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乱世枭雄 > 第两百二十四章无题

第两百二十四章无题

 热门推荐: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三国之乱世枭雄 (ie)”查找!

    田丰闻言眉头微皱,起身言道:“主公,此次曹昂前往青州,并非攻取州县,实乃是消耗青州士卒,欲保徐州,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不如主公也行此计,遣良将去骚扰徐州如何?”

    袁绍闻言,嘴角微微有些抽动,接着幽幽道:“元皓之言虽不乏道理,但孤又岂能与曹操一般堕入泥道?孤自当行王道之法,正面南下黄河,直取许都,剿灭曹贼,还汉室基业以昌隆。”

    田丰闻言急道:“主公,现在伐曹,恐非良机,如今曹昂刚在青州取胜,曹军上下一心,毫无破绽。且曹兵之强横也不再我军之下。”

    “况且我军兵起连年,士卒疲弊,百姓粮米少存,冀州仓廪积蓄亦是不多,不如先提兵屯住黎阳,然后再于河内添舟楫,制炼军器,并分遣精兵,屯扎边鄙。三年之中,大事可定。”

    话音一落,便见逢纪起身笑道:“田公此言,未必最佳。以主公神武之威,河北士卒之雄壮,出兵讨伐曹贼,易如反掌,又何必迁延三年之久?”

    田丰摇首道:“非也,曹操发令之严,用兵之精,世所含有,比之公孙瓒大不相同,逢公当不可小觑此人。”

    “够了。”

    忽见袁绍一摆手,打断田丰话语,接着幽幽道:“我意已决,不需再言!孤将于三月内整顿兵马,等明春便率大军兵发许都!诸位以为如何?”

    田丰方要再言,忽见一旁的沮授不留痕迹的按了按他的手,田丰一愣神,随即暗叹口气坐下。

    但见另外一边审配缓缓起身,冲着袁绍施礼道:“主公既是要南下黄河去直取曹操,就兵家布阵来看,也未尝不可。”

    “只是在大军整备前,还先派遣上将为先锋,若能渡黄河而走,在南岸取下我军落脚之地最善,如若不能,也可威逼南岸,以势压之,撼动河南军卒士气。”

    袁绍闻言额首道:“也好,以曹阿瞒之姿,原也不值得孤亲自出手。”

    “但曹操关中夺驾在先,今又遣犬子堂而皇之闯入青州,视我河北群英如无物,若不灭他,岂不叫天下人笑话?就遣颜良、文丑为左右先锋,各领兵马在黄河岸边屯扎,势压中原,等候我大军接应。”

    田丰闻言暗暗叫苦,再也不顾沮授的阻拦,起身直言道:“主公,颜良性狭,文丑急躁,绝非独自领军之才。”

    袁绍闻言目中精光一闪,接着笑道:“元皓无需担心,此二人乃孤帐下亲将,绝非等闲。”

    田丰顿首急道:“主公,仓促用兵多有不智,主公不可不察!如若不听良言,则悔之晚矣!”话音方落,但听议事厅内顿时没了声响,只见袁绍两眼寒如冰刃,目光清冷的定在了田丰的脸上。

    少时,只听袁绍一改平和之声,声音寒冷刺骨:“田元皓,你欲使孤失大义?”田丰闻言不由一愣,犹疑道:“不知主公何意?”

    袁绍冷然道:“曹阿瞒欺压天子,我袁绍身为名门之后,更兼有太尉之尊,若不除贼,岂不是失了大义?我意已决,你要是再罗嗦半字,便休怪孤不念主从之谊。”

    袁绍话已至此,心意已是很明显了。

    沮授急忙起身说道:“主公,田丰生性耿直,出言无状,其心并无不敬之以,还请主公恕罪!”

    袁绍闻言冷道:“如此最好。”接着不在理会众人,起身向厅外而去。

    看着袁绍渐渐远去的背影,田丰目光涣散道:“主公变了主公变了。”

    沮授轻叹口气,心中暗道:元皓啊元皓,不是主公变了,是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看清主公是何等样人。主公虽然在有些事务上处理不够果断,可一旦决定的事,就绝不是你所能劝阻的。

    袁绍身为四世三公名门之后,又是天下诸侯魁首。虽然有时有些好谋无断。

    但不可置疑的是,他确实是一代雄者,他有着枭雄的喜怒无常,在战场上杀人如草芥,可平日对人又极重义气,恩怨分明。

    而且事实上,没有一个人知道袁绍真正的想法,对于曹操,袁绍虽表面上句句损扁。

    但在心中,这个昔日的同僚兄弟已是占据了相当大的地位,他要打赢曹操!这也是袁绍不顾一切出兵,欲与曹操一战的一个潜意识的因素。

    ……

    几天后,中原霸主曹操就收到了袁绍的伐曹檄文。

    乃是陈琳所写,其中只把曹操和整个曹氏,包括其祖其父骂的是狗血喷头,令人气愤填膺。

    曹操静静的打量了半晌,突然咧嘴轻笑:“好个陈琳!如此文章,着实是天下难寻!真是十年也难出一个的俊才,可惜,陈琳文采虽佳,奈何袁绍涂有名门之风,国士才度,其武略不足,武略不足啊!”

    荀彧急忙荐道:“司空,听闻袁绍已是派遣颜良文丑为左右先锋,各领精兵数万,屯扎于黄河北岸渡口,边郡城池为其兵锋所慑,似有不稳之兆。”

    曹操轻声叹道:“既然如此,我当乘袁绍大兵集结未曾好好集结,先破此两路兵马,然后再与袁绍决一雌雄。”

    荀彧闻言额首称是,另外一边的荀攸则是接口道:“主公,江东孙策派人来许都送请奏表。”

    曹操闻言一醒,沉声道:“请奏表?送的什么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