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爱卿你是否靠得太近了 > 第83章 清和,你惹到皇上了

第83章 清和,你惹到皇上了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卿你是否靠得太近了 (ie)”查找!

    今日比往常更早退朝,但因为今天安歆溶明显是不悦的,没有人敢有什么意见。

    此刻可能最轻松的就是张子骞了,他就是一副看好戏的心态。

    张子骞走向应悠之,看他眼睛里无光,就知道他心事重重了。

    “清和,你惹到皇上了啊?”张子骞走到应悠之身旁,还刻意撞了他一把。

    应悠之被张子骞撞得踉跄了几步,他和张子骞的身体素质本来就不一样,而且张子骞身上穿的可是轻甲,咯得他生疼。

    “张将军。”应悠之冷冷道,“你怎么不穿朝服?”

    “没干。”张子骞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最近都没有上朝,怎么可能没干呢?

    从张子骞一头短发就可以看出来,他很不羁,也不在乎繁文缛节,怎么轻便简单就怎么来,这大概就是他的人生信条了。

    而且就像应悠之是丞相一般,张子骞身为骠骑大将军,是众将领之首,他也有特权。

    “这么说,你已经对拿到湖羌虎符势在必得了?”应悠之也是随口就开了嘲讽。

    湖羌是金戈国一个重要的封地,也是战略要地,自古以为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自然也是金戈国兵力最强盛的地方之一了。

    张子骞现在率领的张家军,就是以他们张家冠姓的常胜军,常年守卫边疆,但也会有其他任务,算是比较机动的部队,自然无法和湖羌之地的作比了,规模完全是两个级别。

    就是说,张子骞现在并没有太多实权,他想要回来也是这个原因。湖羌军都是由皇上或者骠骑大将军掌控。

    以前卢既明敢那么嚣张,也是因为他拿到了湖羌军的虎符,而他倒台以后,虎符也就收回了。

    张子骞被设计离京,还丢了虎符,就因为张家之名空有一处虚职,他不甘心,他觉得对不起张家的列祖列宗,他一定要重新拿回湖羌军。

    “清和,你怎么能这么讨厌?”张子骞又觉得一口老血上逆,应悠之怎么能一戳就戳他痛处呢?

    “本相实话实说罢了。”应悠之看向别处,张子骞就不讨厌了,直接上来就这样问。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张子骞和应悠之交好,他们两个也大胆了许多,直接就在朝堂上交谈起来。

    “清和,本将还在坊间听到一个传闻呢。”张子骞一脸八卦地凑近应悠之,他这个夏休期本来就不能离京,再者他也是离京多年,好好地在京城逛上一逛,竟然能够听见安歆溶与应悠之的传言,令他甚是诧异。

    “所以你想说什么?”应悠之突然觉得张子骞有些厌烦了。

    “本将就是好奇。”张子骞操着他一口“东北老爷们”的口音,揽住了应悠之。

    “别碰本相!”应悠之有些敏感,拍开了张子骞的手,果不其然,周遭纷纷投来了起疑的目光。

    这个传言的坊间版本越来越多,应悠之都不敢说全部知道,但他可以确定的是,全京城的人,现在都在津津乐道于此事。

    应悠之只是喜欢安歆溶一人,可不是有龙阳之好,这一点他非常确定,所以对于其他男人的过分亲密的触碰他很是抗拒。他怕不知道到时候传言又会变成什么样。

    张子骞惊异地望着自己的手,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难不成,传言说真的?”

    应悠之静静地看了张子骞好一会,不打算理他,先行离开了。

    张子骞哪肯放过应悠之啊,追上去笑道:“这不是开玩笑的吗?有必要生气吗?”

    “往后,别在本相,还有在皇上面前提起此事。”应悠之说,“过几日,你还要随我们去一趟南王殿下那里。”

    “说起来,俊楠哥那件事,你已经处理妥当了?”张子骞问,“听说府衙那边,酒馆已经撤诉了,我就心想,一定是你做的手脚。”

    “……”应悠之无语道,“不会说话就别乱用词。”还做的手脚,他有这么猥琐吗?

    张子骞嘿嘿一笑,问道:“那什么时候过去啊?我早就想去见见俊楠哥了,碍于身份我一直没敢去。”

    主要是怕有人说闲话,张子骞刚刚回来,万事小心为妙,安俊楠毕竟不经常待在京城,怕被人留下话柄。

    “那要看看皇上的意思了。”应悠之觉得安歆溶最近很不想见到他,都闭门好几天了。

    “哈哈,这还不简单。”张子骞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去请示皇上。”

    张子骞以为安歆溶和应悠之是互相避嫌,所以才犹豫的。

    “嗯,那就劳烦张将军了。”这也是一个办法,应悠之早有此打算,就等着张子骞自己入套了,没想到比他想象的要简单得多。

    反正应悠之有的是办法让安歆溶面对自己。

    “清和,所以皇上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张子骞就算与安歆溶接触无多,也知道她绝不是这样的性子,“怎么像吃了炮仗一般。”

    “本相又怎会知道。”说实话,应悠之并没有猜想到,有太多可能性,安歆溶如此倦怠和反常应悠之并没有答案。

    “连你都不知道?”张子骞一脸不信,二人已经走到宫道,“朝堂上就属你和皇上走得最近了。”

    应悠之无奈道:“为何本相的警告,你一点也听不进去。”

    “……清和,是你想太多了吧,我的意思就是你与皇上的关系最好。”张子骞拦住应悠之上车的道。

    “本相与皇上,就是普通的君臣关系,哪来的很好。”这也是应悠之最懊恼的,他无论怎么努力,好像是接近了,但始终隔一层,还不如他与张子骞之间的关系呢。

    张子骞笑道:“可皇上只对你一人生气,对王氏和邓家都没有。”

    “这能证明什么?”应悠之皱眉,安歆溶气的牙痒痒,是他故意的。

    张子骞说:“当然能证明,皇上对别人都如此淡漠,却唯独对你流露七情六欲,这不是关系好是什么?”

    “你让开吧。”应悠之不想和张子骞贫嘴了,这说的都是什么,毫无根据。

    “别走啊。”张子骞凑到应悠之身边,小声问道,“那你与皇上之间那事到底是真是假?”

    “滚。”应悠之推开张子骞,自己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