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流浪之城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母亲的画本

第六百六十四章 母亲的画本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流浪之城 (ie)”查找!

    北卡洛,一间临湖的木屋后,就是骆有成母亲沈琬琳的埋骨之地。

    此地的杂草有齐腰深,骆有成用意念力压倒了大片大片的杂草,才找到了一块不算大的不规则石碑,确定了墓穴的位置。

    石碑很简陋,仅仅是一块未做任何加工的扁平石块,上面用炭笔歪歪斜斜地写着字。时间久了,字迹非常浅,需要仔细辨认才能认出“沈琬琳”和“2667-8”。

    骆有成发动意念力,泥土翻涌,土块抬升,随后滚向两侧。深埋了十三年的棺木破土而出。

    棺材是样式十分考究的西式棺材,可能是哥哥在附近找到的。骆有成不认为哥哥一个人能抬动如此沉重的棺材。或许是遇到了好心人,他如是想。

    棺木内,母亲的身体已成白骨。白骨十分凌乱,不少骨骼是被利器砍断的。白骨旁有一个发黑的金属盒子。骆有成用意念力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画本,收入黑戒。

    重新盖好棺盖,骆有成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将母亲的棺木送上飞机,骆有成又进了母亲和哥哥生前居住的木屋。木屋里的灰尘积了一尺厚。骆有成想找一些有纪念价值的物件,他用意念力在灰堆里探索了一会儿,没有收获。

    ……

    沈琬琳的遗骨被带回书院安葬时,外婆米素素是唯一一个垂泪的人,外公沈文同则在唉声叹气。米豆豆对堂姑姑印象不深,很难酝酿出哀痛的情绪,更别提骆有成认的兄弟姐妹了,对他们来说,死去的干妈只是陌生人,很难共情。

    骆有成伤感是有的,说悲痛那就是瞎话了。沈琬琳带着隗逄临(骆远成)离开时,骆有成还不记事。

    他拉着柳莹,向母亲的坟墓磕了三个头,随后两人搀扶着米素素,陪伴在老人左右。五个小丫头也规规矩矩地向奶奶磕了三个响头。

    外婆看着骆有成,几次欲言又止。

    ……

    待到夜深人静,骆有成坐在大厅里,从黑戒中取出母亲的画本,为它充电。

    他关于母亲的信息是零碎的,分别来自两枚核桃挂饰和五个人。

    核桃挂饰呈现了母亲的音容笑貌。

    外公和外婆讲的故事是最完整的。但任性、无责任感的花痴女生人设,让骆有成对母亲的观感是崩塌的。

    独眼老爹提供的信息最简短,说他妈妈去找爸爸了。老爹似乎很不愿意向骆有成提及他母亲,总推说等他长大了再告诉他。现在想来,老爹或许真的认为母亲带着哥哥去找爸爸了,老爹的推脱只是不想让年幼的骆有成承受被遗弃的打击和痛苦。

    随后幻梦中的哥哥,让骆有成对母亲的印象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母亲成了预言师,为了保护小儿子,带着大儿子漂洋过海深入虎穴。之后,骆有成也从锤子老大那里印证了母亲是位画本预言师。

    骆有成对母亲的感受很复杂,他感恩母亲为了他所做出的牺牲,但他与母亲情感上又是疏离的。殷老板说他情商不高,他怀疑殷老板说的是对的。

    画本亮了。他晃晃脑袋,把目光移向了画本封面上浮现出的画稿。

    封面上的卡通女子和母亲有八分神似,她双睛紧闭,手中的画笔几乎透屏而出。这幅画稿描绘了母亲画画时状态,她是闭着眼绘画的,彰显了预言师与普通画家的不同。

    母亲的画工很精湛,从那支出屏的画笔可见一斑。

    骆有成手指在画本上轻轻一划,封面滑走了,出现了第二幅画稿。画的是母亲的侧影,她依旧闭眼坐在画架前画画,她身后不远处的婴儿床上,两个孩子在酣睡。一个举着手,岔开腿,睡姿张牙舞爪。另一个趴着睡,屁股翘得老高。

    单看下半部分,这是一幅非常温馨的画稿。但画稿的上方却有一张果蝠脸,贪婪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下面的两个孩子。画稿因此带上了恐怖噩梦的基调。

    画稿的落款时间是2656年11月。

    第三幅画稿,母亲将一枚核桃挂饰戴在两个幼儿的脖子上,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位独眼老人。这幅画作于2657年6月。

    第四幅画稿,母亲趴伏在一个死去男人的身上。那个男人有一张帅气的脸,尽管死亡的痛苦让脸部微微有些扭曲,仍无法掩盖夺女心魄的俊美。母亲在这张脸上是花了工夫的,画稿的其他部分都用的是漫画的技法,唯有这张脸,是写实的。

    骆有成一眼就认出,这是他的渣男老爸——五官实在太像了。平心而论,渣男老爸比自己还是要帅一点。

    骆笙东躺在地上,手里握着一把尖刀。他的附近,还躺着三具尸体。

    这幅画作于2657年10月。

    第五幅画稿落款是2658年9月,此时骆有成刚满三岁。

    画稿中,独眼老爹抱着一个孩子,目送母亲牵着另一个孩子远去。

    主格漫画的两侧各有一格。独眼老爹那一侧的次要格,画着长大后的骆有成,他悬浮在空中,八刃镖绕着他飞舞,威风凛凛。

    母亲一侧的次要格,画的是穿燕尾服的高瘦青年。房间很暗,壁炉是唯一的光源。高瘦青年面对壁炉,留下萧瑟的背影。

    看到这格画面,骆有成莫名悸动。母亲的画本和托尼哥的幻梦,都预言了同样的场景。但这次他前往北美,这个场景却没有再现,哥哥用一小段意识传递了信息。哪里出了问题呢?

    前几幅画,引发了骆有成许多猜测。他最倾向的一种推测是:

    母亲感受到了赤蝠脸对儿子们的威胁,苦于自己无力应对,迫切地想找到骆笙东,帮她分担压力。因此,她把两个孩子托付给独眼老爹,只身去找自己的男人。人是找到了,但也死了。无奈的母亲只能返回自在城基地,一个儿子留下,一个儿子带走。

    骆有成不知道母亲留下自己带走哥哥的依据是因为预言,还是因为自己长得太像渣男老爸才被选择作为保护对象。骆有成比较倾向前者。

    骆有成心里还有一个疑惑,渣男老爸死亡的场景,是来自母亲预言的具象,还是真实的场面?渣男老爸为什么会和别人火并?是为了争夺食物,还是为了保护母亲?这些在画本里都没有交代。不过也不算重要的事,那个抛妻弃子的渣男,死就死吧。

    骆有成继续往下翻看。后面的八幅画稿,都是母亲在前往北美途中的预言画。如躲避沿路的异能兽,在哪里能找到食物,帅德恒五兄弟为她找到一艘燃料充足的船,海上遇险,从美洲西海岸到东海岸遭遇的危险,以及北卡洛的滨湖小木屋。

    滨湖小木屋画稿作于2661年7月。母亲和哥哥从荣城的自在城到美洲的北卡洛,耗时三年。

    骆有成终于感受到了心痛,泪水从眼眶滴落。他第一次为母亲和哥哥哭泣。自私任性的花痴女从他心中彻底抹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坚韧不拔的伟大母亲。

    之后的数年,母亲一直没有作画,直到2667年3月,母亲才再次拿出了画板。画架安置在湖边,母亲依旧闭着眼。她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平静,来隐藏心中的不安和恐惧。

    母亲有了白发,皱纹爬上了她的额头,她才三十二岁啊!预言师,这个该死的夺命职业。

    哥哥已经从儿童长成少年。他盘腿坐在母亲身边,正专心致志地翻阅着手中的电子书。

    天空中,有一对若隐若现的阴鸷巨眸。赤蝠再次盯上了这对母子。

    同年七月,母亲连续画了四幅画稿。

    2667年7月的第一幅画,就让骆有成心悸。画中,母亲盘膝坐在床上,十二岁的哥哥躺着,头枕母亲的腿。母亲手抚着儿子的头发,在交代着什么。母子俩都流着泪,一个泪顺着脸庞往下滑,一个泪顺着眼角往下落。母亲似乎是在交代后事。

    第二幅画,身体被砍成几节的母亲被人装进棺材,哥哥手捧着一个金属盒子站在旁边。殓尸的人群中,有一个人与众不同,他的脸部使用了透视画法。那张正常人的脸下,隐隐能看到一张果蝠脸。

    看到这里,骆有成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英俊的脸变得扭曲,怒火从心头直冲双眸。母亲的死,与赤蝠有脱不了的关系。

    第三幅画,哥哥坐进了只有一个人的课堂,一个中年男人在为他授课。

    第四幅画,骆有成蜷缩在地洞里,一人一兔撕扯着长着果蝠脸的人。画面的上半部分,被高大笔直的树干占据。这是骆有成在自在城外的亲历,被十三年前的母亲预言到了。

    第五幅画,背景是由浅灰到深灰的渐变色,骆有成和五个小丫头站在一起,与他们对峙的,是深灰的背景中模模糊糊四条人影。

    灰渐变色,很像意识海中的雾海。哥哥说小萝莉们将成为最大的助力,看来是真的。

    骆有成用双手使劲揉搓了一下脸颊,擦去了泪水。

    这五幅作品完成于七月,墓碑上母亲下葬的时间是八月。母亲用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五次预言。

    她在与死神赛跑!