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农门俏媳养崽忙 > 第280章培养

第280章培养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农门俏媳养崽忙 (ie)”查找!

    至于董叔吃了之后有没有很惊艳,看他马上去收拾桌子就知道了。

    鹿鸣果业的门口有个小桌子,上头会放今日上鲜的果子,此前一个多月放的都是胡柿子。

    果然,才换成糖刺梨没一会儿,就有人好奇的来问了。

    董叔也不是那等小气的,在糖刺梨旁边专门放了个小碟子,把糖刺梨切成小块,用竹签给客人试吃。

    六十文一斤,很快就卖出去不少了。

    刺梨是不值钱,但糖值钱啊,好多人一看刺梨都是被糖水泡着的,买的话一并还能要不少糖水,那可真是很划算了呢。

    回到家,糖水稀释了给老人孩子喝,大人吃糖刺梨,简直完美。

    陆陆续续有人过来看,但凡试吃的,多少都会买一点。

    这其实也是一种心理战术吧,好多人不喜欢占便宜,一旦尝过了,就不好意思不买。

    但更多的,还是糖刺梨好吃,糖水诱人,毕竟大家还没吃过这么纯粹的糖。

    来的人是越来越多,袁山推销有一手,便让他在外头招呼,其他人全都进了后院,准备做更多的糖刺梨出来。

    早上一共拉了三百斤,就是不知道今儿能卖多少。

    “糖来了,糖来了。”季末上次带回去的十斤白糖都用完了,所以这次的糖是找孟澈现送的。

    刚才送的十斤已经用完了,又要了十斤,这做糖刺梨可比刺梨酒要费糖多了,估摸着一斤糖刺梨就要一两白糖。

    胡豆放下糖,传达自家公子的意思,“季娘子,我家公子说库存不多,您悠着点。”

    扯淡!作坊一天能产百来斤糖,才给她二三十斤就哭穷?

    季末没好气,“告诉你家公子,按我们说好的价格记账上,我年底给他结。”

    小气吧啦的,以为她不给钱?真是。

    胡豆一听这话眉眼都笑开了,“哎,是是,我家公子这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对了,季娘子,我家公子说您忙完了的话,请到飘香楼一叙。”

    “孟公子就是清闲,成吧,我一会儿过去。”季末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但她也知道,自己和孟澈不同,他公子哥一个,身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前仆后继的帮忙,而自己除了窦家、方秀禾外,什么都没有,所以好多事情还是要靠自己亲力亲为的。

    忙碌了一阵儿,大概又弄出来一百斤糖刺梨的时候,季末的手实在是酸死了,活动着手腕道,“我不行了,你们也歇会儿。”

    “呼~”大伙儿也累,洗洗切切的,还好有手套戴着,不然一双手不知道被扎成啥样儿。

    季末从作坊拿白糖是100文一斤,这是之前就说好的价格,所以一斤糖刺梨卖出去,她满打满算能挣50文,再除去给董叔提成的百分之二十,就还剩下38文。

    一百斤就是将近4两银子,果园的刺梨挑选完了之后,有一千斤上品,卖光了大概能挣个40两左右吧。

    不算不知道,一算心就酸,季末决定回去再多从空间搞点儿出来,不说多少,50两要挣吧?

    空间里倒是不缺刺梨,但太多了也不行,会被窦家人看出来的。

    留下窦家兄妹在铺子里帮忙,季末收拾了一下仪容,带着方秀禾去赴孟澈的约了。

    走出铺子,陡然发现购买糖刺梨的队伍竟然排老长了,袁山一个人都有些忙不过来。

    有人问,“哟,这是卖啥好东西呢?这么多人挤着买。”

    “你不知道呀?鹿鸣果业又出新花样了,卖糖刺梨嘞,酸甜爽口可好吃了,关键是那糖水,比蜂蜜都甜,一斤才六十文,还能要半斤糖水,太值了。”

    “真这么好?那行那行,我也买点,我那孙子最近生病了正吃药呢,买给他高兴高兴。”

    先前那人狂点头,“行行,那你赶紧排我后头吧,这人越来越多了,待会晚了说不定就卖光了。”

    季末听着心里可乐,连脚步都欢快了几分。

    方秀禾跟在她身后,眼珠子这看看那看看的,又新鲜又好奇又兴奋又忐忑。

    季末知道她从前没怎么出过门儿,更别说到县里这么远的地方了,所以这一次就比较拘束,也不敢大声说话。

    但胆子都是练出来的,因此给她打气道,“别担心,孟公子很好说话的,你一会儿就站在我身边,他要是问你话,你就正常说正常答。”

    方秀禾深知季末这样是为了培养她,她自己呢,也很想走出从前的不堪,连她娘现在都敢在村里吆喝卖破酥包了,她又害怕什么?

    “嗯。”方秀禾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两人到了飘香楼,径直敲响了头回谈生意的那间包厢。

    这里以后想必会成为他们的常聚地。

    门从里面打开,秋兰笑嘻嘻的站在门口,“季娘子,你还挺快的。”

    季末带着方秀禾进屋,大伙儿的视线不约而同落在方秀禾身上,季末笑着介绍,“这是我老家的小姐妹,以后会跟在我身边做事。”

    “哦,原来是季娘子的小姐妹啊,挺好挺好,我就说季娘子一介妇人,身边老跟着顾大哥算怎么回事儿。”孟澈喝了一口茶道。

    钱静贞洗刷他,“我看你是嫉妒人家吧?成天顾大哥顾大哥的,跟个没断奶的娃娃似的。人家季娘子和顾秀才是合伙人,你一个外人如何比得上。”

    “哼,我怎么就成外人了?我也和季娘子合伙的啊,虽然这作坊顾大哥不占股,但我以后买他们果园的甘蔗,那不就和他也有生意来往了?”孟澈不服气。

    钱静贞好笑,“你也知道是做生意呢?既是做生意,一个买,一个卖,能有合伙人关系近吗?像你这么黏糊的人,人家不理你就是正确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每回都要斗一会儿才进入正题,季末已经习惯了,慢慢的喝着茶水等。

    秋兰比较有眼力见儿,看大家的茶杯空了,忙上前斟茶。

    方秀禾在旁边学着,默默注意了起来,等到下一次季末他们的茶杯再空的时候,她就抢着上前了。

    季末看到了,没说话,但是心里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她是想要一个左膀右臂,可不是丫鬟,如果只是要个伺候的人,那还不如窦勤算了。

    但也不好在这个时候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