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重生八零:带着空间回油田 > 第935章 施言的安慰

第935章 施言的安慰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八零:带着空间回油田 (ie)”查找!

    但是当她打开柜橱的时候,发现柜橱里面的每一件衣服都特别的漂亮,她想把这些衣服也全部都带走,看到这些漂亮的衣服,他的眼睛都直了,自己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多漂亮的衣服,这样可以穿给柱子哥哥看,柱子哥哥肯定会特别的喜欢自己。

    “你这怎么把所有的窗户全部都封上了呢?”

    施言问道,感觉就像是一个牢房一样。

    “我这也是出于下策,没有办法呀,因为现在她根本就谁都不认识,毕竟是失忆了嘛,而且她的手脚也全部都是好使的,并没有问题,如果她要是跑出去的话,我们再要想找她的话,那简直就是太难了。”

    项亘自己也十分的无奈。

    “哎,别想那么多了,咱们两个人先进去看看她吧。”

    施言说道。

    王斐听到门响了,应该是有人回来了,自己赶紧拿出了自己昨天留的那个鸡大腿在那里啃,吃的满嘴都是油。

    “咱们两个人上楼吧,她现在在楼上呢。”

    项亘说道。

    施言跟着一起上了楼。

    打开门看到施言跟项亘他们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而且看着他们竟把身子转过去,自顾自的吃起了鸡腿,吃完了鸡腿后,居然把油还往衣服上抹了抹。

    那样子简直邋遢极了,要是原来的王斐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确实出乎所料,根本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还认识我吗?”

    施言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是谁呀?我凭什么要认识你呀?别看你穿的人模狗样的,长得还行,但是不要假装来跟我好,我跟你说我根本不吃那一套,你们赶紧放了,我我要回家去找我的大柱哥哥,他肯定现在着急了。”

    王斐说完便要拿着自己已经打包好的行李,想要提衣服走。

    “你这是要去哪里呀?这里就是你的家呀,你怎么还要去找什么大柱哥哥呀?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什么大柱哥哥。”

    项亘说道。

    王斐的这个样子确实吓到了施言。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第一我不是你的老婆,我不是你的老婆,我不是你的老婆,你还让我怎么说呀?你总是说我是你的老婆,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你的老婆呀,你就是绑架我告诉你,你这就是限制了我人生的自由,我肯定要回家的,你不要再拦着我了。”

    王斐大吵大闹,然后还拿起了自己的行李,要准备离开。

    “你能够去哪里你都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你怎么往外出啊?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想着出去,出去你能做什么呀?我告诉你,不要再在这里大吵大闹了,我已经受够了,我不管你怎么样,你就是我的老婆,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休想出去。”

    项亘也是很无奈,只能够把她锁在房间里面锁起来。

    “你这个王八蛋,你就是限制我的自由,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你的老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要回家家里面的人都肯定着急坏了,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这样的话根本就不行,你们都是一群坏人。”

    王斐无论怎么拍打着房门他也不开。

    施言看到现在这样的王妃,也是满心的振动。

    “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到这一幕,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了?”

    项亘说道。

    “走吧,咱俩一起在院子里面说会儿话。”

    施言说道。

    两个人一起走到了院子里面抽起了烟。

    “她怎么会突然间就变成这个样子呢?简直就不认识她了,就跟乡间的泼妇一样,不过现在唯一的好处就是她还活着我们都相信,只要她还活着的话,一定会有办法能够救助她的。”

    施言说道。

    “是,我现在也这么想的,只要她还活着我就感觉还是有希望的,慢慢的找回来吧。”

    项亘说道。

    “那你们在w市都发生了什么的事情啊?”

    施言问道。

    “高湛那天结婚的时候,我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度假山庄那边出了一点工程上面的问题,而且还死了人,所以我们连婚礼都没有参加完,就直接开车奔往w市了。”

    项亘说道。

    “这件事情我也听高湛说了,但是你们那边怎么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啊?”

    施言说道。

    “我们那边的一个承建商,他不想全部把所有的排水系统重新整装,所以王斐也不愿意希望王斐能够退一步,但是并没有什么用,王斐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想法,那个人就找人把我们给打了一顿,王斐为了救我被人用给削了。”

    项亘说道。

    “我的天呀,那帮人也实在是太野蛮了吧,竟然使出这么样下三滥的手段,也真的是够让人感觉到恶心的了,这种人绝对不能够轻易的放过他。”

    施言说道。

    “是我们在临走的前一天,我找人也给他打了一顿,当时王斐在医院里面已经被医生判了死刑,都已经让我准备后事了,但是没过多长时间,她竟然奇迹般的醒了过来,而且检查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不过却失忆了,也不认识我们。”

    项亘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只要她能活着就好了,他的事情慢慢来,我相信她肯定能好的。”

    施言说道。

    “但是我总感觉他根本就不像是一根原来的人,简直是判若两人,别人失意最少不会跟原来的性格太过于离谱,而她现在却跟原来的性格太过于离谱了,我感觉她根本就是换了一个人。”

    项亘说道。

    “看着她变成这样,从原来的那样优雅变到现在,这样,我们大家也都是跟着很着急很难过的,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所有的事情都慢慢来吧,你也别太着急了。”

    施言说道。

    “但是我总感觉就好像有两个灵魂在她身体里面一样,我估计她应该是两个灵魂互换了吧。”

    项亘说道。

    “哎,可能是你太过于着急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不认为这是成立的是事情。”

    施言说道,因为他这个人就是一个无神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