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裁决司遗址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裁决司遗址

 热门推荐:
    眼见苏奕就要写字据,道袍老者再无法淡定,干咳一声,道:“苏道友,那十殿阎罗的传承玉牒……”

    不等说完,苏奕头也不抬道:“稍安勿躁。”

    说着,他已挥毫落笔,写下一幅字据:“这桩造化,我代你送人了,以后记得谢我。”

    字迹清峻飞洒,飘逸恣肆。

    当看清内容,老朝奉简直如遭雷击,心都狠狠抽搐起来,送人?

    难道苏大人要把这桩造化白送给那对师徒!?

    叩心钟、度星算盘和裁量称则齐齐赞道:“好字!”

    只是,三个器灵看到苏奕所留的字据内容时,也都有些面面相觑,拿主人所留的造化送人,还让主人记得感谢,这……

    真的好吗?

    但器灵们都很识趣地没有吭声,再说了,凭苏大人和主人的交情,这么做,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毕竟,当初苏大人当初不小心烧了主人最心爱的上万只纸鹤,主人还都选择原谅了呢。

    “行了,收起字据,把十殿阎罗的传承玉牒拿来吧。”

    苏奕道。

    老朝奉似乎已经放弃挣扎,痛快答应,反正他清楚,就是不答应,裁量称也会屁颠屁颠地主动献出来。

    果然,老朝奉刚想到这,一枚巴掌大小,方方正正的黑色玉牒出现在裁量称的秤盘上。

    秤砣一边摇晃,一边乖巧说道:“苏大人,您收好。”

    什么叫崽卖爷田不心疼?

    这就是!

    老朝奉虽早清楚会是这样的结果,可还是肉疼得脸颊抽搐不已。

    “答应我三件事,这传承玉牒就是你们师徒的。”

    苏奕目光看向道袍老者。

    道袍老者心中一震,肃然道:“还请道友明示。”

    白袍少年则有些惴惴不安,唯恐苏奕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苏奕道:“一,你徒弟虽身怀罕见的‘玄冥道骨’,但要踏上阎罗之路,依旧凶险无比,除非你们能够从苦海深处找到‘森罗殿’遗迹,否则,莫要你徒弟妄图强行证道成皇。我敢肯定,只要他这么做,必死无疑。”

    道袍老者错愕,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他这才意识到,苏奕不止窥破了他们师徒所图谋的事情,并且,还极为清楚要踏上“阎罗之路”所面临的凶险!

    更不可思议的是,苏奕甚至知道,要想踏上这条路,唯一的机会,就在苦海深处的森罗殿遗迹中!

    再一想到,苏奕那种种神秘之处,以及今夜这当铺老朝奉和那些器灵对待苏奕的恭顺态度,让得道袍老者愈发意识到,眼前这青袍少年的来历,极可能大到无法想象!

    半响,道袍老者这才点头道:“道友放心,不找到森罗殿遗迹,我断不会让徒儿证道。”

    苏奕道:“第二件事,若你徒弟以后有机会踏上阎罗之路,记得去‘九幽冥河’走一遭,冥河底部分布着一种‘伽罗鱼’,能捉到几条是几条。”

    道袍老者忍不住道:“道友,捉此鱼是要做什么?”

    苏奕随口道:“这当铺的主人,最喜欢吃这种小鱼干,你们师徒可以拿来报恩,毕竟,我今日只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借花献佛,十殿阎罗的传承玉牒,是当铺主人所留。”

    道袍老者和白袍少年皆愣住。

    拿一些鱼儿去报恩?

    两者都有些糊涂了,感觉太匪夷所思。

    可老朝奉和那些器灵却不这般认为,反倒都感慨不已,原来,苏大人还记得主人最喜欢吃的零嘴啊……

    “第三件事。”

    苏奕说到这,目光看向道袍老者,“万灯节当天,帮我杀一些不开眼的东西。”

    道袍老者心中一震,没问原因,也没问杀谁,痛快答应道:“苏道友放心,我必不会让你失望!”

    原本,他还以为苏奕提出的三个条件会很苛刻,但现在看来,完全就不是那回事!

    白袍少年也松了口气,感激道:“多谢苏前辈成全我们!”

    他对苏奕的称呼都变了。

    “原来,苏兄他之所以显露踪迹,不惜把十殿阎罗的传承玉牒交给那对师徒,是为了帮我崔家……”

    坐在暗中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崔璟琰,内心涌起暖烘烘的热流,又是惊喜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若让苏奕知道少女的心思,怕是会啼笑皆非。

    苏奕不想惹什么麻烦,但却想看一看,早在亘古时期就覆灭的十殿阎罗,是否能够在这对师徒手中生根发芽!

    没多久,这对师徒便告辞而去。

    苏奕也没打算再停留,道:“老朝奉,接下来你们打算去哪里?”

    老朝奉心道,肯定得去一个见不到苏大人您的世界位面,否则,只做这种赔本的买卖,当铺的家底非被败光不可。

    只不过在脸上,老朝奉则露出依依不舍的神色,道:“我是很希望能够在幽冥界盘桓一段时间的,如此,或许也能经常和苏大人见面。只可惜,诸天当铺拥有自己的意志,过了今夜,就会破开空间壁障,离开幽冥。”

    叩心钟声音甜润道:“老朝奉,苏大人在问当铺接下来会去哪个世界位面。”

    老朝奉唇角抽搐,再忍不住训斥道:“不用你提醒!没看我还没把话说完吗?”

    苏奕笑起来,道:“行了,说不说都无妨,我们也该走了,老朝奉,你再来送我们一程。”

    老朝奉连忙道:“好!”

    说话时,他拿出那一个青铜轮盘,率先走出了当铺。

    苏奕和崔璟琰跟随其后。

    “苏大人慢走!”

    “苏大人保重!”

    “苏大人,我们很期待与您下次见面。”

    叩心钟、度星算盘、裁量称纷纷开口,依依不舍,充满眷恋……

    不过,当苏奕的身影消失在当铺外之后。

    这三个器灵皆不约而同地长松口气,似乎之前苏奕在的时候,让它们承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苏大人总算走了。”

    “我刚才……是不是显得太过谄媚了?”

    “别这么说,我们那叫尊敬!”

    当铺外。

    夜色深沉,一道银色残月高悬夜空。

    当送走苏奕和崔璟琰,老朝奉也如释重负般,挺直了腰杆,喃喃道:

    “也不知道,这次是哪些不开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眼的家伙要在万灯节的时候,去对付崔家,有苏大人在……呵呵,活该那些家伙倒霉!”

    “可惜主人不在,他若是知道苏大人没有去世,怕是早已不顾一切杀到这幽冥界了吧?”

    ……

    紫罗城城门附近。

    随着一阵无声的空间涟漪波动,苏奕和崔璟琰的身影凭空出现。

    “苏兄,我想先回家见一见父亲。”

    崔璟琰归心似箭,要把三长老是叛徒的事情告诉崔长安。

    苏奕点了点头,道:“莫要泄露那对师徒的事情,也不要和除你父亲之外的任何人提起今夜的事情。”

    “好!”

    崔璟琰脆声答应,“苏兄还有其他要叮嘱的么?”

    经历今夜的事情,少女对苏奕明显信任十足,甚至产生一种依赖的心思。

    “没有。”

    说着,苏奕大步走向城门。

    崔璟琰怔了一下,脑海中忽地浮现一个念头,这世上是否有哪个女人能够让苏奕离开的时候,会依依不舍?

    最终,崔璟琰摇头,苏奕这家伙,这辈子怕是不会被任何女人羁绊住脚步,太潇洒了,像风一样留不住……

    少女没有再多想,匆匆朝家中赶去。

    ……

    夜晚的紫罗城,热闹空前,到处是灯火璀璨,车水马龙的景象。

    苏奕负手于背,穿梭在茫茫人海中,心情很是闲适从容。

    幽冥,归根到底也是个浩瀚无垠的世界位面,并非是其他世界的人们所想象那般恐怖。

    这里同样有人世百态,有红尘万丈,有悲欢离合。

    不过,据苏奕所知,在亘古的时候,幽冥是一个贯通诸天万界的神异之处,更是诸天万界修士眼中的“阴间”!

    至于幽冥究竟发生了何等变故,才会演变到如今这般模样,苏奕也并不清楚。

    他只知道,在亘古时期,阴曹地府最鼎盛的时候,下设六道司、裁决司、十殿阎罗、五方鬼门等等势力,是一个让诸天万界皆忌惮三分的幽暗之地!

    当苏奕抵达紫罗城东部区域时,热闹喧嚣的景象已经不在,变得冷清而寂静。

    这里原本是紫罗城的禁地,是裁决司所在的区域,只不过在很久以前,随着裁决司消失,这里已成为一片废弃的荒芜地带。

    到处是古老的建筑废墟,街巷之上也生满野草,在这如墨夜色中,显得格外荒凉。

    古来至今的岁月中,这里被称作“邪祟之地”,有着诸多不详的传闻,故而除了一些胆大的冒险者,极少有人会愿意前来。

    裁决司遗址,就位于这片荒芜般的区域中!

    苏奕放眼四顾,就见淡淡的银色月光下,废墟如林,街巷荒芜,近乎看不到灯火,如墨般的黑暗夜色在每个角落中蔓延,平添诡异渗人的气息。

    “还是老样子。”

    苏奕暗道。

    这片区域,的确是一块凶地,空气中充斥邪祟的凶煞气息,别说寻常人,就是修士都不敢在夜晚这种阴气最重的时候前来。

    思忖时,苏奕已迈步走进这片笼罩在黑暗夜色中的废墟深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