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鬼医废材妃 > 正文 第1236章 渊国是要完

正文 第1236章 渊国是要完

 热门推荐:
    第1236章 渊国是要完

    “但你受伤了。”

    北萧南阴沉沉的说着,他脚步飞快,没一会儿就在一处无人的小街道停下了脚步,待到停稳之后,他才轻轻放下了璃七,“前方民宿无人,进去再说。”

    刚一落地璃七的小脸就扭曲的不行,她眉头紧蹙,额间冷汗淋漓,这双腿怕是要废了,之前又跑又跳没什么感觉,这会休息了片刻,再下地时,竟有种双腿要断的错觉。

    从脚底一路往上,几乎每一寸皮肤都在叫嚣着疼痛,那火辣辣的感觉,像极了被大火烧伤之后的刺痛感……

    “阿七,你伤在脚吗?”

    听着北萧南担心的语气,璃七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一些皮肉伤,与你受的那些伤相比,就如小儿科一般,快让我瞧瞧你的伤处,再好好的上一下药。”

    说着她就要动手,北萧南却轻轻抓住了她的手,“我无碍。”

    “怎么可能会没有事?我亲眼见到那剑刺的那么深,之后你还一直同人家打,指不定伤口都裂开了,你快让我瞧一瞧!”

    北萧南一脸宠溺的看着她,“我让人将阳之带到了前方民宿,如今客栈危险,混入百姓堆是最好的,你不是担心他们吗?先进去看看他们吧。”

    “既然他们没事,我便晚点看也行,你先让我……”

    “这是在街上。”

    就好像是在提醒,北萧南轻轻抓住了璃七想要拉他腰带的手。

    璃七顿时反应过来,虽然四面八方都没什么人,但还是让她非常不自在,“那,我进屋再给你包扎……”

    说完她就往前方走了去。

    后头的北萧南满脸苍白,但是唇边却挂着浅浅的笑,眸光无比温柔。

    直到前方的人影突然往后倒去,他心下一紧,连忙冲过去搂住了璃七,“阿七,你怎么了?”

    璃七只是静静地闭着眼睛,一副熟睡过去的模样。

    这让北萧南无比焦急,“明明就撑不住,为何这般傻……”

    说话间,他已抱起璃七冲进了大门……

    街道的对面,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十分狼狈的躲在角落,他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细细看去还能看到不少已经干了的血渍。

    身上都是被鱼咬过的伤口,未经过处理的伤已经结了黑黑的痂,就连俊美的脸上也溅满了鲜血,他却一点也没在意,只是伸手擦了擦眼角的血,双眼始终盯着不远处的两个身影。

    直到大门关上,北萧南与璃七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才有些失落的收回了视线,转身缓缓离去。

    皇宫,金銮殿内。

    “完了完了,渊国这是要亡啊,先是镇国大将,后是丞相与太子,雨城已经彻底乱了,现如今,冀国与乌原木族还在攻我边境,再这么下去,不需要多久整个渊国都要亡了!”

    一位年过半百的男子一脸惊恐的同殿上的君文云说着,一边还激动不已的接着道:“皇上,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呀,那北萧南是那么的阴险狡诈,竟与那个叛徒暗中来了场假死,一面杀我们的朝臣,一面还要攻我们渊国,他们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如今要是再抓不住他们,渊国真的会亡了!”

    君雨时没死的消息已经传回了皇宫之内,现今的皇宫上上下下乱作一团,所有人都慌慌张张,金銮殿内的众臣更是慌的不能自己。

    “皇上,您快下令吧,派一个人去边境拦住冀国的大军,再将附近的兵力都调回来,不论如何也要杀了北萧南!”

    “现今还杀什么北萧南?边境之事才是大事,臣觉得,咱们应该尽快调些兵力去边境,先拦下冀国再说!”

    “只要杀了北萧南,那冀国的人必然就不敢再攻了,到时拿着北萧南的人头过去,冀国必会吓跑!”

    “领兵的又不是北萧南,就是他死了人家也照样不会走,最好是能活抓北萧南,用北萧南威胁住那冀国大军!”

    “不不,你们说的都没用,北萧南要是那么容易抓到,太子殿下就不会死于大街上了!”

    “那是君雨时下的毒手,他一边装疯卖傻,一边还与北萧南联手,要我说,第一个就该把他杀了!”

    “……”

    殿中的众臣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看法,所以到了最后,整个金銮殿都变的吵吵闹闹的,直让龙椅上的君文云无比头疼。

    他是真的头疼,本就虚弱的脸上此刻已经毫无血色,双唇又干又白,鼻尖充满了药味。

    在得知君亦琛出事的那一刻,他差点没被活活气死,为了沉住气,他一连吃了好多药才平静下来。

    结果又听见君雨时是假死,假疯,不仅如此,他还杀了君亦琛,这下君文云是彻底不冷静了,仔细看去,甚至能看出他的身体在隐隐发颤,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什么。

    “都给朕闭嘴,什么时候了还吵?”

    君文云一开口,整个金銮殿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一言未发。

    君文云轻咳了两声,“渊国不会完蛋的,绝对不会,我渊国之大,就算他冀国一月攻一城,没个一年半载他都攻不到雨城,我们有的是机会反抗,又何必如此着急?”

    “咳咳咳,那北萧南确实厉害,但再厉害,他现在也只是孤身一人,三万将士都在城外,而城外却有我渊国十几万大军,现今也从四面八方赶过来了,不需要多久,那三万个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再之后,就会轮到他北萧南!”

    君文云的声音十分虚弱,其实他也知道大事不妙,但他更加明白,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要稳住人心!

    原本还想再说几句,外头却突然冲进了一个侍卫。

    “皇上,外头不知从哪冒出了一大群的黑衣人,成百上千个不说,个个都还武功高强,此刻正往金銮殿的方向坆来,已经杀了我们好几百禁卫军了!”

    殿中的众臣猛地一怔,君文云更是瞬间站起了身,“何人竟敢如此大胆?”

    那侍卫颤颤巍巍的跪到了地上,“回皇上,属下不知,但宫门那边传来息,宫门都被关起来了,镇守宫门的柳少将不知去了何处,后宫,太医院等等地方都出现了叛徒,现今正在宫里大开杀戒,宫里乱了,到处都乱了,属下们不知哪方是真叛徒,都不知从何下手,特来禀报皇上,还望皇上尽快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