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权宋天下 > 正文 第547章 等待

正文 第547章 等待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权宋天下 (ie)”查找!

    侍其轴两眼一翻,说道:“你想太多了!人家可没说要嫁给你。”

    “她不想嫁给我?”赵权有些难以理解。

    “而且,就算她想嫁,一个敌烈部的女子,这事也不是她说了能算了。”

    “要狄历族长同意吗?我这就让人去提亲?还是得……得……”

    “好了,老侍你别难为权总管!”梁申终于看不下去。

    他拉住正在机要室里打着转的赵权,摁在椅子上,而后说道:

    “老侍说的没错,不过你想娶这个姑娘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她的身份只能是妾室,而不可能成为正妻。

    这是其一。

    其二,赤玫蝶姑娘如果所生为女,倒也好办。若是生子,只能是庶长子,其地位与权利会有受到很大的限制。

    另外,我个人建议,即便你要娶她,也得等正妻入门之后再说。

    当然,你随时可以收她入房,但不得举办任何仪式。”

    赵权虽然已经平复了自己激动的心情,但听着梁申的话,却觉得自己更加迷茫了。

    娶个妻子,要这么复杂吗?

    “赤玫蝶姑娘的安全,你倒是不需要担心。她离开时,有派了一支百人队,以保护商队与犹太人的名义,如今已经驻扎在多泉子了。随时都可以就近保护赤玫蝶……

    嗯,还有她的孩子。哦,你的孩子!”

    辛邦杰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赵权的目光,有些赦然。

    “意思是,你们都知道这件事?”

    “那谁能预料得到?只是防范于未然而矣。”

    “当然,不是为了赤玫蝶考虑,当初只是想,万一权总管留下骨血,却为敌利用,那对南京府会是件极为不利的事。”侍其轴说得相当坦然。

    赵权一阵阵的心塞。

    一个与自己有了密切关系的女人、一个已经正在成形准备出生属于自己的孩子,此后都得为了南京府而让路吗?

    不过想来,似乎也没啥毛病。

    自己的生命、身边所有的家人与兄弟的性命,都已经与南京府紧紧相系,更何况是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以及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爱还是不爱的女人?

    辛邦杰继续说道:“等多泉子的信使过来,了解最确切的消息之后,我会马上再派一支千人队,驻扎在多泉子,力保那边的安全。人员已经基本挑选完毕,只要军令一下,随时都可以出发。

    这事,就无须权总管操心了。”

    “我,我总得去看下她吧……”赵权犹豫着说道。

    “不可!”几个人竟然异口同声的反对。

    “南京府如今万事举头并进,你怎么可以在此关键时刻离开?”

    “你去了,其实反而会给赤玫蝶母子带来危险,如今其实真正知道她为什么怀孕的人,并不多。”

    梁申与辛邦杰都苦口婆心地劝着。

    侍其轴却吹了吹胡子,不屑地说道:“人家怀孕期间,你去了什么也干不了,就是想偷个欢,好歹也过几个月再说。”

    赵权怔怔地看着侍其轴,只能在心里大骂了一声:

    老流氓!

    “而且,郭娘子马上就要到南京府来,你作为他们的长辈,怎么可以在此时离开南京府?”梁申又劝道。

    “申哥,你过分了啊!陈耀老婆生孩子,可是我的孩子也快要出生了啊!”

    “人家生的,是嫡子!”

    这个回答,让赵权只能抚额长叹。

    锦州到南京府城,道路已经基本修筑完成,而且在刚刚进行的这场大战中,也已经厘清了境内隐藏的危险因素。因此即使郭筠有孕在身,也可以保证她平安而舒适地来到南京府。

    可是多泉子到南京府城,要翻越大兴安岭。冬日将至,路上若是遇上一场稍大的雨雪,便可立时绝了交通。

    而且,这一路过来,随时都可能遇到塔察儿残部的攻击,甚至一些依然隐藏于大兴安岭中的野人。

    这对于一个怀孕的女子来说,完全没有必要非要在这个时候,去经历这种凶险。

    所以,即便赵权心里再有不甘,他也只能安安静静地等待着。

    而等待,似乎很容易就可以成为一种习惯。

    比如,等待戈多……

    还好,自此之后,缉侦局加大了对多泉子至南京府城海东青的投放力度,并保证每五天都有一封信件送来。便可以让赵权全方位地了解那边的情况。

    包括犹太教堂的建设进度、敌烈部几乎每一个人详细情况,以及多泉子方圆五百里之内,所有牧族的动静。

    在大兴安岭第一场落雪之前,南京府派出了一支千人队西行多泉子。

    这支队伍中,不仅包括一百个战兵与大量的生活物资,甚至还有两个老妈子。

    郭筠的到来,只是让赵权心里起了一丁点的波澜。

    两人相互正式施礼之后,在郭筠看着陈耀幸福而坚定的眼神之中,昔日一切,若过往云烟,再不留一丝的芥蒂。

    至于陈耀欠下的六百万两巨款,赵权只能让他自己想办法来填补这个漏洞。

    以免被郭筠发现到事实的真相。

    “小舅,你说辽东这鬼地方,咱们原来根本不屑于来的,怎么就一口气呆了这么多年了?”

    “小舅,咱们会不会回中原去定居?”

    “小舅,你说海外会不会有仙山,咱们去找个仙山看看,我觉得一定比这里更加漂亮……”

    深秋的凉风,寒气渐重。

    赵权与陈耀两人,已经在城东之外的这个小亭中,呆了大半个的晚上。

    亭外,是汩汩东去的合兰河。亭内,伴着温暖的火炉,陈耀一边继续饮着酒,一边嘴里不停地唠叨着。

    赵权却呆呆地看着黑漆漆的天空,神游天外。

    “小舅,我看你还是别要那个女人了,让我叫她舅妈,太丢份了!

    不过,算了,我也不能管你的事。

    我们家小筠,这次真的是原谅你了,我也放心了。你想娶谁就娶谁吧……

    但别太多啊。

    我叫舅妈倒也算了,你让小筠叫这么多舅妈,她会生气的!”

    赵权终于从夜空中收回目光,无语地看着满脸已经赤红的陈耀。

    “你放心,我不会喝多的。这么多年,你什么时候见我喝多过?我知道自己身份敏感,我每时每刻都得让自己保持着绝对的清醒,哪里敢让自己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