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农门俏媳养崽忙 > 第278章好消息

第278章好消息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农门俏媳养崽忙 (ie)”查找!

    这都是因为兮之没有爹的关系!

    范氏这样想着,心里有些难过,但她也实在不好和已经大了的儿子说这些。

    回到房间一阵翻找,一炷香后,范氏终于找到了压箱底的书籍。

    随手拿了两本塞到顾兮之手里,“你都这么大了,也该懂了。”

    “不过说好,看了不准去不该去的地方!”说完,范氏就躲进了房间,熄了灯假装睡了。

    顾兮之不明所以,坐下来一目十行的翻了翻,瞬间被灌入了许多……的知识。

    还看了几幅不堪入目的图。

    顾兮之震惊,原来女人家压箱底的书就是这些?

    ……

    季末直到第二天都还不自在,洗漱的时候检查又检查,确定没问题了,这才准备出门。

    昨天被顾兮之看到了,她不愿意让他来赶马车。

    奈何已经来不及了,赵氏也要去,先一步就让唐甜去喊了。

    “娘,你不要理所当然的把人家顾秀才当成车夫好不好。”季末有气无力的。

    赵氏觑了自家闺女儿一眼,“我不想理所当然啊,所以你找的车夫找得怎么样了?”

    “你说高大哥?”提起这事儿,季末还觉得挺遗憾的,“他觉得咱们村太远了,来回不方便,没答应。”

    “那还有谁合适?”赵氏是一点儿也不想花这份冤枉钱,一度想让季寒秋和季望来做,但季末觉得自家老爹年纪大了,做这种赶车的活儿太辛苦,至于季望那马马虎虎的性子,她又看不上。

    心里倒是把窦诚考虑上了,可果园的事情也多,搬搬扛扛的,少了他不行。

    这个问题直到顾兮之来了,季末都没想好。

    没想好就没想好吧,季末懒得纠结,低着头爬上了马车。

    赵氏跟着爬上来,撩着车帘子笑呵呵的道,“顾秀才,辛苦你了,等雇到车夫了,你就可以轻省些。”

    顾兮之不着痕迹的瞥了季末一眼,“我没事。”

    临到要催动马车了,又扭过头道,“婶子,车厢里有毯子和软垫,如果觉得冷,或者腰不舒服,就拿来盖着垫着……”

    这话与其说是对赵氏说,还不如说是想让季末听。

    季末看过去,少年侧脸神色柔和,内心涌出一股子暖意。

    赵氏不疑有他,“嗯,正好,末儿你肚子不舒服,不如脱了鞋子趟趟?”

    季末心说哪就这么娇贵了,结果回过神时,赵氏已经把她的绣花鞋脱了,毯子也作势要往她身上盖了。

    “……”拗不过,季末只好趟了上去。

    顾兮之这才“驾”的一声,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这一路走得不快,反正是比往常平稳多了,赵氏忍不住夸顾兮之驾车技术好。

    季末闭着眼睛,很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露馅儿。

    顾兮之这家伙,哼,真鸡贼!

    到了山脚,陈家人见着季末很高兴,纷纷和她打招呼,夸手套好用,还说已经让家里的婆娘学着做了,这以后做工都可以带着,手就不会那么多口子。

    季末看地基都差不多起好了,笑道,“你们速度真快!”

    赵氏在那儿跑来跑去的,很兴奋,这就是自家的新房子啊?

    看了会儿忽然觉得不对劲,拉着季末问,“唉唉,闺女儿,这是不是弄错了,咋地基就这么宽这么长啊?”

    哎哟!季末忍不住想拍自己脑门儿,说好的给大家一个惊喜的,这下被赵氏看见了,还有哪门子惊喜可言?

    “娘,不是说建新屋的事情由我全权做主吗,您就别管了。”关键时候,季末耍赖。

    顾兮之有意帮季末,半扶半拖的把赵氏弄上山,“赵婶儿,那些石头椽子没啥好看的,咱们去看果子。”

    赵氏被架着,想扭头都不成,视线又很快被姹紫嫣红的果子吸引了过去,没多会儿就忘记了地基的事情。

    见状,季末摇了摇头,心说顾兮之也还挺有灵性嘛。

    白糖还是顾兮之背着的,就差那十坛子酒了,刚才来的时候放不下,季末想着待会儿再让窦诚跑一趟。

    窦家人果然都是勤快的,除了枝头上最好的一批刺梨,其它的都照着季末说的方法处理得差不多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窦诚从前做过贴身小厮,驾车是没问题的,一听季末让他赶车去拿东西,二话没说就去了。

    等待的功夫,季末便带着赵氏在山上逛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酒已经到了。

    大伙儿齐齐卷好袖子准备开干,猛的发现没有大酒缸!

    装酒的坛子倒也可以勉强用,可是一半刺梨一半酒混合之后,坛子必须不够用啊。

    众人正愁眉不展之际,陈家人上前喝水,提到自家有口装酒的大坛子空了,如果不嫌麻烦,可以跑一趟借来用。

    季末喜出望外,“那好,窦诚,你跟着陈大哥走一趟。”

    这就解决了容器的问题。

    只是这次窦诚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来了许久不见的陈二叔。

    季末讶然,“陈二叔,你今儿怎么得空过来?”

    陈二木手上攥着一张图纸,笑得高深莫测的,“小季氏,叔给你带好消息来了。”

    季末微惊,很快反应过来是什么,当即激动的往前走了一步,“陈二叔,该不会是……”

    “你猜得没错!”陈二叔打了个响指,摊开了季末前些日子给他的设计图,上头画着几个稀奇古怪的器皿,正是洗脸池、洗碗池和便盆。

    赵氏在一旁歪着脑袋看,那眉头死死拧成一团麻花儿,“这都什么啊?”

    “小季氏,你娘他们不知道?”这下轮到陈二木吃惊了。

    季末摇摇头,将赵氏拉过来,“娘,你先别管,到时候你肯定会喜欢就是了。”

    陈二木见状也不管赵氏了,和季末到一旁说话,“瓷窑那边回话了,说可以做,就是价格有点高。还有你说的那什么下水管道,做个十节八节的套在一起,再以黏土封口,想必能达到你要的效果。”

    季末大喜,“那陈二叔您赶紧给看看,具体需要多少节陶管,钱您不用替我省,该买就买,不够了我会再想办法的。”看来糖刺梨得赶紧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