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农门俏媳养崽忙 > 第279章糖刺梨

第279章糖刺梨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农门俏媳养崽忙 (ie)”查找!

    大酒坛拿来了之后,大伙儿便忙碌起来了。

    这旧的酒坛子比新的还略好些,坛壁常年浸透了酒的香味,泡出来的刺梨酒更香醇。

    等刺梨和苞米酒都被倒入坛子里后,季末拿出白糖,本来一共是十斤的,留了一些在家里,剩下可能还有七八斤。

    一斤刺梨干要对十斤酒,十斤酒对五两白糖,昨儿拉回来一百斤酒,这就要五斤白糖。

    算出来还有剩余的白糖后,季末又给勺了出来。

    白花花的糖碎哗哗的往坛子里流,整个茅草屋的人都看呆了,尤其是窦家人,他们从没见过颜色如此干净而味道又无比香甜的白糖。

    窦诚窦勤甚至都忍不住在一旁咽口水了。

    “娘,这种白糖应该很贵吧?”窦勤小声的问江氏。

    江氏摇了摇头,“不知道,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白糖。”

    不一会儿,白糖也弄好了。

    轻轻用洗干净的木棍搅拌了下,封好口子,季末便请帮忙挖坑的陈四思、陈五思进来,让他们和窦诚一起将坛子搬到坑里。

    坑很大,就在茅草屋不远处,之前季末图方便还想挖在山脚下的,是陈二木提醒她,“还是有人看着比较好,万一被偷了不值当。”这才给放在了窦家人眼皮子底下。

    陈四思、陈五思闻着空气中浓烈的酒香,控制不住吸了吸鼻子。

    季末轻笑,“还要一两个月才能喝呢。别着急,到时候请你们喝个够。”

    陈四思摸摸头,“小季氏你别骗我们了,你这才百来斤,我们能喝的兄弟一个人就能喝好几斤呢,到时候你可不得亏死啊。”

    季末看了王婆子一眼,两人相视而笑,“你以为我就做这些?要是只有这点儿,至于让你们挖那么大的坑不?”

    说着,看向远处约莫有一间屋子大的坑。

    陈四思、陈五四愣住了,“你的意思是……”

    王婆子接了话,“屋里还有百来斤刺梨干呢,主家这只是示范给我们看的,剩下的我们一家人会很快做出来。”

    “那……那岂不是要泡上千斤刺梨酒?”陈四思脑子都木了,天啊,那得多少钱啊?

    酒可不便宜,小季氏买的又是最好的苞米酒,一两银子都不够买一坛的,一千斤岂不又得一百多两银子?

    两个思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忽然就不说话了,算了算了,小季氏的赚钱速度果然只能仰望。

    然而季末的钱其实也不够了,之前卖化妆品挣的,建房子已经花了一些了,所以才没有一次性把所有需要的苞米酒都买回来。

    还得靠孟澈卖了白糖给她分红呢。

    不过也快了,孟澈已经找到了铺子,装修一下就能来张,这段日子作坊会大力的囤积白糖,以免上市之后出现断货的情况。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卖糖刺梨来周转一下。

    于是在弄好一坛子刺梨酒后,季末和赵氏、顾兮之以及窦家人又开始采摘刺梨了。

    剩下的刺梨好是好,但比起季末空间里的还是差了一些,所以季末便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大包刺梨混了进去。

    陈二木为了计算需要多少陶管,也是一整天都没怎么歇。

    天快黑的时候,两边总算都忙得差不多了。

    季末拿出了方才剩的白糖,一分为二,一半给窦家人,一半给陈二木。

    “这是白糖,具体我就不说了,你们拿着,不要舍不得吃,放太久受潮了可就没那么好吃了。”季末说。

    就算是通过离心机甩干的白糖,放久了也会结块变味,更别说如今没有离心过的白糖了。

    陈二木有些意外,“这太贵重了吧。”

    以往的白糖都要200文一斤,小季氏这个只怕更贵的。

    王婆子更是不敢伸手,“主家,您还是自己带回去吃吧,我们……我们用不着。”

    季末懒得和他们拉扯,直接硬塞,“不准拒绝,这又不是给你们个人的,你们不吃,不代表家里其它人不吃。”

    闻言窦勤、窦诚和江氏都忍不住看着王婆子。

    这边陈家几个思更是直接就欢呼起来了,“我们要,我们要的,拿回家给老婆孩子甜甜嘴儿。”

    他们一年到头挣不了多少钱,虽然能比种地强一点儿吧,但也不敢顿顿吃肉、天天吃糖的,这白糖口感好着呢,方才小季氏让人给大家送过白糖水,啧,那味道,简直甜到心坎里了。

    就是统共才一斤多,十多个人分,每个人才一两,太少了。但这也是人家的心意,所以陈家人只有高兴的,暗道这次接下季家的活儿果然很值。

    陈家几个小辈坐牛车,季末邀请了陈二木和他们一块儿坐马车。

    车上又沟通了一下关于下水道的问题,这一天便这么过去了。

    次日带上昨儿摘的刺梨,接了窦勤、窦诚,加上车里的方秀禾,一行五人不紧不慢的往县里去。

    要卖糖刺梨,自然是直杀董叔的鹿鸣果业,大家都这么熟了,季末都不用解释啥,径直让人在后院就忙活起来。

    董叔是认得刺梨的,也知道这果子寻常没人买,有些诧异,“季丫头,你这是要卖刺梨?”

    季末正指挥窦家兄妹和方秀禾处理刺梨呢,闻言嗯了一声,“是的。”

    董叔想着这恐怕不行,但看季末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嘴边的话便又吞了回去。

    算了,季丫头哪里会做没把握的事儿。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经过特殊处理,被浓稠的糖水泡着的刺梨端到了董叔的面前。

    “叔,尝尝看。”季末挑眉。

    她身后站着笑眯眯的窦家兄妹和方秀禾,顾兮之自然是不在的,那家伙送他们到了之后就跑了。

    想必又是去书斋了吧?

    季末回过神来,看董叔不太有兴趣的拿起半边刺梨,犹豫着要不要吃。

    却有人动作飞快的扔进了嘴巴,吃货阿豪当仁不让,“唉,董叔,你这是不相信季娘子啊!”

    他话刚说完,就感觉到嘴里传来的甜脆口感,带一点点刺梨独有的酸涩,很特别的味道,十分好吃。

    阿豪就忍不住撸袖子了,“好吃,真好吃,季娘子手艺绝了。”

    往常也有人吃刺梨的,不过都是为了身体好才吃,大夫们常拿它来入药,如果口舌生疮什么的,也会让每天捣一杯刺梨露喝。

    但是让人这么想吃到流口水的,还是第一次。

    “真的假的,我试试。”董叔看阿豪一块接一块的吃,忍不住了。

    蠢作者没想灌水,就是觉得细节也挺可爱的,如果大家不爱看,请留言告诉我,我省略,以收到3条评论有效啊,如果没人说,那蠢作者就继续按自己的思路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