,武波,这个线竟然是从头顶挖下来的,我先发信号弹!

    “嘭!”程阳发了信号弹跳下来,满脸震惊,水竟然漫到了他的大腿,而武波因坐着,水淹到武波的下巴,怪不得武波没有接话,因为一接话,水就会流入武波嘴巴里。

    程阳一把揪起了湿透了的武波,七尺男儿的眼泪哗的流下来:“武波,武波,你没事吧?信号弹放出去了,秦二妹马上就来了。”

    武波张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笑了,满脸泥土的俊脸像是绽放的花蕾,他同程阳靠在墙壁上:“知道吗,程阳,我小的时候被绑架过,就被关在这样密闭的空间里三天,没有吃的,没有水,还一片黑暗,那个时候我以为我要死了。”

    程阳第一次听武波说起小时候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挪动了一个木头箱子,踩在箱子上,撬开锁着的门柱合页,然后我就跑了出去。”

    “大概我太小了,那伙人认为我跑不了,我又饿又渴,跑出来遇到了一个女孩,她把她的巧克力给了我吃,然后我让她帮我报警,我才得救。”

    “知道那女孩是谁吗?”

    “谁?”

    “冉豆蔻。”

    “初哥现在叫冉夏初。”

    “嗯,她们是从小被抱错的两个婴儿。”武波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后来才知道,冉豆蔻给我的巧克力是她不吃要扔掉的,要是没有抱错,我遇到的应该是初哥了。”

    水位越来越高,淹到了两人的前胸。

    “秦二妹会带初哥来救我们的。”

    “会,这次肯定是初哥。”

    ……

    嘭……

    黎明中的乌蒙山一切都在朦胧之中,忽然之间,夏初,罗煜,秦二妹找到的院子角落有信号冲天而起。

    红色的信号弹向了高空,只发出轻微的呼啸声,很快就消失在黎明的朦胧中。

    “我们三贱客的求救信号!”秦二妹浑身一震,朝着信号弹发出的地方跑去。

    破房子,堆着杂草和树枝,没有任何异常。

    罗煜已经蹲下,一点一点寻找着发出信号弹的痕迹。

    “找到了,通往地下的。”罗煜迅速的当机立断:“夏初,你担任警戒,准备绳子,我和秦二妹向下挖,这里的土松。”

    二十分钟后。

    程阳和武波紧紧地搂到了一起,水漫到了两人的脖子,两个互相搀扶着,程阳笑着挖苦武波:“武波,这次你判断失误了,初哥不会出现了。”

    “嘭!”头顶一块土忽然塌陷下来,程阳和武波顾不上抹去满头满脸的泥,听到了 宛如天籁的声音:“是程阳和武波吗,我来了。”

    夏初拦腰拴着绳子,从头顶的洞口飞跃了下来。

    眼泪,顺着武波和程阳的眼角涌了出来。

    他们,终于等到了救援。

    【作者有话说】

    作者在这里重点说一下,本文就是作者随心所欲的写喜欢的故事,不喜欢这种风格的伙伴们可以弃文,喜欢的可以留下来,毕竟众口难调,作者的故事不能保证每一个人都喜欢。

    作者不是全职写作,所以只能保证一天两更,请喜欢的伙伴们耐心等待更新,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