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完美少女之魔都夜梦 > 第1378章 至于这……

第1378章 至于这……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完美少女之魔都夜梦 (ie)”查找!

    除此之外,这完美的身材,覆盖绝顶的玉颜,足可以让任何一名男生意志奔溃,丧神沉沦,永无宁日。

    正因如此,康司整个人还就真的完全忘记了自己此刻究竟在做什么,或者离开,或是继续坐在原位。

    流凌就像是一只深受惊吓的鸟儿,泪光散落,小心地说:“哥哥……哥哥……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仿佛过了太久,甚至还都有一道阳光嗖地穿来,落在了这二人之间,油光的桌面。他略有清醒,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就是想一个人出去待上一会儿!”

    说话的时候,他还真就一个侧身,缓缓迈步。没用几下,就给来到门口位置,略微一顿,想要交代一点什么。

    流凌茫然无措,转头开口:“你……你还有什么事情?”

    康司沉默少许,做出回答:“没有了!”

    “哦!好的!”流凌呼的一下,把这内心之中所有的焦虑,还有不安全部吐出,直至对方消失,这整个玉颜挂上了太多的冷笑,暗暗开口:“哼!和我装?本小姐还就真想见识见识,你一个男生,在女生面前,还可以继续装上多久?”

    略微沉默,思索片刻,自己一样站起身来,美目一转,就在这芬芳萦绕之下,来到门口,伸个懒腰,玉手盘空,红光明媚。

    不难见到,在这一时刻,整个视野仿佛都化作了这样唯一的一幅画面,孤独却又很美,单一却不寂寥。

    “呼……走啦走啦!是该到这个地方活动一下了。”流凌缓缓垂头,玉手下意识就给点在了自己的心口,合上美目,已经感受到了“没有了”的孤独,迈步而笑:“呵呵……在这个世界,你永远都不会再逃出我的魔掌!”

    大街之上,人群飘动,像是满满汪洋,很容易就可以让人视觉泛晕,多出一丝丝迷茫的同时,忘记了身后的过往。

    可是,这样一名男士,却始终垂头,手掌还在一侧墙壁栏杆上面麻木一样地拨着,他正是康司。时不时,他还连连回头,慌张一样的表情,总是觉得缺少了一点什么。

    这时,一道白色倩影呈在了另外一头,正玉手摇着,小心地拍打。她面带悠然,漫步之时,很愿意扫视着一位又一位美国男士。

    只是,在隐约见到了这位同自己一样,源自同一片土地的康司之时,这本就是流凌的女生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步一步,自己似乎就要同对方形同陌路,擦肩而过。

    但并非真正无知,或是绝情的她还是在这一时刻,忽地一下,停下了脚步,侧过头来,微微一笑。

    康司目光一红,就这样,一言不发,无比深情,凝视着对方。他不曾想到,不愿回忆,曾经的坚定却一瞬化作决堤江水。

    “哥哥,怎么是你?”流凌十分平静,不带一丝的感情。

    康司却无比忐忑,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感,摇着头时,仰望起了这片天空,道:“我就是随便看看,是不是可以撞到认识的朋友。”

    流凌微微点头,轻松回答:“哦!没什么我一样随便逛逛,顺便买几样喜欢吃的食物。”

    康司莫名意外,小声问道:“你怎么还是两手空空?”

    流凌美目一闪,指了指天空,说道:“这天上又怎么会有你所认识的朋友?”

    本市,表面繁华,全无落寞,但在最为边区的位置,却依然遍布贫困,多有大上海之时,一幕幕拉车的景象。

    画面一转,一小小街道。这儿一片暗淡,浸湿街道。两旁之上,遍布水壶火炉,即使这般闷热,依旧还是有人愿意在此刻烧水做饭,填充饥饿。

    借着一路上的苍白,还有褶皱,最终视野定格在了一小屋之中,一名老者的身上。他戴着眼镜,却在忙活着正午的食物。

    他名叫唐宗,一美国集团顶尖人物。

    简单掀开锅盖,自己便把这所剩不多,零零星星一点小米放在了里面。而后又拿起菜刀,把这泛黄了的辣椒,化作了数半。

    做完了这两件小小的事情之后,他便缓缓回到了已然不成模样,破碎了的床头,呆呆地看着,双目之中充满了泪光。

    突然之间,“啪嗒啪嗒”脚步之声接连而来,不难猜到,一定是这附近的居民,来此探望,或是聊上一聊。

    然而,唐宗却忽地起身,咔咔两下,这整个支撑着木床的小板都给裂纹遍布,似乎再需一下,就会真的完全坍塌。

    嗖的一下,他就给直接藏在了屋门一侧,双拳紧握,只需门一打开,就会上前一步,先发制人。

    这时,吱呜一声,屋门敞开,缝隙闪动,隐隐的,可以见到,正有一名上了年纪的女士满面笑容,手提食物。

    在下一瞬间,她便十分随意,玉足一闪,就给这样轻易地来到了这样一个看上去已然不成模样,小屋之中。

    她名叫玉葱,是这儿的一位单身“贵族”,早年丧夫,始终不愿再寻求安慰,迈出人生之中第二大步。

    当这样一道看似熟悉,却又无比陌生身影来此之时,唐宗依旧谨慎小心,忽地伸手,一把就给抓住了这泛白的肩头,沉声开口:“你来做什么?”

    玉葱非但没有一丝担心,害怕惊呼,反而还美目一眯,就仿佛一下回到了芳华年少,多有轻狂地说道:“亲爱的,你都把人家身子给弄得……特是疼了呢!”下意识就玉手伸出,直接盖在了这落在身上,宽大指尖之上,悄声开口:“小唐哥哥,你这心思……我懂!”

    在这样一个又一个令人心动,却又极易麻木声音荡涤之下,唐宗面容一白,赶忙把手收回,略显尴尬,摇着头说:“我不是你……”

    可这玉葱却美目一眨,没用几步,就给坐在了一边木凳之上,一口接过:“别这么说嘛!难道你还都给忘了,是谁把你从河里救了上来,还对人家满口胡说的嘛?”

    唐宗嘴角一动,仰起头来,像是在深刻回忆,是否真有这样一事,摇着头说:“我是记得,你确有救我一命!至于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