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待价而沽的耿继茂(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三百四十九章 待价而沽的耿继茂(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热门推荐:
    就在洪承畴心中忐忑不已的时候,耿继茂也在读这封劝降信。

    毫无疑问这封信是永历亲笔写的,信中永历自称朕,俨然一副天下之主的口吻。

    若是放在几个月前,耿继茂看到这封信后会放声大笑,并嘲笑永历的自不量力。

    但现在时过境迁,明军兵临城下,他们被围困于南昌城中。

    怎么看,明军都是一副要逆袭的态势。

    现在耿继茂越发觉得尚可喜撤走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现在耿继茂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偏偏在这个时候永历给他写了一封亲笔信劝降他,这让耿继茂十分犹豫。

    不得不说,永历开出的条件十分丰厚。是以耿继茂真的有些心动。

    永历承诺他投降后福建封地保持不变,王爵头衔也可以继续享有。

    作为异姓王,其靖南王的爵位可以世袭罔替。

    也就是说清廷给他的永历同样能给,只要耿继茂能够反正。

    莫非尚可喜也收到了类似的信?

    若是没有任何承诺,他怎么会这么干脆的退兵?

    耿继茂越想越觉得是这个道理,心中暗暗盘算着利弊得失。

    从目前大的战局来看,明军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争夺长江以南广大土地上。

    这里的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可以供养大量的人口。

    明军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兵力不足,要扩军就必须要有足够的粮食产出。

    所以明军必须夺下湖广、江西乃至南直隶、浙江等地。

    拿下这些地盘之后明军就有和清军叫板的资本。

    接下来就看两广、福建的态度。

    广西且不去说,广东和福建不就分兵是尚家和耿家说了算吗?

    所以永历努力争取他们的支持也就十分合理了。

    如果耿家、尚家同时反正,清廷在长江以南的地盘就几乎全部丧失。

    空有云贵之地,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等于明清换了波家。

    在某种程度上明军甚至会占据一定优势,毕竟江南的财力远比北方大。

    当然,要完成这一套并不容易,既需要实力也需要一定的运气。

    耿继茂要不要去赌呢?

    如果其中任何一环出现了问题,清军都会搬回局势。

    到了那时耿家可就没有退路了。

    如今的耿继茂就是福建的土皇帝,他已经几乎拥有了一切,在这种时候赌确实没有道理。

    可如果不赌,万一明军破城,他同样难逃一死。

    岂不也是扑了一场空?

    难,真的好难抉择啊。

    其实耿继茂也知道不论是清廷还是明廷都是想要利用他们来打天下。

    等到天下太平就是过河拆桥的时候。

    所以对耿继茂来说,最好的局面就是明军和清军实力相当,然后双方划江而治。

    这种情况下,耿家就能在福建保持一定的自主独立性。

    思来想去,眼下还是应该争取平衡啊。

    明军虽然势头不错,但是地盘还是有点小。

    如果耿继茂加上一把火,会不会改变整个局势?

    渐渐的耿继茂的心思有些偏向永历那边,那封信确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心动了!

    有些念头一旦产生再想压下去就很难了。

    耿继茂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是自己冷静清醒下来。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要他答应永历倒向明军那边,南昌城是手到擒来的。

    凭借着献城的大功,或许他应该能够赢得永历的信任了吧?

    最起码明廷可以给他自主权,这就够了。

    不过如此一来,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耿继茂的脑子飞速运转,两个念头不停出现。

    一个声音告诉他要维持原状效忠清廷,另一个声音却再说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者为俊杰。

    便在耿继茂纠结万分的时候,亲兵来报说洪经略有请。

    耿继茂心中顿时咯噔一声。

    洪承畴这个时候叫他过府一叙?

    目的是什么?

    耿继茂十分警惕,莫非走漏了风声,洪承畴知道了永历给他写信的事情?

    毕竟亲兵说看到明军射到城中的信不止一封。

    万一洪承畴也看到了相同的信,岂不是已经对他起疑了?

    耿继茂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背负双手在屋子里踱起步来。

    洪承畴该不会是想要摆下一个鸿门宴吧?

    南昌城中绿营兵的绝对数量虽多,但战力却比尚家的本家兵差了不少。

    洪承畴应该是不敢伤及耿继茂的性命的,最多只是控制软禁耿继茂以起到安稳人心的作用。

    只要耿继茂在他的手上,城中的兵力调拨就是洪承畴一个人说了算。

    尚家军就是为了耿继茂的安全考虑,也得听洪承畴的。

    不然万一洪承畴一怒之下杀了耿继茂,那尚家军岂不是群龙无首,连哭都没地方哭了?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或许洪承畴根本就没有看到信,亦或者洪承畴看到信却不认为耿继茂会答应。

    但不得不说耿继茂确实有被洪承畴扣下软禁的风险。

    哪怕这个风险很小,但只要存在就会让人心里不舒服。

    耿继茂为什么要冒这个险的?

    “你去回禀,就说本王身子不舒服,不便前往巡抚衙门。”

    耿继茂思量再三,还是决定拒绝洪承畴。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决定一定投靠永历,但行动权一定要牢牢攥在自己手里。

    万一现在去了巡抚衙门被扣下,那耿继茂可就没得选了。

    但只要耿继茂不去,洪承畴总不能派人来绑他去。

    毕竟洪承畴也不想在这种时候和耿继茂彻底撕破脸。

    想通此道后耿继茂暗暗窃喜。

    看来他现在是人人争抢的香饽饽啊。

    不管是洪承畴还是永历都十分希望自己能够站在他们那边。

    那耿继茂就没必要那么急着表态了,最好是待价而沽,谁给出的条件高便倾向谁。

    南昌城实在太过坚固了,加上明军的火药炸城战术因为天气潮湿不能使用。

    局面陷入了僵持之中,耿继茂估计这种局面还得持续很久。

    既如此他就慢慢的等,等到双方开出的价码能够真正的让他满意,等到局面已经明朗再做决断。

    他要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不是雪中送炭的那颗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